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易,我还以为你不会收下呢,见到你收下,那我就放心了。”

    看到唐易收下玉佩,方月兰开心的道。

    其实,送这块玉佩除了是因为要感谢唐易以外,还有另外一个意思。

    方月兰可不知道这块玉佩里面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当然了,即使知道,她也用不了,她根本就无法承受玉佩里面那恐怖的能量。

    方月兰只是把这块玉佩当做是一块普通的玉佩,当做是母亲的遗物罢了,所以,才被司徒东风钻了空子,骗了过去,要不是唐易帮忙拿了回来,说不定里面的巨大能量,就被司徒东风拿去修炼了。

    然而除了是一件遗物以外,这块玉佩,还代表着另外一层意思。

    这是一件定情信物!

    这块玉佩是曾经方月兰的父亲送给方月兰母亲的定情信物,之后方月兰的母亲才转交到了方月兰的手上,还转告过方月兰,要是遇到喜欢的人,就将这块玉佩送给他!

    这是传承!

    此刻,方月兰将这件物品送给唐易,也代表了……她喜欢上唐易了!!

    方月兰也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可是,在见识过了唐易的人品,见识过了唐易的强大实力以后,方月兰对唐易动心了。

    毕竟,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谁不喜欢强者?谁不喜欢又年轻,长相不赖,天赋又强,实力又强的强者?

    在方月兰的眼中,唐易太完美了,实力又强,性格又好,又温柔,她简直越看越满意,这简直就是她心目中完美的如意郎君!

    这么完美的人,如果还不值得方月兰去喜欢、去追求,那么什么样的人才值得方月兰去喜欢、去追求?

    所以她才决定,将玉佩送给唐易。

    这块玉佩,是有这么一层意思在里面,不过,方月兰却没有对唐易明说,唐易并不知道这块玉佩的意思。

    “小姐姐,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唐易这时对着方月兰道。

    “什么?”方月兰问道。

    “额,你能不能滴一滴血到这块玉佩上面来?”唐易小心的问道。有些怕方月兰不同意。

    毕竟方月兰刚刚将这件玉佩交给他,他就要求别人滴血在上面,这样的行为,似乎有些不礼貌。

    “滴血在上面?”

    方月兰微微一愣,接着,也没问原因,立刻爽快的回答道:“当然可以。”

    说着,她便咬破了食指,滴了一滴鲜血在玉佩上面。

    非常神奇的是,这一滴鲜血只是一接触到玉佩,随即便像是化开了一样,快速的融进了玉佩之内,消失不见,而玉佩吞下这一滴鲜血,也没发生什么变化,还是原来那个样子。

    这时,唐易立即沉下心神,进入到了系统的界面,查看能量玉佩的属性。

    能量玉佩:使用后,玩家将会获得1000亿点经验值,全属性增加10000点。

    (提示:已解封,可以使用)

    ……

    看到‘已解封,可以使用’这七个字,唐易心中狂喜,急忙从系统界面退了出来,对着方月兰感谢道:“小姐姐,谢谢你。”

    “不用。”

    方月兰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唐易为什么开心,但是看到唐易开心,她的心情也是很好,流的那点血,根本微不足道。

    唐易想了想,再次沉下了心神,进入了系统商店的界面,挑选了一会,接着,手一翻,拿出了一本册子。

    这是唐易在系统商店购买的功法,名叫《太清流莹决》,天阶下品功法,价格一共是800点战神值,兑换出来给他人使用要附加300点战神值,一共花费了唐易1100点战神值。

    当然了,对于方月兰送给唐易的能量玉佩来说,这价值1100点战神值的《太清流莹决》,根本不足挂齿,价值差太多了。

    别人都给了唐易价值这么巨大的东西,唐易也不能小气,自然要有所表示。

    “给你。”

    拿出这本功法后,唐易将功法递到了方月兰的面前。

    “唐易,这是……”

    方月兰疑惑的看着唐易递上来的册子,不明白唐易为什么要给自己一本书。

    “这是《太清流莹决》,天阶下品功法。”唐易解释道。

    “太…..太清流莹决?天阶下品功法!!!”

    方月兰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唐易。

    方月兰今年二十二,级别是一星战王,不得不说,以她的年纪修炼到这等级别,天赋还是非常不错的,虽然比不上那些妖孽,但也是绝成是二十七,硬生生提高了五岁,以方月兰的天赋,绝对能进入紫云门,并且紫云门还会求着她进!

    方月兰如此天赋,修炼得如此快速,然而,她使用的修炼功法,仅仅只是父辈留下来的一本玄阶下品的散修功法罢了。

    用区区一本玄阶下品的散修功法,就能以二十二这样的芳龄,修炼到战王级别,其天赋,可见一斑!

    如果换上这本天阶下品功法《太清流莹决》,那么方月兰的修炼速度……

    简直无法想象!

    未来,在武道之途,必定会一飞冲天,获得更大的成就!

    “是的,天阶下品功法。”唐易点点头道。

    “这……这……你要将这本功法送给我?”

    方月兰似乎没见过这么高级的功法,此刻心情有些激动,口齿有些不清。

    “是的。”

    唐易点点头,笑着回答道。

    “可是……这么高级的功法,一定是不传之秘吧,你这么传给我,没关系吗?”方月兰还是有些担心问道,并没有接过功法。

    “没关系的,并不是什么不传之秘。”唐易摇了摇头道。

    在唐易看来,方月兰送了一块价值巨大的玉佩给自己,而自己仅仅只是送了一本价值1100点战神值的天阶下品功法给方月兰,这其实还是方月兰有些吃亏了。

    说着,他还拿过方月兰的小手,直接将功法塞到了方月兰的手上,让方月兰不要也得要。

    被唐易摸手,方月兰脸一红,有些害羞,不过,此刻她的兴奋和激动,比起害羞还要来得更加的剧烈,直接就压过了那一分害羞,捧着唐易塞过来的功法,双手颤抖,有些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