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一名亲信走到帝君面前,大概是好奇,目光往清芷身上扫过来。ωヤノ亅丶メ....然后亲信似乎揣测出帝君的心意,道,“帝君,天师说,长公主命格奇特,贵不可言。帝君想要统一四海八荒,恐得依仗长公主的运势

    。”

    帝君抬起右手,拇指上戴着硕大无比的祖母绿,左手则拨弄旋转着祖母绿。沉吟不语。良久后抬起头望着这名亲信,道,“去查,狸妃的女儿是何时出生?”

    这时候另一名亲信上前拱手道,“帝君,天师预言人尽皆知。这长公主的生辰,真亦假假亦真。还请帝君谨慎待之。”

    清芷饿的全身无力,这会听着他们讲这些无聊的封建迷信的东西,更是困乏。索性闭上眼呼哧呼哧起来。

    然而,帝君却把她抱起来,清芷的瞬间有种血流倒逆,头昏脑涨的感觉。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的双脚被帝君握着,整个人被他倒立的提着。

    卧槽,那有人这么对待新生儿的?

    这他么究竟是什么鬼地方?这儿的人不但迂腐,还特么野蛮。

    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  “你们说的对,为了谨慎起见,我不能将所有可能成为大公主的人给遗漏掉。”淡漠的眼神瞥了眼小脸蛋憋的绯红的清芷,“虽然你是狸妃生的女儿,血统卑贱。按理说也不可能有大作为的。不过本君给

    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希望你别让本君失望。”

    就这样,清芷又被转移到了花团锦簇莺歌燕舞的皇宫。

    帝君径直将她倒提到皇后的凤栖宫,然后将她塞到皇后的贴身嬷嬷的怀里,清芷这才被嬷嬷正立起来,缺氧现象略微好转。

    皇后正在给自己的女儿喂奶,看到帝君,脸上略微飞起一轮红霞。娇媚可人的询问帝君,“帝君,你怎么把这个孩子带来了?”

    帝君的目光落在皇后雪白膨胀的*上,依旧是淡漠的表情淡漠的声音,“皇后的奶水可充足?”

    皇后娇莺般的声音悦耳动听的响起来,“臣妾胃口好,奶水充盈。”

    帝君的目光便扫了眼对面的清芷,道,“如此甚好。从今日起,这个孩子便交由你照顾了。”

    皇后将怀里的孩子放到摇篮里,小碎步上前,从嬷嬷怀里抱过清芷。看到清芷焉嗒嗒的样子,皇后溢出一声,“呀,这孩子可是饿坏了。”

    然后抱着清芷重新坐下来,撩开对襟上衣便将清芷的小脑袋埋了进去。

    清芷准确无误的找到了*,大口大口的吮吸起来。她实在是太饿了。

    皇后笑道,“这孩子可聪明了,能一下子找到*,不像是新生的孩子。”

    这句话,让清芷打了个冷激灵。所谓才不外露,否则会成为众矢之的。清芷觉得自己肯定是饿慌了。所以暴露了自己异于婴儿的智商。

    帝君没说话,他实在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

    这时候皇后抬起头望着帝君,笑盈盈道,“帝君,这孩子可有名字?”

    帝君眸光凝转,须臾道,“她是贱奴的女儿,不配拥有名字。就叫她阿奴吧!”

    皇后微楞,却十分乖顺的点头,“是。”

    清芷相当无语,她竟然连个像样的名字都不配拥有?这次重生,莫非是废柴逆袭的套路?

    可是她将灵根还给玄冥后,神力消失,拿什么去逆袭?

    帝君没有再多说什么,大踏步便走了。

    这时候清芷也喝足了,抬起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打量着皇后。虽然皇后没有她的生母那么美丽,但是看起来慈眉善目,温柔可人。清芷对自己的未来有些放心了。

    事实证明,清芷的阅人目光还是十分不错的。这位皇后,在清芷接下来的几年光阴里,还真是待她视如己出。

    皇上的亲生女儿,帝君给她起了个美好的名字:安平!

    清芷唤安平姐姐,因为一块长大,一起吃奶,姐妹两感情深笃。

    那时候,清芷以为自己走好运了,可是这样的好运没有持续多久。

    清芷重生的时空,乃上古玄气大陆。是个唯吾独尊的世界。这个大陆有三位帝君鼎足而立,五大家族傲世穹天。  为了甄选有能力的异能者,每隔两年,玄清学院都会招募年龄适当的孩子入学。不过不是每个孩子都有资格,需要进行选拔考试。而每年能力最突出者皆来源于三帝和五大家族中,偶有平民超越他们

    。

    而所有的考生里,最闪耀的往往出自于北冥皇室。

    清芷原本对选拔考试无动于衷,可是当她看到贴出来的告示里,参选名单里赫赫然写着“北冥”二字,清芷就懵了。

    北冥,北冥傲天。

    清芷不自禁的将他们画上等号。

    那一刻,清芷才恍然大悟,并非她的重生出现了故障,玉崖曾经告诉她,重生是回到生命的起点。

    而她的起点,便是在这里。

    她的第一世,是南宫帝君和狸妃的女儿。

    清芷顿时感觉很惊喜,就像买彩票中了大奖一样。

    北冥家族既然存在这个时空里,看来她和玄冥的缘分,才刚刚开始拉开帷幕。

    玄冥,回想这个名字,清芷的心里就像打倒了调料瓶,五味杂陈。

    她恨,恨玄冥如此薄情寡义的利用她,将她的真心碾作泥尘。

    有幸重活一世,她要找到他负她的缘由,还要改变自己凄惨的命运。

    清芷想要报名参加选拔考试,因为进入玄清学院是她唯一变强的出路。

    清芷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温柔善良的皇后,皇后抚摸着清芷的小脸蛋,笑得十分和蔼,“阿奴,你有上进心是多好的事情。母后会去向帝君请示的,帝君一定会答应让你去参加选拔考试的。”

    皇后说到做到,当天她就亲自跑到帝君的寝宫里——清芷和安平两个小孩子因为心里十分期待着答案,便偷偷的跟着皇后,躲在寝宫的窗户外,偷听着里面的对话。  “皇上,阿奴和安平已经到了玄清学院选拔赛适龄期,臣妾特来向皇上请示,要不要给她二人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