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暖端着托盘急匆匆向门外走去,恰恰与疾奔而来的无情撞个正着,托盘里的汤盅被撞飞在地,白粥混着红枣,花生洒落一地。

    锦王的目光至始至终的落在素暖的脸上,只有无情和阿九看见地上的红枣花生后,脸色倏地一变。

    素暖没好气的瞪着无情,又急匆匆的弯腰捡地上的红枣花生。而不是汤盅碎片。

    大有毁尸灭迹的意味!

    阿九望了眼爷,爷的目光锁在素暖那张精致装扮过的脸庞上。阿九暗暗叹气,爷啊,此刻凤姑娘的脸不是重点,好不好?

    阿九用手肘轻轻推了推爷,然后朝他挤眉弄眼,示意他看地上。

    后知后觉的锦王殿下这才循着阿九的目光瞥到地上,素暖已经捡的差不多了,然而剩下的几颗红枣和花生却格外引人瞩目。

    空气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分外静寂。

    锦王望着神色惶惶的素暖,从巨大的惊憾中回过神来,嘴角勾勒出一抹久违的由心而发的笑庵。

    无情闯了祸,不知如何应对。抠着后脑勺干着急。

    阿九走过去将无情推了出去,“走走走,这里没你的事。也没我的事。我们走吧。”

    无情赶紧开溜。

    锦王信步走到素暖跟前,弯下腰,拾起地上的汤盅碎片。

    素暖楞楞的望着他,此刻耳根烧的很烫。

    千金难买早知道。如果她一早知道主动示爱需要莫大的勇气,她宁愿当一只蜗牛,将身躯永远缩在龟壳里。

    锦王望着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人儿,此刻一张小脸泛起红晕,耳根更是红透似果实。锦王的惑世美瞳里就蔓出一抹妖娆万千的笑意。

    素暖默不作声,径直从他手里拿走一叠碎片,便转身要离开。

    锦王殿下却忽然从后面抱住她。一切发生得太突然,素暖有些紧张,心跳加速。

    “殿下!”素暖呐呐道。声音娇媚动人。

    锦王抱得更紧了,巴不得将她揉进自己体魄了似得。

    “傻子,别离开。让本王抱一会。”大提琴音低沉醇厚,令人陶醉。

    素暖窘迫异常,有一种当小偷却被人抓个现形的羞耻感。

    “我爱你,傻子。”浅语呢喃,素暖实在难以想象这是一个平素高高在上,浑身高冷的锦王殿下说出口的话。

    心里莫名感动,“嗯,我知道了。”素暖傻乎乎的点头。

    “那么你呢?你也喜欢本王吗?”锦王问。

    素暖怔了怔,其实他可以用他高高在上的皇权胁迫她委身于他,可是他没有,而是选择漫长的陪伴,等待。这样一份君子高洁的胸怀,怎么能不让她喜欢?

    锦王半晌等不到她的回应,心里落寞升起。却在这时候听到软糯的声音温柔又坚定的响起来,“我也爱你。”

    锦王立即浮出满足的幸福的微笑。将素暖抱得更紧。

    “傻子。你等我,等会我就去皇宫,让太后重新给我们赐婚。你还做本王的王妃,好不好?”

    王妃?

    素暖想到他的身份,忽然有一丝忐忑。

    从高高在上的皇子,到一无所有的庶民,他能接受吗?

    虽然这一天有可能永远不会到来,但是万一出现了意外呢?

    常言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能不能适应做普通人的生活?

    素暖从他怀里钻出来,闪烁着一双澄澈见底的瞳子,十分认真道,“殿下,我可以不做王妃。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好。”

    锦王捧着素暖一张精雕玉琢的脸庞,“本王有你,何其有幸!”

    情不自禁的俯身攫住素暖的唇,又是一番缠绵悱恻的吻。

    飞凤宫。

    太后娘娘单手支颐,闭目养神。侍女则站在后面轻轻给她拿捏肩胛骨一带。偶尔听见太后溢出一声,“嗯,重点,重点。要像素暖那样,下手要重,才捏的舒服。”

    对面,锦王殿下坐在雕花精致的红木椅上,翘起二郎腿,顺手从旁边的果盘里抓起一只苹果便咬起来。

    太后听见这脆生生咬苹果的声音,蹙眉,霍地睁开眼。却看见对面的锦王正神采飞扬的望着他笑。

    一身素白的锦袍,衣料确是上乘,刺绣的玉兰花图案更是做工精妙,将锦王清峻的芝兰玉树的风姿衬托得一览无遗。

    只是锦王那张素来冰雕般高冷禁欲的俊脸,今日却笑得欢畅。像极顽劣的幼时,每每闯祸了便是这副不羁的尊容。

    “城儿来啦?”太后示意侍女们下去,原本慵懒的神态,此刻活跃起来。

    “什么时候来的?也不叫醒皇奶奶!”太后嗔怪道。然而声音里确是极尽的宠溺。

    “才来。”锦王咬了一口苹果,含糊不清道。

    太后凤眸里渗出一份无奈,摇摇头,“好好的雍容华贵的皇子,竟学了这些囫囵吞枣的粗俗本事。老实交代,是不是跟素暖学的?”

    锦王手里的苹果凝在半空中,俊美入铸的脸庞倏地僵凝,他竟然变得跟那傻子一样?吃苹果不吐皮?

    粗俗不堪!

    锦王讪讪的将剩下半只苹果放回果盘,这才走到太后跟前毕恭毕敬的跟她行礼,“孙儿给皇奶奶请安。”

    太后瞥了眼外面,笑道,“哎哟,这不都快晌午时分了吗?这时候来给你皇奶奶请安,诚意好像不是很足啊?”

    锦王笑道,“皇奶奶打盹时间长了,孙儿坐在这里等了许久没敢打扰皇奶奶。皇奶奶怎么怪起城儿来了?”

    太后啼笑皆非,望着孙嬷嬷道,“孙嬷嬷,你看这孩子今儿耐着性子在这里等哀家打盹醒来,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啦?”

    孙嬷嬷只笑不语。

    太后瞥了眼锦王,笑道,“说吧,你是不是有事求哀家来了?”

    锦王露出迷之微笑。

    太后不等他开口,便道,“是不是想让哀家将凤素暖重新赐给你?”

    锦王错愕。

    太后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意,道,“你和素暖的事,哀家不管啦。你想纳她为妃也罢,想贬她做奴也罢,哀家都不干涉你了。你呀,去爱你心中所爱便是。只要你高兴。哀家也别无他求了。”

    锦王惊诧——  良久才回味过来太后这番话的深意,立即跪在太后跟前谢恩。“城儿谢谢皇奶奶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