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天,剑林。

    当玄冥御剑而来时,傲天和无极正把酒言欢。剑林的防御系统发出警钟声时,无极吓得跳起来,脸上飘过一抹慌乱。

    “怎么啦?无极!”傲天不解的问。

    无极抱着石桌上的美酒,四处环顾。“我得把我新酿的好酒给藏起来,你家的混世魔王来了,若是被他发现我新酿了更好的美酒,要不了多久准被他腾空了。”

    傲天闻言,比无极更为惊惶。“冥儿来了?不行,我得躲起来,不能让他发现我。”语毕化为一缕青烟,径直钻入了桃花中。

    无极转身便不见了傲天,瞠目结舌道,“动作比我还快。”

    无极效仿傲天,将石桌上的美酒藏到桃花树上。

    玄冥御剑而来,落到无极仙尊的面前。无极望着玄冥龇牙咧嘴的笑起来。“臭小子,你怎么这么久才来看我?”

    玄冥从穹宵剑上走下来,穹宵剑立刻没入玄冥的背内。

    玄冥吸了吸鼻子。然后好整以暇的望着无极,“老头儿,长本事了啊。竟然给我设一道防御系统。”

    无极心虚的笑起来,“啊,你说那个警钟长鸣声?冥儿,你误会了,那可不是针对你设置的。最近天洲不太安宁我这个是防御那些坏人的。”

    玄冥的俊脸倏地冷凝,死老头竟然指桑骂槐的损他。

    玄冥不动声色,只是鹰隼的目光却细细的洞察着周遭细微的变化。

    “空气里有酒的味道,咦,不是桃花酿,是我从来没有喝过的美酒。”一边说一边不怀好意的瞪着无极。

    无极缩着脖子,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他就知道,没什么能骗得过这个臭小子。看来,这次又要亏大了。

    玄冥得意的望着无极撩开袍摆怡然自得的坐下来。石桌上放着两个青花瓷的酒杯,玄冥眼底撇过一抹疑惑,随即又了然轻笑。

    “老头,剑林来客了?”

    无极正头大怎么保护自己新酿的美酒不被这个魔王打劫去。突然又面临被玄冥拷问来客的困境。无极苦大仇深的叹口气,别人家养娃是享福。他养娃是要命。

    “啊……一位贵客,跟我约好了今天相见。这不时间都不早了,他还没来。”无极打着马虎眼。一双闪烁的眼睛透露出他心虚。

    玄冥端起面前的酒杯,仰着脖子一饮而尽。“好酒!”然后不怀好意的瞪着无极,“你性格孤僻,为人偏执,我还以为你没有朋友呢?”

    无极气急败坏,“去去去,谁给你说为师没有朋友的?我的朋友可多了,三界内的虽然我一个朋友都没有,可是三界外的,有点资历的那不是敌人就全是我朋友。”

    玄冥望着他,嗤笑起来,“难怪你要躲到这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来。”

    无极气红了眼,连说话也磕巴起来,“你……你什么意思?你是在嘲笑师父敌人很多无路可走才躲到这里来的?”

    玄冥理直气壮的点头,“难道不是吗?你自己说的,三界外不是朋友的都是敌人。我料定你这种自私抠门又清高的性子交不到朋友,剩下的就全是敌人。可想而知,你的敌人有多少了!”

    无极气的站起来,一只脚径直踏在石凳上,一只手拍在石桌上,“哎呀呀。你这混小子。谁跟你说我没有朋友的?你爹。你娘,都是我的朋友。”

    玄冥奸计得逞,乘胜追击,“我的父皇母后在三界内。我母后最讨厌你不把她放在眼里了。他们如果都算得上你的朋友,我想你大概是一个朋友都没有了?”

    无极青筋暴起,“谁说他们了?我说的是你亲爹,亲娘。三界外的北冥佛尊,还有玉崖仙子。”

    无极急红了眼,一气呵成,看到玄冥魅惑的瞳子里多了份栗色,方才如梦初醒。

    他被这小子算计了。

    无极懊恼的拍了拍后脑勺,这时候只想着三十六计跑为上策。只是他刚转身,蹑手蹑脚的逃了两步。玄冥便用一句话把他给招回来了。

    “你敢走。我就跟你断绝师徒关系。”

    无极转身望着玄冥,玄冥眼睛血红,湿气缭绕,显见是动怒了。

    无极极少看到玄冥这么孩子气的动情绪,一时间吓得手足无措,乖乖的坐了回去,端坐玄冥对面,十分配合的模样,双手放在膝盖上,跟个认错的孩子一样温顺可人。

    “告诉我,他们为什么抛下我?”

    无极微楞,目光不自在的瞥了眼不远处的桃花。

    “这个问题,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爹娘不是不爱你才不要你的,而是因为他们有苦衷。所以才——迫不得已将你交给神皇陛下……”无极吞吞吐吐道。

    玄冥红着眼,怒瞪着无极,“能别吞吞吐吐吗?”

    无极心虚道,“我已经说了,你还想怎样?”

    “他们为什么抛弃我?你还没有回答我?”玄冥又问了一遍,这次,表情严肃,凝重。

    无极极少看到玄冥这样认真的样子,有些苦不堪言,“你真想知道?”

    玄冥没好气的瞪着他,这么明显的答案写在脸上,还需多此一举的问他吗?  无极便道,“好,好,我都告诉你。三界外,还有仙佛两家。佛家道法博大精深,法力无疆,佛家弟子四大皆空,六根清净。可是你爹,身为佛尊,却被你娘锲而不舍的爱情给感动了,他们偷吃了禁果

    ,便有了你。因为你的存在是不被允许的,所以你爹无奈之下,只有将你送给神皇陛下。”

    玄冥陷入了沉思……

    无极说完松了口气。他避重就轻的敷衍着他,但愿能堵住玄冥的口。

    可谁曾想,玄冥在片刻的沉思后抬起头望着无极,“你撒谎。”

    三个字,将无极击败。

    无极能说的已经说了,剩下的,他再也不能说了。多说一个字出来,恐怕又会惹来弥天大祸。

    “我没有撒谎。”

    玄冥望着无极,咬着牙一字一句道,“我想知道更多!”

    无极抱着视死如归的人心态,“不说。”

    玄冥站起来,与无极僵持着。无极苦着脸,哽咽道,“冥儿啦,师父这辈子没什么*,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你好。你就看在师父为你操劳了那么些年的份上,师父求求你了,别问了。”  玄冥终究不忍,又重重的坐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