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血脉不存,皇上捕风捉影,却主宰了多少人的命运浮沉。

    锦王府,璃王重金请来了薛神医。薛神医曾经是宫里的太医,医术精湛,在太医院可谓是独占鳌头。所以深得先皇信任,先皇的身体,一直都是薛神医在负责调理。

    薛神医迈入古稀之后,便告假还乡。不日前来帝都走动亲友,被璃王得了消息,璃王便以身体不适为由,硬是三顾茅庐将薛神医给接进府邸。

    薛神医替璃王把脉后,一脸疑惑的望着璃王,王爷明明没病,却为何请他来看病?

    璃王见他虽然看起来苍老无比,然而头脑还不糊涂。便放下心来。

    璃王不好意思的缩回手,笑道,“还请薛神医别见怪。本王请神医过来,乃是心里存疑,还望神医替本王释惑。”

    薛神医能在宫里残酷的竞争法则面前傲立不倒,得以颐养天年,与他为人处世的中庸之道极为有关。

    璃王的要求,薛神医只管迎合。

    “王爷请讲,小的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薛神医道。

    璃王对于薛神医的配合特别满意,眼底噙笑。目光紧锁着薛神医的脸询问道,“近日宫里传来消息,皇上怀疑皇室血脉不纯。薛神医乃宫里三朝元老,想必最是清楚其中的内情吧?”

    薛神医有些诧异,楞楞的望着璃王。

    璃王笑得特别温和,“薛神医知道什么,只管道来。本王绝不为难你。”

    薛神医听闻璃王爷是个宅心仁厚的主子,而且性子恬淡,心不在朝。所以对他颇无芥蒂。道,“王爷想必是听见了什么风声才来询问老朽的吧?”

    璃王点头,“实不相瞒,正是如此,本王才请薛神医过府一叙,解我心中疑惑。”

    薛神医见他言谈温润如玉,风雅有礼,叹口气,道,“王爷既然问到老朽了,老朽便说上两句。希望王爷心里有了答案以后,避祸才行。”

    璃王脸上划过一抹几不可见的失意之色。  薛神医娓娓道来,“先皇患有先天不足之症,身体一直不算康健,因此先皇并不醉心于儿女情长,后宫妃嫔鲜少得到他的宠辛,自然所生的子嗣也不多。先皇年纪大了后,经常将百善孝为先挂在嘴边,先皇说他的子嗣不多,对不住祖宗,日后去了阴曹地府无颜见他们。所以反而是到了晚年后,先皇纳了许多妃嫔,夜夜笙歌,可是却不见妃嫔们的肚子里有动静。唯独你的母妃,竟然怀孕了。先皇高兴得

    不得了,他还对老朽开玩笑说,他老当益壮。”薛神医陷入了回忆里,脸上浮出欣慰的笑容。

    那是一段他最为辉煌的时光,备受皇帝器重,宫里谁见了他不问声好的?

    璃王脸色已经阴郁下来,顿了顿郁郁道,“薛神医,依你看,我父皇当时的身体情况,能生下我吗?”

    薛神医一愣,道,“先皇那时候的身体,已经是每况日下,非常糟糕。按理说是不太可能生出孩子来的!”

    璃王宽袖里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指甲掐进肉里。面上却挂着云淡风轻的表情,笑道,“薛神医可曾怀疑过,本王就是那血脉不纯的皇子?”

    薛神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老朽不敢妄断。”

    璃王将薛神医恭敬的搀扶起来,笑道,“神医快快请起。”

    待薛神医再次入座后,璃王又问道,“薛神医,你可知我母妃是因何而故的?”  薛神医想了想,满脸褶子的脸上浮出悲悯的神采,“你母妃生下你之后,皇后娘娘便指证你的母妃与人通奸,皇上怒不可遏,下令将你母妃和那位奸夫斩首示众。还是皇后娘娘为了顾全皇室颜面,最后

    将你的母妃和那位奸夫秘密处决了。”

    璃王的身子瘫在椅子上,他的出生,竟然带着如此不光彩的色彩。

    难怪,父皇没有将皇位传给盛世风华的他,而是传给了平庸无能的当今圣上。

    原来他从一出生起,就注定与皇位无缘。

    振作了精神,璃王遣人送走薛神医。而他自己,彻底的瘫软在椅子上。

    他的狗头军师走进来时,看见他躺在椅子上,两只腿挂在空中摇荡着,说不出来的萧条。

    “王爷!”军师走过来,小心翼翼的禀告道,“前几日你让小的去查璃月公子,今儿有消息了。”

    璃王双瞳涣散,有气无力道,“说!”

    狗头军师道,“那璃月公子,并非真正的高俪四皇子。”

    璃王惊愕非凡,转头望着狗头军师,“你说的是真的?”

    狗头军师道,“王爷,小的怎敢说谎?这可是璃月公子亲口告诉小的的。”

    璃王吃惊非小,双腿终于落地,正经坐在椅子上,道,“狗头,你说那璃月公子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本王?”

    狗头军师谦逊道,“小的不知。”

    璃王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你好好想想。”

    狗头军师这才认真凝思细想起来。然后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道,“王爷,璃月公子会不会就是那个男生女相的群芳?”

    璃王摸着瘦削的下巴,点点头,“本王也觉他们是一个人。璃月,群芳,这两个人似乎都是毫无条件的愿意为我所用。你说这是为什么?”

    狗头军师道,“小的不知。”

    璃王白了他一眼,绕是无奈的向他透露了自己的身世之谜,“你当然不知道。本王告诉你吧。皇室里那个血脉不纯的人就是本王。”

    狗头军师惊骇非凡,“王爷——”

    璃王浓郁的叹口气,有点自暴自弃到,“你现在知道了吧,那个璃月说不定是我流落在外的兄弟呢?”

    璃王眼底泄露出一抹狠光,“我母妃偷人生下的我,太后并没有处决我的母妃,仁慈的太后定是将她打发出宫了。要不然,我的亲弟弟怎么会找上门来了。哈哈,真是可悲,可笑啊!”  璃王悲愤欲绝,丧心病狂的将案上茶具全部摔在地上,怒道,“本王辛苦一场,原来都是泡影。皇帝的宝座,永远都不可能是我的了。本王的出生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