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的目光,落到玄冥捉住她的手上。他很用力,生怕一个不备她就挥剑斩了这养魄藤似得。因为用力,他的莹白如玉的指甲甚至掐进她的肌肤里。

    清芷楞楞的望着他,心在滴血。

    曾几何时,她自以为是的认为,她是玄冥唯一的爱人。

    那时候她不知道,他的一辈子很长,他的经历很长,比她们凡人复杂多了。

    如今才知道,在玄冥漫长的一生里,她不过就是扮演了一个备胎的角色,为他的心上人续命的可怜的角色。

    待他的心上人复苏,她就是他漫长人生里的匆匆过客而已。

    清芷望着玄冥,他盛怒的眼神随着时间的流淌慢慢消弭。可是清芷,从困惑到不解到盛怒——却愈来愈炽烈。

    “玄冥,看在九儿和宝儿的份上,你能对我用一次真心吗?”清芷瞪着明丽澄澈的大眼睛,表情认真又肃穆,感情冷漠而疏离。

    玄冥长善密扇般的睫毛颤了颤,抓紧清芷的大手逐渐放松力道。

    清芷的表情,清芷的口吻,清芷的眼神,每一样都刺痛着他的心。

    他知道,他们再也回不到昨天了。

    玄冥望着正翘首以待的清芷,慎重的点点头。不管真相多年残酷,他不想骗她。因为他不想他们之间冲刺着谎言。

    他能说真话,清芷反而有些心神不宁起来。

    愈接近真相,她的心就愈是宁乱。

    “告诉我,养魄藤里的人,是不是你的心上人?”在片刻的宁乱后,清芷勇敢的抬起眼睛,注视着玄冥。不容他有期盼。

    玄冥单薄的红唇嗫嚅了下,他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啊,清芷竟然会问这些的问题?

    这个问题让他怎么回答,怎么回答都是错。

    玄冥绝望的吁叹一声,无奈的点下头。

    清芷秀逸的身子颤了颤,却很快恢复了镇静。

    只是眼底,有热泪盈出。

    “原来邪灵说的都是真的!”清芷仰着头,悲恸的将眼泪关了回去。

    玄冥道,“芷儿,真相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相信我,给我一点时间——”

    玄冥未说完的话,却被清芷粗暴的打断,“不用。我就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只需要回答是与不是便可。其他的,我不想听。”

    玄冥痛苦的闭目,此刻心潮澎湃。

    “玄冥,我们从前是不是认识?”

    玄冥无奈的点头。

    事情发展到如斯田地。他就算有通天彻地的本领去隐瞒真相,可是还有必要吗?

    他已经隐瞒了这么漫长的岁月,这些年他活的生不如死,最后选择遗忘——

    到底是北冥家族的嫡孙,即使通过那样的方式遗忘,却依然找回了所有的记忆。

    玄冥不想再逃避了。这件事,清芷迟早会知道。

    “我……”

    清芷因为激动,紧张彷徨。因为惶恐而说不出话。她舌头发颤,上下牙齿叩的直响,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能把她想说的话说完整。“我……是不是……被……你……杀死的?”魂飞湮灭啊!

    玄冥的脸色瞬间煞白,他看到清芷眼底的血色在升腾,那一刻,玄冥整个人晃了晃。他被清芷这冲天的愤怒给击倒了。

    玄冥有气无力的点点头。

    清芷抑制的所有悲伤绝望的情绪,顷刻间爆发。清芷忽然嚎啕大哭起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既然选杀我,何苦又来假惺惺的讨好我?你是要把我从身体到尊严全部碾碎成泥,你才甘心么?”

    “不是这样的,芷儿,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我和你之间的故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啪——

    养魄藤的果实不知何时悄然成熟,发出果壳爆裂的声音。

    清芷和玄冥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花容失色。

    当无数的果实,发出霹雳扒拉的碎裂声时,空中漂浮着各种颜色的光魂。它们在四处漂游,似乎在寻找什么,然后两两相聚。

    玄冥望着它们,适才紧绷冰寒的脸此刻却舒缓过来,盛世美颜上洋溢着幸福欣慰的笑容,这在清芷看来简直刺目极了。

    清芷忽然拔出红拂剑。向它们肆虐的砍去。

    “清芷,住手。”玄冥呵斥道。

    清芷回眸望着他,此刻秀逸的脸庞满满都是对玄冥的怨愤。“玄冥,你不是说你要向我解释吗?用你的神算指,将它们全部消毁,不用你解释。我信你。”

    玄冥脸色白如蝉翼,他望着因绝望而笑得苦涩的清芷,声音决绝而执著,“我不会销毁它们,我也不许你销毁它们。”

    清芷的笑慢慢消隐。一股被人利用的羞耻感席卷全身而来。红拂剑忽然脱落手中,清芷踉跄着往前方走去。

    玄冥已经做出了选择,她还在奢望什么?

    即使她为了生了两个儿子,即使她为了他爬山涉水的找他,她做得再多,都抵不过一个过去式?

    那么她还有什么理由坚守这份爱情呢?

    “玄冥,邪灵没有骗我。原来你杀我,是真的。我不怨你,只是从此,我们恩断义绝。两不相欠。”

    清芷悲凉的声音幽幽的回想在空气中,玄冥痛苦的捂着绞疼的心,为什么,明明灵根已经成熟,为何心还会这么疼?

    玄冥望着渐行渐远的清芷,当他发现地上一路鲜血时,瞳子骤然放大。

    “清芷——”玄冥飞奔上前。

    “站住!”一道略微苍老的声音,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将他硬生生的定格在原地。

    清芷,你都做了什么?

    玄冥望着地上,清芷走过的地方便淌成一条河流。

    玄冥似乎明白他心疼的原因了。因为他的灵根,紫莲灵根,被清芷剖了出来,血淋淋的放在手心上。

    “还你。玄冥,从此我们两不相欠了。你别来找我,我也不会来打扰你,一别两宽。好吗?”清芷拖着摇晃的身子,眼泪簌簌而下。

    她疼,心好疼。

    失去灵根的她,也失去了紫莲对她的呵护。她的肌肤慢慢溃烂——

    “清芷,你让我怎么放的下你?”玄冥想要追上去,却被清芷一句话吓得再也不敢乱动。  “我现在变成了丑陋无比的凡人,你让我保留一点自己的尊严好不好?你若执意见我,我便一死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