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外,阿九骂骂咧咧的声音渐行渐近,“宫绍这个王八羔子,翻脸不认人,我家爷好歹曾经是他的皇兄,为大璃立下无数汗马功劳。他竟然将我家爷拒之门外,老子诅咒他生不出儿子,生出儿子没屁眼。

    ”

    君若雪眼眸里寒光一闪,唇齿轻启,惫懒的声音呐呐道,“宫绍?十一皇子宫绍?”

    璃月被君若雪揶了半天,心里特别不爽。眼下机会难得,毫不客气的回击道,“皇兄,对方可是你的十一皇弟?将你拒之门外的滋味不好受吧?”

    君若雪嗅到强烈的醋味,白了璃月一眼,懒懒道,“我的皇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吗?你是不是很想我回去大璃做我的锦王宫城?若是这样,我立刻便走?”

    幸福来得太突然,璃月懵了,修长如玉的手指惩罚性的封住自己的唇,难以置信的呢喃道,“我不想。”

    说话间,阿九已经跳上马车,被宫绍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屁股还没有坐稳,君若雪却命令道,“下去!”

    阿九呆若木鸡,委屈巴巴道,“爷,小的还有事要跟你禀报,就是你的十一皇弟翻脸无情,不让我们借地留宿,怎么办?”

    怎么办?

    君若雪的冰魄里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一字一句坚定铿然道:“轰他出去。这座宫殿,爷要定了!”

    璃月和阿九都愣了愣,两个人面面相觑——

    还在路途中,阿九和璃月就打赌了无数次。阿九说,“我家爷不会认你这个皇弟的,因为你老是觊觎他的女人。”

    璃月觉得君若雪十分有可能拒绝承认他这个皇弟,可是他万万没想到阿九给出的理由如此荒谬。他觉得君若雪不认他,要么就是舍弃不了和大璃的情分,要么就是对他这个皇弟不满。

    事实上,他和阿九都猜错了。

    君若雪轻而易举的就接受了自己的身份,璃月甚至都有些好奇,他难道不用调查一下他的出身,就如此容易的相信了他,不觉得太鲁莽了吗?

    很多年后,璃月每每纳闷的问君若雪这个问题时,君若雪就会不假思索的回答他:“凭感觉,你就是我的弟弟了!”

    这个答案太敷衍,璃月很不甘,“太敷衍太鲁莽了吧?”

    君若雪就会给他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答案,“你不鲁莽不敷衍不也错了吗?”

    见璃月一脸懵逼的状态,君若雪才难得好心的告诉他一句,“就凭我们对女人的审美观如出一辙,我就知道你是我弟弟!”

    璃月甘拜下风!

    所以当君若雪下令将宫绍轰出大凤帝宫时,折实将阿九和璃月都惊了一跳。

    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他们原本以为他会拒绝承认大凤太子的身份的,拒绝承认璃月这个弟弟的,可事实上,他竟然要将宫绍轰出大凤帝宫。

    这立场,足够鲜明了。

    君若雪已经彻彻底底变成君若雪了,曾经的锦王殿下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要不要再考虑考虑?”璃月不放心的问。

    毕竟,复国事小,君若雪能否幸福才是大事。璃月害怕君若雪将来会为今日的莽撞决定付出惨重的代价。

    君若雪没好气的白了璃月一眼,“你也去。”

    璃月石化。

    他发现和君若雪聊天,事实上会很亏。

    阿九和璃月被君若雪轰出马车后,两个人面面相觑。璃月不安的询问阿九,“阿九,你不是我皇兄肚子里的蛔虫吗?你告诉我,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将宫绍轰出大凤帝宫,无异于拉起大旗开展一场谋逆活动。事态严重。

    君若雪这个决定,一旦开弓可没有回头箭!

    阿九挠了挠后脑勺,认真的想了想,“爷肯定是对大璃皇帝失望了!”

    璃月咂咂性感迷人的薄唇,眼角噙笑,忽然邪肆娟狂道,“我就帮帮我皇兄,让他和大璃皇室彻底斩断关系。”

    阿九只觉浑身冒冷汗,腹黑爷的腹黑弟弟!  锦王府的几十名暗卫,其中还有十名是顶级玄修的玄卫,在璃月的精心部署下,由玄卫之一冒充大璃皇帝的钦差大臣,直入腹底,在给宫绍献宝时,来了一个图穷匕首见的伎俩,宫绍看着匕首,来不

    及呼救,立即被玄卫挟持。

    “这副山河图,是不是真的?”被挟持的宫绍,不死心的问。

    玄卫道,“比珍珠还真。可惜你没有福享受。”

    宫绍十分遗憾。

    这副壮丽山河图,听说是凤璟寻大帝的杰作。里面藏着十三把宝剑,十三个徒弟的性命,是大凤帝国至关重要的机密文件。

    大凤龙脉,尽在这副山河图中。

    可惜,他都还没有参透玄机,便做了阶下囚。

    玄卫将宫绍挟持到帝宫外,瞥见那辆低调奢华的马车,宫绍眼里飘过一抹愧色。

    “九哥——”身为阶下囚,宫绍不得不服软。

    只可惜晚了,君若雪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机会只给一次,宫绍没有珍惜。君若雪便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

    君若雪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来着,顺便掐算着璃月拿下这座帝宫的时间。

    宫绍的呼唤,君若雪置若罔闻。

    璃月掏了掏耳朵,听得宫绍一声又一声的叫着九哥,心里莫名的烦躁。径直走到宫绍面前,伸手点了他的哑穴,宫绍张了张嘴,无声发出,只得作罢。

    璃月坏笑,道,“你认错人了。马车里坐的不是你们大璃国的锦王殿下,而是我大凤帝国的太子君若雪!”

    宫绍没好气的瞪了璃月一眼,锦王殿下和君若雪分明就是一个人。

    璃月看他有胆瞪他,深知自己的威信都被君若雪给白占了。早些年,他就是以君若雪的身份扬名立万的,早知道皇兄是个比他还狠的角色,他至于浪费表情替他赚取赫赫威名吗?

    阿九望着璃月吃瘪的表情,忍俊不禁。

    阿九大摇大摆的走到宫绍跟前,向他介绍起璃月来,“勤王,这位可是跟锦王斗智斗勇八年光阴的“君若雪”!”  宫绍闻言,难以置信的望着璃月,立即垮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