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见素暖和歆月装扮成两个锦衣玉带的公子哥,歆月一身正气,目不斜视,只顾着喝酒。素暖一身纨绔气息,不是轻佻的吹口哨,就是淘气十足的戏逗怀里的美人。

    “来来来,给小爷我笑一个。谁笑得最好看,爷就奖励她金子。”素暖掏出一锭金子,高高的抛起来,故意的引人瞩目。

    姑娘们立即千娇百媚的笑起来。

    门口边,锦王殿下简直俊脸布满黑线,不可置信的瞪着角落里花天酒地的素暖。

    这个傻子,比男人还纨绔,比男人还*。

    真是叫人大跌眼镜。

    璃月挂着一如既往的温煦的笑容,对于素暖和歆月这奇妙的体验之旅,他的脸上也写着大写的服字。

    锦王妃奇思妙想,活得如此鲜活生香,竟然让他产生了一份神驰向往。

    若冰受到的震撼最大,这是第一次遇见如此奇葩的事情。两个女人女扮男装逛窑子喝花酒,关键是比男人还淫荡,此刻内心断然是拒绝的,脸色相当难看。

    乖巧懂事的歆月,被奇葩锦王妃带歪了,有种欲哭无泪的赶脚。

    “朔月,那是歆月吗?”若冰气若游丝的问。

    心怀一丝希望,希望自己看到的都是假象,假象。

    朔月点点头,“是歆月格格。”

    若冰欲哭无泪。

    素暖叫嚣了一会,见老鸨慢吞吞的还没来,又没完没了的叫魂起来。“老鸨,把花魁给小爷带来。那个……那个……叫什么鬼的……哦,群芳,对了叫群芳,把她给小爷叫来!”

    分明有些醉意!

    原本云淡风轻的置身事外的璃月,因为听见这句话,眼神也黯了下来。

    她竟然对群芳如此冲满敌意?“她”以前没招她惹她,她这是发哪门子疯?

    老鸨屁颠屁颠的走过去,笑容可掬的安抚着素暖,“爷,锦王殿下来了,花魁肯定是不能陪你了。”

    素暖听到“锦王殿下”这四个字,忽然从椅子上滑到地上,“锦王殿下……来啦?”

    心虚的东张西望,终于瞥到门口浑身冷冽的锦王殿下。

    歆月吓得之间蹲在地上,两个人躲在桌子下,酒意也被吓醒了。

    “怎么办?”歆月害怕得快哭了。

    素暖拍拍她的肩膀,“别怕别怕,我们还没有卸妆,从这里逃出去后,来个事后不认帐。他们没有证据,也不能凭空发难吧?”

    歆月稍微镇定心神。

    素暖问她,“如果你被他们抓住了,他们会怎么罚你?”

    歆月苦着脸,道,“若冰哥哥会惩罚我陪他练剑……五百个回合都是最少的……”

    素暖翻个大白眼,“他是暗恋你吧?要不然干嘛为了惩罚你把自己也给搭进来?他有病啊?”

    已经走到桌子边上的一群人听到桌子下两个人的窃窃私语……若冰脸黑了。

    璃月笑了。

    锦王勾唇一笑,他家傻子就是聪明。

    桌子下,歆月愣愣的望着素暖,“不会吧?”然后反问素暖,“我看那锦王殿下好像很紧张你的样子,他应该舍不得惩罚你吧?”

    素暖再次翻个大白眼,“切!你没看到他来的时候,我都快吓尿了吗?他就是个超级无敌大恶魔,不是惩罚我抄书就是罚我上交银子。卧槽,老娘跟了他,就没过过舒坦的日子。”

    这次,若冰轻笑。

    锦王俊彦漆黑。

    她的日子还不够舒坦?

    桌子下的人似乎打开了洪水闸口,喋喋不休的抱怨着,“他喜欢的女人又不是我,偏偏还要为了他那张脸面强行把我捆在身边。你说他是不是变态?”

    歆月点点头,两个人同病相怜的叹口气。

    “哎。同是天涯沦落人!”

    忽然,桌子被人掀翻,素暖和歆月抱着头望着两个冷面修罗般的男人。素暖无辜得跟只小白兔似的,“殿下,好巧哦,你也来喝酒找花魁吗!嘿嘿……”

    歆月望着素暖,她竟然还有胆跟他贫嘴……呜呜呜,歆月她自己吓得快尿了。

    锦王伶起素暖的后脖子,怒道,“给本王站好。喝成这样?成何体统?喝了多少酒?”

    素暖举起三根手指头,锦王蹙眉,“三杯?”

    素暖摇摇头,“三壶……”

    锦王脸更黑了。“你长本事了,不但学会泡妞了,还学会喝酒了?”

    素暖十分无辜道,“都跟你学的,好吗!”

    锦王倒吸一口气,该死的,她该不会以为他来绯色阁是找女人游乐来的吧?

    没好气的伶着她的脖子就往外拽,一边恶狠狠警惕道,“以后再来这个地方,打断你的腿。”

    素暖扯起喉咙对歆月道,“歆月,我跟你一见如故。我们今日没喝好,改日你到锦王府来,我们再喝。”

    头上冷冽的声音传来,“喝个试试?”

    竟敢跑到他眼皮底下来喝酒,这女人胆子忒大点。

    素暖立即改口,“那我们到时候另行找地方……”

    锦王没被她活活气死,真的是幸运。

    早知道这样,不如让她在锦王府喝酒。起码安全。

    “素暖,加油!”歆月看见素暖在锦王殿下的淫威下不屈不服的气概,很是感动。

    若冰瞥了眼歆月,“走吧!”冷冷道。

    歆月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缩头缩尾的跟在若冰身后。

    她在想,若冰会怎么惩罚她呢?

    “明儿陪我练剑!”若冰冷冷道。

    歆月想起素暖的话,冲口而出,“你这样做,到底是在惩罚我,还是在惩罚你自己?”1792

    若冰没有回头,只是强硬霸道的说了句,“你管我。”

    歆月懊恼的叹口气。默默的跟在若冰背后。

    锦王府,素暖吹了一会冷风,酒精上头,开始发酒疯。  “嗯想啊想,嗯藏啊藏,嗯嚷啊嚷。请你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闪闪红星里面的记载,变成此时对白!欠了我的给我补回来,偷了我的给我交出来,你我好像划拳般恋爱,每次都

    是猜……唉,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  锦王望着在庭院里翩翩起舞的某只笨拙的蝴蝶,眼角噙笑。然而听到素暖这几句歌词,脸色再度黑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