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冥接二连三的阴谋都被清芷见招拆招后,很是挫败。『→お℃..索性一骨碌爬起来坐着,宛若深闺怨妇一般哀怨的望着清芷。

    清芷望着他,原来所谓的孱弱是装的。所谓的发烧是装的。所谓的中毒也是装的。

    清芷没好气的白他一眼,爬起来便走。

    “娘子——”裙摆却被某人捏住。

    清芷无奈的回头,看到玄冥一张颠魅众生的脸庞很是沮丧,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让清芷很是不忍。

    “娘子,我饿了。”玄冥可怜巴巴道。

    清芷被他拖着纱裙,走不得,只能坐回去。“你想吃什么?”这个要求比起刚才那些邪恶的套路,清芷觉得到可以成全他一下。

    毕竟,人家费心费力的钻进魔域空间里来救她,她当然得感恩图报。

    玄冥再次凑近她,可怜巴巴道,“是不是不论我想吃什么娘子都能帮我?”

    清芷想了想,此人腹黑,不能上当。便道,“力所能及之内!”

    玄冥便凑近清芷,“我们天洲的人,到了人界后只能吃一种果子。”欲言又止,眼底闪烁着红星。

    “什么果子?”清芷好奇的问。

    玄冥将性感的薄唇凑近她的耳畔,挑逗道,“伊甸园的禁果。”

    清芷脸红,一把推开他,碎了一口,骂道,“我呸。无耻,纨绔。”仓惶爬起来义愤填膺的走了。

    玄冥的天籁之音却如冤魂索命似得穷追不舍,“娘子,你害羞的模样真可爱。”  清芷仓惶之间将自己的锦帕落在地上,回头去捡时,却被眼尖的某只腹黑男抢先捡走。看到锦帕上描摹的男人后,玄冥蹙眉,咂咂嘴一股子醋味浓浓道,“画工很不错,就是画上的男人长得太抽象了,

    拉低了娘子的水准。”

    清芷啼笑皆非,她不过是随意描摹了个大概,毕竟手指头不是画笔,血液不是墨汁,画的差强人意,他却对她赞不绝口。

    在他眼里,她处处都好。也不知道是真心欣赏她还是甜言蜜语哄骗她?

    玄冥将锦帕放在鼻子边,嗅了嗅,闭目的模样,狭长的眉眼瞬间美若漫画中走出来的王子。

    清芷瞬间想到三个字:撕漫男!

    玄冥嗅着锦帕的芳香,一副享受的模样。清芷伸手将锦帕抢了过来。

    玄冥睁开魅惑的瞳子,楞楞的望着清芷。“娘子?”

    清芷的目光落在锦帕上,脸上的表情顷刻间冻结。

    原本是她描摹的神魔的样子,竟然被玄冥改成了他的模样?而且,还那么真实,比照片还生动,宛若3d立体美男图。

    清芷愤愤的瞪着玄冥——

    玄冥心虚的干笑着,“娘子喜欢美男,这个比刚才那位可美多了。”

    事已至此,清芷还能怎样?将锦帕收入袖口,清芷望着玄冥,“能带我出去吗?”

    玄冥点点头,雀跃道,“我来就是带娘子离开的。”

    清芷回眸望着那一片灿烂的桃林,很是不舍。  玄冥咂咂嘴很是吃味,“娘子,魔域除了这片桃林外,再没有拿得出手的好地方了。到处都是骷髅堆积的地狱深渊,到处都是长得奇丑无比能吓哭小孩的丑八怪,到处都是戾气。不像我们天洲,九重天

    都是迷人的景色。每个神仙都那么风趣可爱,每座神殿都让人流连忘返。”

    清芷望着玄冥,忽然顽皮的问,“天洲的神仙,是不是每个神仙都跟你一样好看?”

    玄冥微楞,妖娆笑道。“他们虽然都很好看,但是比为夫还是差那么一点点!”

    清芷望着没有尽头的道路,双手叉腰,叹气道,“你能不能少说点废话?我想出去,我再不出去,不知道外面又是什么光景。”

    玄冥很受伤,原来他说了那么多的情话,在她眼里竟然是废话。

    深受打击的玄冥抱起清芷,便向结界冲了出去。  清芷悠悠然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福寿宫的床上,仿佛做了一个悠远而绵长的梦。梦里,有个绝世大美男不停的唤自己娘子。清芷努力的想要去回想他的样子时,却发现不论自己多么用力,也想不起

    他的模样。

    可惜了。

    清芷从床上爬起来,瞥了眼窗外,日上三竿,快速的穿上鞋子便往外跑去。

    宫女们见到清芷,纷纷躲闪。清芷绕是无奈的叹口气。再这样下去,她会憋的内分泌失调的。

    “喂,你们别走呀!”清芷疾步追上去,横在她们面前。

    宫女们面面相觑,眼神交汇时彼此之间流露出心照不宣的默契。

    “清芷,我们不跟那些不择手段努力攀高枝的势利眼在一起玩。”春梅望着清芷,一脸嫌弃道。

    清芷便笑了,只要她们能跟她说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你们误会我了。我可没有攀龙附凤的心。”清芷白了她们一眼,娓娓道来,“我是宫女,宫女是宫中最卑微的人,跟你们一样,命不由己。不论是皇上还是皇后让我们做什么,我们能反抗吗?不能是不

    是?你们不就是看到那日皇上抱着我回宫,便觉得我勾引皇上是不是?”

    “难道不是吗?”夏娟嗤之以鼻道。

    没人留意到,逐渐走近她们的君王。

    清芷露出委屈的小表情,唉声叹气道,“皇上抱我,不过是想表现出他体恤下人,仁政爱民的君王风范。因为那日我的脚受伤了,刚好不能走路。”

    “真是这样的?”秋枫半信半疑道。  清芷点点头,呆萌无邪的表情端着认真,“当然是真的。我告诉你们,我爹爹娘亲早已给我算了八字的,我的八字和皇上的相冲,我们星座不合,我是天蝎座,他是狮子座。天蝎座的人生性沉稳,低调

    ,沉默寡言。而狮子座的人正相反,他们喜欢出风头,喜欢引人注目——”

    远处,君若雪眉端紧蹙,侧头冷冰冰的质问自己的侍卫,“阿九,她说的是这样的吗?”

    阿九不假思索道,“爷,她这明明说反了。低调沉稳的是爷,爱出风头爱惹人关注的明明是她才对。”  君若雪啼笑皆非,眼底却噙着宠溺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