清芷蹙眉,轻舞身为小皇子的奶娘,地位卑微,俸禄微薄,贼人若是惦记她的钱财的话,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可是除了钱财,贼人还能惦记什么?

    轻舞挪动莲步,来到多宝格前,将厚重的多宝格推开,打开石壁里的暗格,取出一锦匣子。打开,看到里面的灵根静静的躺在里面,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芒。轻舞舒了口气。

    清芷望着多宝格发呆。

    这原木打造的三米宽,四米高的多宝格上,摆放着各种古董玉器摆件。这重量,少说也有几百斤啊!

    轻舞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它推开?

    也难怪贼人未盗走这金莲灵根,一来怕是没有想到多宝格后面有机关。二来恐怕是普通贼人压根也推不开这多宝格!

    轻舞满心欢喜的锦匣子递给清芷,“小主!”

    清芷突发奇想,将灵根取出来放在衣袖里。而锦匣子,轻舞舍不得扔掉,便揣在怀里。

    两个人又鬼鬼祟祟的离开东宫。

    黑夜里,一双锐利如鹰的眼睛,尾随着清芷二人。

    看到轻舞抱在怀里的锦匣子,目光里闪过一抹贪婪的*。下一刻,身子如离弦之箭,向轻舞直逼而去。

    “小心!”清芷失声惊呼出来。还来不及掣肘那突如其来的黑影人,她已经夺走轻舞的锦匣子飘然而去。

    清芷和轻舞片刻不敢滞留,速速回到绛云殿。

    惊魂未定的轻舞,立刻反手栓住门。

    清芷喝了口冷茶压压惊,这才冷静的分析起来,“轻舞,此事透着蹊跷。那贼人分明就是冲着我们的宝贝来的。他怎么知道我们有这宝贝?他若是偷了这宝贝又是给谁用的?”

    轻舞走过来,一脸心悸道,“小主,辛亏你使了一招金蝉脱壳之计。那贼人夺了空匣子去,指不定贼心不死,改日还会来造访我们的。”

    清芷点头,脸色颇为凝重道,“看来,我们必须尽快使用灵根。免得被贼人惦记。哎,可是这灵根的用法,我却不得章法啊!”

    这一晚,清芷和轻舞轮流守护灵根,睡眠严重不足。

    次日,皇上来偏殿探望清芷时,发现清芷趴在桌子上,正酣然入睡。

    轻舞则坐在床头上,瞪着眼睛纹丝不动。

    看到皇上进来,轻舞小心翼翼的瞟了眼主子,生怕将她吵醒了。十分小声的给皇上请安。

    君若雪蹙眉,这主仆二人,行事作风诡谲浓浓。定然是捂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轻舞,你家小主为何不去床上睡觉?”

    轻舞有些惊慌,“这……”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应答。

    清芷被惊扰,睁开惺忪的眼睛。君若雪看到她一双黑色的鱼泡眼,整个人都懵了。

    “昨晚去哪里鬼混了?”君若雪坐在清芷的旁边,没好气的盘问起来。

    清芷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打了个呵欠迷迷糊糊道,“哪里都没有去啊?”

    君若雪的目光扫过她的全身上下,衣裳都没有来得及换一件,还说没出去鬼混。

    君若雪嗅了嗅鼻子,一脸嫌弃道,“衣服都臭了,你没闻到吗?”

    清芷愣了愣,将袖子放到鼻子边使劲的深呼吸了一下,“没有啊。”

    “嗅觉迟钝。”君若雪戏谑道。目光却别样的宠溺。

    清芷瞪着他,反唇相讥,“你是狗鼻子吗?”

    君若雪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朕的狗鼻子,好像嗅到金块的味道了?”

    君若雪站起来,向金莲灵根的方向走去。

    轻舞有些慌乱,求助的眼神睨着清芷。清芷箭步上前,双臂一字打开。

    君若雪将她的小脑袋往边上一推,伸手,一股掌力将金莲灵根吸入手中。

    清芷便跳着去抢,君若雪望着她锲而不舍的跳着,心情愉悦,“矮人国的人真是悲哀。”

    “你没听说过,浓缩的都是精华吗?像你这种巨人,不知道有多少糟粕构成的。”

    君若雪走到雕花红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迁就着清芷的身高。清芷不用再徒劳无功的踮起脚尖跳了。换成生扑的方式,直接扑倒在君若雪身上,势必要抢到金莲灵根才肯罢休。

    “还给我!”

    君若雪将金莲灵根还给她,然而清芷伸手去接灵根时,君若雪却邪恶的暧昧的抱着她。

    这种举高高的方式让清芷瞬间红了脸。

    “放我下来。”

    “说你爱我。”

    “你爱我!”清芷冲口而。

    君若雪的俊脸瞬间一沉。

    清芷十分无奈,“是你让我说的啊!”

    “说我爱你。”君若雪换了种诱导方式。

    “我爱你。”清芷无奈。

    幼稚鬼!  君若雪将清芷放下来,揽入怀里。无限憧憬的呢喃道。“朕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你做朕的皇贵妃。皇姑母看了日子,说六日后是难得的黄道吉日。芷儿,到时候朕便在金銮殿上宣布这个喜讯。你的心里

    可准备好了做朕的皇妃吗?”

    虽然清芷已经答应他做他的妃子,可是此事未成定局,他心里始终觉得不安。怕清芷反悔。毕竟她之前的态度一直都是优柔寡断,踌躇不决的。

    清芷却闪烁着明媚的大眼睛,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还要等这么久?”  君若雪望着她急不可耐的模样,心里蔓出一丝温暖,她从来没有这么迫不及待的表现出来要嫁给他的样子。他像是得了奖励的小孩,满足写在脸上。将她的小脑袋禁锢在自己面前,笑意盎然道,“如果

    你实在不愿意等那么久,朕可以把洞房花烛夜提前到今晚。怎样?”

    清芷的目光落到金莲灵根上,“今晚不成。”

    要是贼人跑来偷金莲灵根时,她和君若雪正在上演真人版限制级大片。追起盗贼来岂不是诸多不便?

    “还是听太后老人家的安排吧。”清芷笑道。

    清芷的担忧不无道理。此刻的瑶光殿,青云正在和皇后密谋大事。  “皇后,那金莲灵根落在萧清芷那贱人的手上。可是如今她们居住在绛云殿偏殿里,奴婢若是贸然出手,恐惊扰圣驾。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