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我错了。我不该抛下你。我错了。表哥你救救我!”

    至尊神帝的俊脸上浮出一抹无奈,“我的命是萧清芷救的,为了偿还她这个恩情,我是断断不会救你的。”

    “不救?那你来做什么?”凤素暖的脸色冷了下来。

    至尊道,“我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我的心呢?”

    凤素暖吓得冷汗淋漓,“你的心?”

    哦,对了,她趁所有人不注意身体的时候,偷偷的挖了至尊的心,因为她想要至尊的灵根。

    可是,真是十分奇怪。至尊神帝的心脏离开他的身体后,便离散为尘埃。灵根也没有了。

    “我不知道。”凤素暖断定他找不到证据,矢口否认。

    至尊站起来,道,“你对本君可真够狠的,亏得我一双慧眼,竟然被你纯良表象欺骗。”

    至尊的身子消失在凤素暖的视野里。

    这时候,她惊异的发现。她的腿慢慢的消失了,她睁着惊恐的瞳子,忽然尖叫连连起来。

    “啊,救我?表哥救我?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这时候,九儿的贴身公公小童子走了进来,在所有人来不及反应的当头,一把蚕丝剑,在空中华丽的一舞,所有的见证者,全部倒在血泊中。

    小童子收剑后跪在九儿面前,“皇上,小的已经完成任务。”

    皇上眉眼不眨,十分淡漠的点点头。“去,宣朕的旨意,让萧将军点兵攻打大璃。”

    凤素暖望着九儿,脸上的表情惊骇至极。这出计划,九儿布置得天衣无缝。  九儿望着只剩下半边身子的凤素暖,这才走过来,轻描淡写道,“凤素暖,你一向愚蠢。朕就替你解释下,你是怎么自取灭亡的。好让你死的明白。首先,我娘挖了你的心,剁了你的手,让你不能为非

    作歹。然后我父皇用一念蛊护住你的心脉,让你苟延残喘,活成笑话。最后……”  九儿的脸上浮出一抹邪笑,“我故意诱导出你的疑心,让你有了想逃离大凤的念头。这样,你就会给凤瑟鸣写信,让她收留你。有了这证据,朕再对你下手,便出师有名了。你的死,死在大璃,与朕无

    关。大凤太后死在大璃,朕便有理由攻打大璃,这一箭双雕,是朕对你布的局。”

    凤素暖听得胆战心惊,“你们一家子……好毒!”

    九儿冷眼旁观觑着她,“我们毒?难道你对至尊皇叔就不毒了?你对朔月就不毒了?你对那些爱你的人尚且能下此毒手,可见你这种人根本就没有心。”

    凤素暖嚎叫起来,“你以为我想吗?你以为至尊他就是好人吗?他趁人之危……”那一夜风花雪月的故事,凤素暖每次回想,都恨得牙痒痒。

    她承认,她算计萧清芷是她不对,可是萧清芷却用计让她丢了清白。她的痛,又有谁能理解?

    瑶光殿的大门忽然发出吱呀一声,然后又重重的关上。  凤素暖想起来了,她被至尊神帝强暴了,她还怀了至尊神帝的孩子。可是为了嫁给玄冥,她把那条小生命生生的剖了出来。可是,他太小,心脏未发育成熟。可是它竟然死不了。凤素暖被迫无奈,她

    只能取走至尊神帝的心……

    她的孩子,凤素暖想着那个孩子,忽然就不想死了。

    她愈是不想死,心里的惶恐就愈发增大。

    她最后死在无限的惶恐中。

    她的孩子,在荒郊野外的一个石窟里,他还能活下来吗?

    在凤素暖化为万千尘埃时,玄冥给她留下的迷瘴终于解开。玄冥的声音忽然在凤素暖耳畔回响,“凤素暖,你将所有的邪恶转移给了孩子,那个孩子,被邪灵占据,不得善终。”

    凤素暖听到这句话,瞳孔一缩,生生被最后的绝望给吓死了。

    魂飞湮灭,这是凤素暖的结局。

    死前,她尝到了恐慌无助,悔恨交加,绝望无依的滋味。

    听说,在这种情景下死去的人,意志最为脆弱。

    所以,不可能重复某个人的命运,会强势归来。

    九儿往金銮殿上走去,瑶光殿的血腥,在小童子的安排下,被销毁得干干净净。

    太后,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三日后,萧跃将军率兵攻打大璃,理由是大凤太后在大璃境内失踪,大璃保护太后不力。

    萧跃对于大璃,这个将他关押数年的地方,真是恨之入骨。

    所以攻打大璃,可谓毫不手软。

    铁骑横扫大璃边境,吹响了两国交战的号角。  大璃宫,皇帝宫烨看到驻守边境的将领们的奏折后,顿发雷霆之怒。一是生气将令们驻守无力,失去了土地。由此又迁怒于这场战事的始作俑者凤素暖身上,可是凤素暖找不到,只有将天大的怨怒迁

    移到凤瑟鸣身上。

    凤瑟鸣贵为皇后,只是这些年,宫烨对她年老朱黄很是无感,不过是慑于她的后台,大凤太后凤素暖的面上,才勉强保留她的后位。

    可谁曾想,这最大的后台也有坍塌的时候,凤瑟鸣感到自己末日将至,再也不能飞扬跋扈起来。

    宫烨率先削了她的后位,而且还郑重万分的警告她,“倘若此事不能圆满收场,定要让镇国府一家陪葬。”  萧跃本就是大璃将士,对于大璃的疆土地形非常熟悉,对于大璃的将领的作战方法也是烂熟于心。所以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招降了许多旧部。然后里外接应,攻破城池,一座接一座,以势如破竹

    的气势,很快就攻打进了大璃宫。

    宫烨在做垂死挣扎,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大凤的根基如此薄弱,却在两代帝王中火势崛起。而且,对方还只是一个少年皇帝。

    最后,当他的臣子们一个个倒戈相向,宫烨才顿悟出真理:大璃失人心!

    大璃名将,萧炎大将军一生为国,却未得大璃重视。萧炎之子萧跃,也为大璃做出巨大贡献,可是大璃没有善待他们。所以,当萧家军重返大璃故土,多少萧氏旧部直接归降萧氏。

    大璃这些年,再也没有陪养一位像萧炎这么忠君爱国,骁勇善战的将士。

    最后,宫烨和凤瑟鸣,成为了大凤帝国的阶下囚。

    大璃亡。

    这场战事,火势开头,连绵结尾,战事持续了两年零九月。  大凤帝国,开启了统一大陆的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