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国一声怒吼,可谓口沫横飞,声音震耳。.『.

    因为怒气,一身气息更为彪悍,拳脚虎虎生风,势大力沉。

    展现出了与她那肥胖魁梧的身躯完全不相符合的灵动,一时间竟然将玄净天隐隐有些压制。

    叶少龙到得此刻,也不再提点玄净天,劣势已破,身为大天位,要是她连一个中天位都对付不了的话,干脆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不得不说,这倾国还当真是天赋异禀,仅凭中天位的实力,竟然隐隐有压制大天位的实力,当真惊人。

    当然,这仅仅只是暂时的,在倾国连续猛攻,不见效果之后,倒是变得有些疲、软起来。

    玄净天见机立马便是展开了凌厉的反击,她好歹也是大天位的功力。

    虽然力量比之倾国有所不足,但是在浑厚的内功加持下,到也不妨多让。

    而在灵巧方面,自然是更胜倾国一筹了。

    倾国只是凭借着一股怒气,使得攻击如疯魔般凌厉,令得玄净天不想硬碰而已。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攻击频率有所下降,玄净天立马见准时机。

    贴身上前,以强悍的内力硬接了倾国几拳之后,借以灵活的身法手段,连续在她的凶口拍出了几掌,使得倾国当下倒飞而出,摔倒在地。

    不过倾国皮糙肉厚的,结结实实挨了玄净天几掌的她竟然跟个没事人一样又是站了起来,嗷嗷叫着朝玄净天冲了过去。

    要知道,倾国那可是挨了李存孝的攻击也能立马站起来的主,这一身抗揍的本事确实无比惊人,仅凭玄净天的攻击力,似乎稍有不足。

    “皮倒是庭很厚啊……”

    眼见倾国跟个没事人一样又是站了起来,玄净天黛眉微微皱起,却也毫不示弱,立马又是同倾国拳脚相加,缠斗在了一起。

    拳脚的碰触,发出沉闷的声响,好在玄净天有着境界上的压制。

    几招之后,又是一掌将倾国给击飞了出去。

    可下一刻,这货竟然一个鲤鱼打挺,又是朝玄净天冲了过去。

    “还没玩没了了,是吧……”玄净天也是被打出了肝火,她最讨厌这种皮糙肉厚打不痛的家伙了。

    含怒出手,又是来来回回把倾国打飞出去好几回,可人家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般。

    每次被打飞,又立马站起,攻击挨得多了,嘴、角也是溢出了一丝的血丝,但也只是受了轻伤,并无大碍。

    李茂贞看到这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玄净天,你这样一味的以外功击打于她是没用的,她的横练功夫极为的厉害,你的攻击又不是很强,在这么下去,可能会被她累死,你要发挥出自己大天位的长处来,以内劲攻其内腑,她外功在强,但内腑却是不堪一击。”

    “内劲?”玄净天却是一愣:“可这样的巧劲功夫奴婢不会啊!”

    她原本只是大星位的实力,只是突然之间飙升到了大天位,所以很多攻击手段都还没有学会。

    “…………”李茂贞闻言,是半响无言,连这都不会,这大天位的实力还真是有够水的。

    “看来这事过后,得多教她们一些手上功夫了,空有大天位功力,却不能完全发挥,徒增笑话。”

    叶少龙看着玄净天摇了摇头,提醒道:“给人传输内力你总会吧?稍加变通,运转内力于手掌,以蛮横的手段直接打入敌方的体内,攻其内腑即可。”

    “这个奴婢会……”

    被叶少龙这么一说,玄净天两眼顿时一亮,立马照做。

    以大天位的身法自然不是倾国这中天位能够比拟的,两人又是斗上了几招,成功被玄净天一掌给拍在了凶口。

    狂暴的内力从掌中传荡而出,直接没入倾国体内,轰击在了她的肺腑之间,使其一口鲜血喷出,跪倒在地。

    “哈哈……有效了。”玄净天见状,顿时一脸欣喜:“不愧是主人啊,只是稍加提点,就能让奴婢扭转战局。”

    另一边与李存孝缠斗的妙成天见状,两眼也是一亮,不在一味的闪避,而是在闪避的同时,钻着李存孝的空子,也是一掌拍在了他的后心处。

    狂暴的内力直接打入其体内,使其闷哼一声,感觉体内火、辣辣的痛,踉跄着向前冲了好几步,差点扑倒在地。

    “这方法真是不错。”妙成天一击得手,也是大喜。

    要知道,之前她的攻击打在李存孝的身上,可是没有伤及人家一点的皮毛,这李存孝的横练防御,比之倾国还要强悍得多。

    “不妙啊!”一直闪避着姬如雪两女劈砍的李存忠见到场中局势,暗感不妙。

    玄净天要是解决了倾国,空出手来同妙成天齐攻他十弟,用以刚才那手段,那他十弟可就必输无疑了,当下大喝出声:“十弟,子凡,他们人多势众,此地不宜久留,我们撤……”

    对李存忠言听计从的李存孝听到这话,蒲扇大的右手一记横扫逼得玄净天不得不纵越后退。

    而他则是迈动着震动地面的步伐,跑向了李存忠那边。

    眼见大块头朝她们这边跑了过来,姬如雪跟陆林轩均是一惊,自知她们不是这大块头的一合之敌,只能闪避,暂避锋芒。

    而李存忠则是一个纵越跳到李存孝伸、出的手掌上,爬上了他的肩膀。

    另一边与李星云打得旗鼓相当的张子凡也是舍弃了李星云,纵越而起,被李存孝一把抓在手中,向着远方飞奔而去。

    “好你个白眼狼,竟然逃了,想撇下我们姐妹不管吗?休想……”倾国看着张子凡那远去的背影,顿时大怒。

    从地面站起,以完全与她那身材不相匹配的速度飞一般的跑到了倾城的身边。

    一把将她捞起,夹在腋、下,留下一地的烟尘,绝尘追去……

    “这就…跑了?”陆林轩傻傻的看着。

    “主人,要追吗?”姬如雪朝叶少龙看了过去。

    “无妨,跳梁小丑,不必理会。”

    叶少龙却是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看向李星云:“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吧,任务完成了,我也好去见你们的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