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冥自离恨天归来后,想着那无脸人提醒他的事情,心情就难以安宁下来。数次扬起修长如玉的手指,然而没有灵力的手,又让他十分挫败的垂落下来。  他是一定要弄清楚自己的心上到底雕刻着什么字!既然法力尽失,他只能想其它的办法了。他记得天洲神庭的祭宝塔楼里有许多上古遗留下来的神器,其中有一件叫穿心镜,专门解除身上迷瘴的一件

    法器。

    玄冥来到祭宝塔楼前,守塔神见到神帝,毕恭毕敬的行了匍匐礼。“小神参见帝君。”

    玄冥心神不宁,只是略微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然后轻盈的身子,如清风一般飘进了塔楼里面。  塔楼一共九九八十一层,每一层都如穹顶般浩瀚。每一层的石壁上都凿出许多玉石盒子,里面放着一件珍稀法器。只是盒子外面没有任何标识,除了守塔人,没有人能够精准无误的找到自己想要的宝

    物。

    这也防止了不法之徒盗宝,因为这里的宝物不是每一件都那么温和,如果盗错了,极有可能被法器残害。

    所以玄冥擅自进入塔楼里面时,守塔人立刻跟了进来。生怕这个顽劣的帝君错拿错放,造成弥天大祸。

    “帝君想要借什么?”守塔神躬着腰上前,问道。

    玄冥环顾了一下四壁上的法器,有些盒子是透明的,有些盒子却是实体的。不用说,不透明的盒子里装的才是真正的上等法器,抑或是有攻击力的法器。这样才能迷惑人心。

    玄冥望着守塔人,思忖着有无必要告诉他。毕竟,告诉了他自己需要什么,隔日父皇便也知晓了。自从他失忆后,总觉父皇有意无意的派人在监视他。

    “我自己找。”玄冥笑道。

    守塔神便只好躬着腰退了出去。

    玄冥望着数不胜数的法器,微微头疼。仅仅是一层,他都看不过来。这一共八十一层,每一层走完岂不是等猴年马月去啦?

    如果无邪在就好了。

    倏地灵机一动,玄冥走到守塔神面前,笑盈盈道。“塔神,我想要一面传呼镜,只要我想无邪的时候,叫一声他就来了。”

    守塔神闻言,笑道,“这不难。”伸出手,倏地手上多了一件宝盒。

    守塔神将宝盒递给玄冥,道。“这里面便是帝君需要的宝物。”

    玄冥接过来,打开,是一面有把柄的椭圆镜,巴掌大。

    玄冥立刻对着传呼镜喊了声,“无邪,我在祭宝塔楼处等你。”

    说完,便将传呼镜揣进自己的怀里。塔神目瞪口呆……然后暴汗淋漓,遇着土匪了。

    不一会,塔楼里忽然飞进来一只花蝴蝶,飞到玄冥的身旁,玄冥瞥了它一眼,眸子里闪过一抹狐疑。

    这花蝴蝶虽然周身都是无邪最爱的红色,然而翅膀上点缀着无邪最讨厌的绿色。  玄冥不禁幽幽然暗叹一口气。他失去法力本来已经够惨了,换了其他人早就寻死寻活的,不过就是因为他比较坚强,心脏承受力也强,所以活的还算逍遥。他都已经是废人了,偏偏有些人还是忌惮他

    ,因为他总觉背后有人监视着他。

    这只花蝴蝶,看纹理花色,分明就是至尊无疑。也不知道是谁授意他来的。

    以为他失去法力了好欺负么?

    玄冥眼底闪过一抹狡黠,不给他一点教训,只怕日后他就更没有自由的空间。

    “是无邪吧?你变成花蝴蝶干嘛?翅膀上点缀一点绿色,不了解你的人还会误会成至尊那混蛋呢?”玄冥勾了勾唇,巧笑嫣然。

    至尊神帝已经被他的睿智震傻了。难怪父皇给他起名洞若玄冥的“玄冥”二字,果然人如其名。

    差一点,玄冥就识破他的身份了,好险。

    玄冥不羁道。“你知道吗?昨儿我去剑林了,刚好碰见至尊和大表姐了。你说大表姐去剑林求剑,至尊跟着去干嘛?他最近是不是闲的蛋疼?也不怕人说闲话?毕竟,那大表姐是我的未婚妻嘛。”

    至尊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想要离去,偏偏玄冥不给他机会,玄冥继续眉飞色舞道,“其实,他们看起来很般配啊,如果至尊跟我说一声,他喜欢大表姐,我这个作为弟弟的,立即拱手相让。可惜,至尊就不是这种光明磊落的人

    ,他做什么事都喜欢偷偷摸摸的……”

    魅惑的脸庞浮出一抹邪魅的笑意,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相信至尊神帝再智障也该清楚,他早已识破了他的身份吧?

    花蝴蝶望着玄冥脸上那狡狯如狐狸的表情,瞬间顿悟。

    玄冥根本就知道花蝴蝶是自己,他故意不戳破,就想着指桑骂槐?

    气的花蝴蝶掉头飞了出去。

    无邪来的时候,就看见玄冥笑得春风得意。素衣白裳,肌肤赛雪,美得不染铅华。然而眼底的算计之光,依然掩饰不住他腹黑的内在。

    无邪打了个寒战。

    玄冥看到无邪,火焰一般飞扬跋扈的少年,玄冥的眼眸染出宠溺。待无邪走近,玄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应该换身衣服了。”

    无邪望着自己新做的对襟纱衣,鹅黄色迎春滚边,笑道,“我哪天穿的不是新衣服?”

    玄冥纠正自己的措辞,“我是指颜色。”

    无邪懵逼,好端端的为何忽然让他换其他颜色的衣服?他就喜欢红色啊?

    “你呼我来不会是为了跟我讨论我的着装问题吧?”无邪苦笑着问。

    “当然不是。”玄冥瞥了眼塔楼门口,确信没人来打扰他们,方才压低声音对无邪道,“无邪,二哥需要穿心镜,你帮我找出来。”

    无邪脸上的游戏表情变得认真起来。玄冥不愿意让守塔神帮忙,分明就是想保密。不过他如此信赖自己,无邪感到十分荣幸。

    从前的玄冥,从不求人啊!都是他巴巴的求着他做这样那样的,不过那时候玄冥也从不像至尊那样烦他。

    “没问题。”  无邪双手在胸前翻滚几下,然后将手指对着太阳穴,驱动灵力,很快一双灼灼桃花眼绽放出蓝色光芒。将塔楼巡视一遍,然后伸出手,一只盒子落到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