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的子民包括白泽、夔、凤凰、麒麟、梼杌、獬豸、犼、重明鸟、毕方、饕餮、腓腓、诸犍,混沌,庆忌这些流传千古的神兽,还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只不过,那时候这些动物都是籍籍无名的小辈

    ,每日里为生存奔波,为安全提心吊胆,活得分外憋屈。

    比他们更加憋屈的却是他们新上任不久的女王,子民们视女王的存在为摆设。清芷叫不动自己的子民,只能像个憋屈的小媳妇一样一个人忙碌着为大家煮早餐。

    小金鳞坐在灶台上,像个守卫士一般深情的凝望着清芷,看到她小小的身影忙碌着,脸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不知疲倦,没有怨由,小金鳞就情不自禁的陷入了美好的追忆中。

    当初,他就是被这样的“阿奴”吸引,喜欢她从来不自暴自弃,喜欢她用自己的小小的力量一点一点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清芷准备好食材后,却遇到了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干柴进了灶里,然而她却生不了火。

    清芷找来两块打火石,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手指不小心被石块撞击了无数次,火星四溅,就是不能燎原成火焰。

    这时候,太阳已经高高的挂在空中,灵兽们纷纷起床,他们聚集到灶台前聚精会神的欣赏着女王卖力的表演。可是没有灵兽主动提出帮助她。

    “女王,别费心机了,我们不吃这些绿油油的野菜。”有个灵兽实在看不下去了,清芷这种坚持在他看来十分可笑,不论女王煮出什么新花样来,他们肉食性动物不可能改变自己的食源爱好改吃素菜。

    清芷从怀里掏出一大叠宣言书,啪一声放在灶台上,振振有词道,“这是宣言书,凡是吃了女王做的食物,必须无条件放弃食肉动物的爱好。你们看着办吧。”

    灵兽们面面相觑,然后哄堂大笑起来,“我们不需要签字画押,因为我们不可能吃你煮的素食。我们是肉食动物,宁愿饿死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挑剔专一的口味。”

    清芷将两块生火石忽然丢在地上,哀伤的叹了口气。  众灵兽以为女王被他们的专一打倒了,就差拿出锣鼓出来庆祝了。谁知,清芷忽然双手叉腰,倔强的小脸蛋高傲的扬起,目光往灵兽堆里一扫,“你们都是上古神兽啊,不懂什么叫忍辱负重?隐忍偷生?不懂得变通生存法则?你们为了维持专一不变的口味,宁愿互相残杀,宁愿忍饥挨饿,宁愿被高高在上的人类契约当奴隶,你们也不愿意改变自己愚蠢的单一食源方式?如果你们改变了单一的食源方式

    ,就意味着你们可以变成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意味着你们可以团结一致的去抵抗外族的入侵,还意味着你们可以安定的生存繁衍?权衡利弊,如此明显,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女王生气的解开了围裙,作势要走的模样。

    这时候一只大海龟爬了出来,它往灶台里吐了一口气,柴火瞬间燃了起来。

    清芷呆愣住了,海龟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对她的支持。忽然,海龟的肚皮下,又钻出来几条蛇,它们抱住枯木枝条就往灶里面添柴。

    清芷颇为吃惊,这可就是大名鼎鼎的玄武神兽啊。

    原本闹哄哄的场景,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这时候就听见玄武兽十分悲凉的说,“我活了十几万年了,见过了许多生离死别,可是每一次,我的孩子,孙子,曾孙被人契约带走时,我的心都会痛一次。女王说的对,如果能让我们少一些分离,我

    愿意忍辱负重,我愿意隐忍偷生,我愿意改变食源。”

    众灵兽纷纷低下头。

    清芷舒了口气,眼底的灰色慢慢减淡。从新走回灶台边上,开始了烹饪。在灵兽们积极配合下,傍晚时分,这顿丰盛的晚餐终于完美出炉。

    当灵兽们吃到烤红薯,烤地瓜,蒸南瓜,各种蔬菜,还有水果时,饥肠辘辘的胃肠对素食完全无法抵抗。很快,宣言书上落满了他们不同形状的爪子。

    摸着圆滚滚的肚腹,灵兽们的脸上第一次出现餍足的表情。

    原来女王没有忽悠他们,素食真的很好吃。

    清芷完成了对灵兽们的第一步改造。

    接下来,为了达成食物源源不断的供应,清芷又教会他们耕地,播种。没多久,荒芜的原始森林,在灵兽们高效的劳作下,变成了一片盛世田园。

    灵兽们好像爱上了劳动,他们修建道路,种植绿化,布置园林,将杂乱无章的森林变成了具有烟火气的人间仙境。

    子民们愈来愈喜欢他们的女王,因为她们的女王带领着他们脱离了饥饿,让他们过上了富足的日子。

    而且,他们的女王温柔美丽又善良,关键是没脾气。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女王身边那条小金鳞有些霸道。任何情况下不许他们对女王有一丝丝非分之想。

    有了子民们的照拂,清芷的日子便瞬间悠闲了下来。

    清芷喜欢在清晨和傍晚十分来到林间漫步,这个时候,没有繁琐的事务缠身,她可以好好的放空自己的脑袋,思考着自己的未来,自己的人生。

    她迟早,是要和北冥帝君针锋相对的。

    可是她这个女王,一点自卫力也没有,拿什么和那个目空一切的傲慢家伙抗争?

    清芷想要提升自己,可是却不得门道。

    万兽山有一片美丽的湖,蔚蓝的湖水,倒影着万兽山连绵起伏的轮廓,十分有诗意。清芷心情抑郁时,喜欢在晚上偷偷来这儿洗澡。

    今日,清芷不知不觉中又漫步到这片湖水旁,嗅了嗅自己的衣裳,许久没有洗澡,一身汗臭味。

    此刻是傍晚十分,灵兽们还没有全部入洞睡眠。清芷有些警惕,毕竟这些灵兽指不定哪天就幻化成人了。环顾四周,一片静寂,没有动物出没。清芷这才放松防备,脱了衣裳准备下水。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