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语凝这次是真的迷茫了,她所修习的这《空明剑诀》可是一共有一百零八道剑招。ωヤノ亅丶メ....

    但就算是有着一百零八种变化,面对这洪闻,却是依旧感觉无从下手,感觉对方像是个刺猬。

    “我输了,对于剑的领悟,我不及你。”

    百招之后,漫天剑雨陡然间为之一收。

    苏语凝颇有些颓然的说道。

    也好在今日两人的对决,是在天玄山脉之中,而不是在外界。

    否则的话,若是让旁人知道了,苏语凝同洪闻之间剑道对决,反倒是她落了下重,怕是不少人都会惊掉自己的眼珠。

    而眼下,苏语凝自己心头更是五味杂陈。

    毕竟她在碧霄学院乃至整个天玄山脉之中,可都是出了名的剑道卓绝,同辈修士中,无人能出其左右。

    但眼下却是败在了,洪闻,这个比她还小上四五岁的少年手中。

    虽然动用上启窍境巅峰的修为,她还是能自信在几招之内制服洪闻。

    但她又岂是那样无耻之人。

    既然说好了,是剑道对决,她不如对方,那输了便是输了。

    技不如人,她不会为自己找任何的理由。

    更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让自己剑心蒙尘。

    听得苏语凝收剑认输,洪闻也是长舒了口浊气,跟着将剑收入鞘中。

    看向对面苏语凝,嘴角也是泛起一抹浅笑,不过眼底倒没有什么惊喜之意。

    对于能够战胜苏语凝这件事,他自己可是丝毫不觉得意外。

    他是什么人物?当年可是能同剑圣之间坐而论道的人物。

    此刻单单比拼剑道领悟的高低,又岂会败在一个小辈手中?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他却丝毫不掩饰,对于这苏语凝的欣赏。

    在他看来,这苏语凝确实是那种极于剑道的剑痴型人物。

    这种人物在上一世洪闻也十分少见,而且潜力巨大,无论现在的修为天赋如何,只要给予足够的资源培养,日后必然能一飞冲天,成为雄踞一方的强者。

    “我真想知道你的剑道究竟是怎么练的?为何四记剑招,便可变化无穷。”

    苏语凝叹了口气,认真问道。

    洪闻闻言,眼底有精光,一转而逝,笑道,“想学吗?想学我可以教你。”

    “想。”苏语凝点头,倒没什么掩饰。

    “那叫声老师来听听?”

    “你要做我师傅?”

    苏语凝轻笑,不过这一抬眼,却是一扫方才的颓唐,重新恢复了方才那副叱咤风云的强者摸样,看着洪闻笑盈盈道,“虽说达者为师,但是我的师傅,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话音落地,苏语凝身上跟着有一股恐怖气息升腾而起,朝着面前洪闻倾压而来。

    洪闻见此,轻笑一声,却没接话。

    他可没忘记自己此刻到这儿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提升自己实力才是刻不容缓的大事。

    此刻轻笑一声,拱手就要离开。

    不过这时,却听着那苏语凝又开口叫住了他道。

    “洪师弟,我看你这次的行进路线,可是前往那天玄山脉的游碧湖方向?”

    “嗯?”

    洪闻闻言,脚下步伐也是一滞。

    他来此之前,自然细细查探过天玄山脉的如今地图,自然也知道他所要找的枯兽冢就在游碧湖附近。

    这时闻言偏头,看了眼身后苏语凝却没隐瞒,点头说了声是。

    苏语凝闻言面上笑意更甚,像是压根就没把方才那场争斗放在心上,径直走到了洪闻的面前,又道,“真是好巧,我今次也要前往幽碧湖方向。据我得到的消息,那儿可有一桩大买卖。怎么样?洪师弟有没有兴趣掺和一下?”

    “大买卖?你说什么买卖。”洪闻挑眉,好奇追问。

    再看了眼面前这苏语凝,心说这家伙倒也不完全和传说中一样,没有半点心机嘛。

    起码刚才她同自己比剑,就并非是完全为了试探自己的剑道修为。

    想来更多的,也是为此次游碧湖之行,找寻同伴吧。

    “强者墓穴。”

    苏语凝这时开口却没隐瞒,直接将消息吐露给了对方。

    在她看来,这消息已经快到了众人皆知的地步了。

    洪闻这也是刚进天云山脉没多久,再过上几日,就算不用她说,他应该也能从别的渠道,得到这个消息。

    “强者墓穴?”

    果然这话出口后,她明显看到洪闻眼里也是有一抹精光闪过。

    脸上笑意更甚,再开口,冲着洪闻解释道,“半个月之前,有猎户在游碧湖打猎,看见有璀璨霞光从湖底冲霄而起,声势惊人,像是有异宝,将要出世。

    他回来后也将这个消息带回,而后引得不少人前去查看,而后众人也都证实了这个观点,确认这游碧湖里藏有大隐秘。

    而且经初步判断,是万年之前所留下的阵法印记。

    下方很可能是一个,万年之前的强者墓穴!

    不过那阵法虽然已经残破,但是威力依旧不容小觑,他们就算合力围攻,也无法破坏阵法。

    最终无奈,只得在游碧湖外静候,想等着那阵法消散之后,再进去夺一份机缘。

    现在算算时日。那阵法消散,应该也就在这一两天了。

    怎么样?洪师弟,你又没有兴趣和我走一遭?

    到时候我两人联手。你帮我拖住那些无关人,我负责上前去争夺机缘。

    无论夺得什么,事成之后你我都四六分成。当然了,是我六你四。”

    苏语凝这话说得自信无比。

    毕竟任谁看来,觉命境一重的洪闻,要是单独行动去那游碧湖的话,所得机缘必然会比他二人同行要小上许多。

    她有自信,这时自己提出来的要求,对方绝对不会拒绝,而且她拿六成也是理所当然。

    然而她此刻话音落地之后,对面洪闻却是想都不想的,便是一个摇头,拒绝道。

    “不了,这次是我第一次来天玄山脉,我还是想单独一人行事。这样能更好的磨练自己,而不想在别人的庇护之下成长。”

    “一个人行事,不想在别人的庇护之下?”

    苏语凝听着他的话,微微发愣,再看向洪闻的眼中也多了几抹诧异。

    “你想一个人去夺那游碧湖的机缘?你知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很蠢。

    这个消息传播很快,除了我之外,沧澜宗、赤阳宗,还有金翼门,这次都派出了宗门内前十层次的弟子出面,去夺那游碧湖。

    同时也有不少散修势力,以及天玄山脉的二流势力,朝着那里蜂拥过去,龙蛇混杂。你一个人去,怕是连汤都喝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