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十分窃喜,没想到重生后还能遇到青鸟,就是不知此时青鸟的主人又是谁。正当清芷寻思着如何从这个小奶包的嘴巴里套出她想知道的讯息时,没想到小奶包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帮了她一个大忙。

    “你们北冥什么东西都是好的,真让人羡慕。”有个小奶包双眼绽放出精光,一脸羡慕嫉妒恨道。

    “那当然,我们北冥皇室独领风骚上千年,不仅修为傲世群雄,而且契约神兽也是最多最广泛的。”傲娇小奶包嘚瑟的吹嘘起来。  清芷听说那个小奶包是北冥皇室的人,顿时对他分外关注起来。这个小奶包穿着月白色的锦衣长衫,腰间挂着一块通灵翡翠玉,虽然是男孩,却留着整齐的刘海,俊眉明眸,顾盼神飞,果然是气质除

    尘,鹤立鸡群。

    北冥出美男子,清芷在心里惊叹道。

    她见过的玄冥,那真是魅惑无疆,让人看一眼便会沉沦的倾世美男,眉眼如画,美得让人窒息。所谓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也不足以形容玄冥的美。

    她见过北冥傲天,那也是一个俊雅翩翩风度雅致的美男子,仙风道骨,美若玉无暇。

    清芷忽然有些好奇,为何在这一世里,她会爱上玄冥?

    明明,她们的差距不是零星半点,她只是一个不被帝君认可的身份卑贱的人,生来也没有傲视群雄的天赋,更没有倾世的容颜。

    玄冥又岂会看上她?

    难道,从一开始,他对她就是利用?只因为她体质特殊?

    不管怎样,这一世,她的心不会轻易沉沦,更不会被玄冥俘获。

    就在清芷想入非非时,忽然学院里面传来象牙吹出的铃声。

    原本嘈杂散乱的人群,忽然以闪电的速度往里面奔去。

    清芷望着面前忽然飞奔起来的一道道闪电般的黑影,顿时呆若木鸡。

    天赋异禀?

    这些小奶包竟然有这么快的速度?

    安平望着清芷,走到她面前,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勾住了清芷的,奶声奶气道,“阿奴,我们走吧。”

    清芷弱弱的叹口气,一种挫败沮丧感瞬间袭击四肢百骸。

    终于明白帝君不让她参加考试的原因,为了南宫皇室的荣誉,她确实不适合参加选拔考试,会给南宫皇室丢脸的。

    马昭无法容忍她们蜗牛般前进的速度,干脆一手夹着一个,像飓风一般在空中飞起来。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清芷和安平便来到了玄清学院的选拔考试的场地里。

    一漂浮在空中的平台,离地面约一米高,平台四周,以方阵的形式罗列着每个年级的学子。高年级的地方稀稀拉拉的,很多人并未来。

    玄清学院的院尊骑着乌鸦落到高台上,他刚张口,下面的学子们立刻捂住耳朵。

    清芷正纳闷万分时,忽然听到院尊声如洪钟的声音,顿时血脉喷薄欲出,清芷只觉十分难受,赶紧捂住耳朵。

    可是捂住耳朵后,又什么也听不见。只能看到院尊的嘴巴一翕一合。好在清芷懂唇语,知道他在念考试规则。

    然而,那位来自北冥的傲娇小奶包却没有捂住耳朵,而是勾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抱着手站在人群里。

    清芷瞥了他一眼,心情沉重。

    北冥一族的优越,显而易见。

    清芷这一生,却偏偏是以北冥为敌而来。

    清芷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清芷环顾四周,想要在人群中寻找熟悉的身影,然而遍寻无果。又将目光集中到傲娇小奶包身上。清芷扯了扯马昭的衣袖,小声问,“马昭叔叔,他是谁?”

    马昭很是错愕,每次清芷主动跟他说话,他竟然都有奇怪的错觉。这孩子好像很成熟似得。

    马昭绷着面瘫似得脸,道,“北冥家族的人脉关系,外人无从得知。北冥帝君的皇室,最具备神秘感。”

    清芷傻愣愣的望着马昭,卧槽,说了等于没说。北冥帝君又是何方神圣?

    清芷不想让马昭怀疑自己的动机,所以只能悻悻然的闭了口。

    只是心里琢磨着,北冥帝君,会不会是北冥傲天?

    如此玄冥就是北冥皇室的皇孙?

    不过仅仅是揣测,清芷不敢妄断。

    清芷怎么会想到,她这揣测,在辈分上的差距可是十万八千里。

    玄清学院的第一轮考试,便是考验学子们凝气的能力。  所有学子坐在高台上,盘着腿,面前放着一盆水,学子们通过自己的本事将水凝成各种形状。因为个人修为不同,有的人能凝少部分水,有的人却可以凝许多水,凝成各种形状的保持时间也是不尽相

    同。

    清芷没有考试资格,只能站在马昭旁望着台上的考试状况。心里也为安平捏了把汗。

    好在安平发挥得实在不错,她利用三分之二的水,凝成了一头老虎。这在学子里的表现中算是非常优秀突出得了。

    第二轮比赛,学院请出了一件法宝,阴阳镜。据说此面镜子很是特别,阳面可照射出人的善良的一面,阴面可照射出人的邪恶的一面。通过阴阳镜甄别学子的品性,这在历年的考试中都会出现。

    只是今年却特别例外,因为每个学子站在阴阳镜前都没有反应。

    这让监考的上神们面面相觑,他们在台上窃窃私语咬着耳朵,看起来神色有些慌张,也不知到底搞什么鬼。  许久后,一位鹤发童颜的上神代表监考的上神门走出来宣布他们商量半天后的结果:“阴阳镜从来没有出现过今日的情形。之所以失效,我想和在场的某个人有关。只有极阴的人才会影响阴阳镜的效力

    ,站在我们要求在场每个人都请来到阴阳镜前,我们要找到这位极阴的人。将她请出场去。”

    然后,护送学子们来考试的人成为最先怀疑的对象,清芷跟在马昭身后慢吞吞的往阴阳镜前移动。此刻心里有些不安。

    清芷寻思着:阴阳镜的阴面照射的是邪恶的一面,所以至阴的人,是不是就是最邪恶的人?  她想到了那道挑拨她和玄冥关系的邪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