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善乃魔法宫宫主,不仅仅是魔法精纯,头脑还十分狡狯。与隐星醉心于本职工作不一样,长善擅长经营人际关系,且足智多谋,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将魔法宫壮大扩展成天洲十二宫之首。反而是原本欣欣向荣的炼药宫,人才凋零,迅速颓败。这其中的原因,也与长善暗中捣鬼有关的。他不惜一切手段,将那些倾心于炼药宫的人才拉拢到魔法宫麾下,更是利用反间计离间炼药宫与旧友的关系

    ,让炼药宫孤立无援。

    如此市侩狡猾的狐狸,在得知隐星将功力全部全给新任宫主清芷后,怎么可能放任清芷离去?所谓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若是论单打独斗的话,长善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绝不是醉心研究武术的隐星的对手。所以隐星将功力传给清芷后,长善便没有十足的把握打赢清芷。他这番主动挑战,不过是想了解清芷的底细后,

    方便他运筹帷幄,找准对付清芷的正确方式。  清芷走上前一步,离长善近了些。她淡定自若的模样让长善生出一抹心虚。清芷思虑着她要保护丧失法力的师父,还有十月大的幼子,也无心恋战,只想找个契机带着师父逃离这是非之地。所以清芷

    首战便大手笔的将自己的绝学发挥出来。  她如今体内拥有灵力,也无需酝酿情绪驱动念力。她可以自由发挥体内灵力,更加迅速的施展出招法。清芷伸出一只手,借着风,瞬间漫天都是油腥味,然后手掌上的火,轻轻一吹,立刻蔓延来去。

    像一条火海,将长善和凤素暖隔离开来。

    长善除了看到熊熊燃烧的火焰以外,再也看不到火势对面的清芷。清芷搀扶起师父,得趁他们灭火的功夫赶紧逃离。

    “师父,我们走!”

    青鸟忽然从天空中以最快的速度俯冲下来。落到清芷面前。清芷绽放出一抹惊喜,“青鸟,你来的正好。”

    然后青鸟载着隐星和清芷宝儿,嚎啸一声,纵身飞上深空。

    清芷俯瞰着炼药宫,当她看到炼药宫只剩下寥寥无几的残垣断壁,还有数千弟子血肉模糊的躺在血泊中,半边身子被黄沙掩埋,只露出一张紧闭双目的头颅。清芷就觉得这样的残杀好生残酷无情。

    隐星唉声叹气。清芷知道师父又自责内疚。轻轻的拍了拍师父的肩膀,算是默默的安慰他。

    忽然,青鸟双翼仿佛失去了平衡似得。清芷意料到不祥之兆,赶紧抱着宝儿,抓着师父离开青鸟的身体飘然落地。  落地,却看到面前的凤素暖瞪着血瞳狰狞的望着她。“萧清芷,我说过你今晚死定了。明日天洲要为我接风洗尘,杀掉你是我为自己争取的彩头,用你给自己赢取荣光。这算是我回归天洲神位的第一件

    所做的大事。”  清芷蹙眉,她恨凤素暖这种踩在别人的肩膀,利用别人的痛苦来为自己的攀爬做奠基石的无耻行当。可是清芷很明白,凤素暖今夕不同往日,她有神邸灵根,又添了一把诡谲的邪剑。要应付凤素暖,

    她还没有找到有效的办法。

    不过,认输也不是清芷的风格。最后清芷决定,一击必杀。让她来不及迫出灵根和拔出邪剑之时,给她致命一击。这是清芷唯一的胜算。

    清芷便故意分散她的注意力,“凤素暖,你不是想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吗?”说这话时清芷的一只手背在后面,厚积薄发,蓄势待发。  凤素暖果然被清芷的话题吸引住了。她十分关心这个孩子的来历,倘若这个孩子是清芷的,那也分情况。如果是清芷和君若雪的,她尚且能容纳他一分。凡人生的孩子不足为惧。因为没有灵根,神族

    是不会认领这个孩子的。但是倘若是玄冥的,那就另当别论。

    清芷望着凤素暖算计的眼眸,眼底撇出一抹狡黠,她就是要让她震惊失神——“你听好了,他是我和玄冥的孩子。”

    凤素暖惊恐的瞪大眼,懵了。  “怎么可能会是玄冥的孩子?玄冥在人界历劫的时候,只是凡躯君若雪和你成了夫妻。你休完骗人。这孩子分明就是君若雪的,倘若是玄冥的,我们早已感应到他的存在。他跟你一样,是废柴灵根,所

    以才没人感应到他的存在,才让他偷偷存活这么久……”

    凤素暖这么一说,清芷反倒有些心凉。

    看来这孩子确实遗传到母亲的废柴灵根了。心里十分遗憾。他没有遗传到玄冥的精髓……

    然而,清芷的失落很快被现实的严峻驱逐,清芷趁凤素暖失魂落魄之时,忽然出击,厚积爆发的一拳,带着她所有的怨怒,击打出去。

    凤素暖只觉心口被重重一击,呻吟之际,素暖将早已准备好的毒药弹入她的檀口。

    然后微波凌步,风一般闪到她面前,将她的上下颌用力合上。确信毒药顺利进入肚子里,清芷又极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你给我吃了什么?”凤素暖惊愕的问。

    “好东西。能让你很享受的东西。”清芷笑。

    她炼制的丹药不多,全部是时光还魂丹的失败品。功效不一。有待验证。

    凤素暖气急败坏,拼命的去抠喉咙——只是如今的丹药,经过清芷的改良,入口即化,药性立即发挥。

    凤素暖只觉浑身难受得慌。顷刻间明白自己中了什么毒。她的身体开始发烧,耳根微红……

    清芷倒吸一口气,不会吧,她炼制的时光还魂丹的失败品,怎么有催情的作用?

    凤素暖开始去解自己的衣服——露出大片雪白的旖旎风景。

    忽然,一缕墨绿身影从眼前掠过,清芷听到身后突兀的响起一声暗哑的闷哼声,顿时花容失色。

    她看到师父忽然到底,瞪着一双不瞑目的大眼睛。  清芷还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听见一道醇厚的男声响起来,“萧清芷,你真是活腻了。竟敢对天洲的圣女使用这么龌龊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