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ωヤノ亅丶メ....”

    听到神风斗场场主风阳晖的话语,风谨嵘点了点头,同意道。

    “等等!”

    闻言,风阳晖还没说些什么,这时,几道人影缓缓的走进了神风观战台。

    众人一看来人,除了风谨嵘以外,其他人纷纷朝着为首的一名青年行礼道:“见过大皇子。”

    没错,这来的一行人中,为首的青年,便是当今神风公国的大皇子,风嘉容。

    “儿臣因为手头上的事务稍微来迟了一些,还望父皇恕罪。”

    走进神风观战台后,风嘉容便一拱手,朝着风谨嵘歉意的说道。

    虽然是歉意的话语,但风嘉容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歉意,反而坦然无比。

    风谨嵘似乎知道风嘉容的性格,所以也不在意,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道:“既然来了,那就一起观战吧。”

    “是。”

    风嘉容应了一声,随后便带着人走到了风谨嵘的身旁。

    “二叔,你去宣布开始吧。”

    风谨嵘朝着神风斗场的场主风阳晖吩咐道。

    “好。”

    闻言,风阳晖便拱手退了下去。

    风阳晖一走,大皇子风嘉容便说到:“父皇,我听闻这个衣裳圣皇实力非常的强劲,之前连胜了三场,每场都是一拳击败对手,就连六星圣皇级别的安子墨圣皇,也是败在了他的手中,能够一拳击败六星圣皇,想来,他应该也拥有进入排行榜前十的实力。”

    “嗯,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似乎确实如此,就是不知道这个衣裳圣皇,其实力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之前几场,他仅仅只出了一拳就结束了战斗,根本就没显露什么实力,这么看完全就看不出其真正实力。”

    风谨嵘回答道。

    “虽然看不出真正实力,但光战绩来看,他的实力确实非常的不错,不过就是不知道他与我的门客风止比起来,到底谁更强一些。”

    风嘉容看向身后的一名青年,思考着说道。

    “哦?”

    风谨嵘看了风嘉容一眼,随后也看向了风嘉容身后的一名青年,说道:“风止想要跟衣裳切磋?如果我了解得不错的话,嘉容你的门客风止,那可是九星圣皇级别的武者,如果愿意出手的话,就算是圣皇排行榜的头名,应该也能拿下来。他有兴趣去与一名新人交手?”

    风嘉容身后,那名被风谨嵘和风嘉容盯着的青年武者站了出来,说道:“属下确实有点兴趣。属下也想要看一看,这名叫做衣裳的圣皇实力到底有多强。我觉得他的实力应该不止于此。”

    闻言,风谨嵘点了点头,说道:“风止你如果想要切磋,那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你和这个衣裳都是我们神风的顶梁柱,我希望你们切磋归切磋,但千万别伤了和气,明白吗?”

    “这个自然。”风止点头。

    大皇子风嘉容笑道:“父皇,这个你不用担心,风止知道怎么做,另外,现在这个衣裳还没有资格与风止切磋,等他赢了拓跋学海,这才有资格与风止一战。”

    “嗯。且先看看吧。”

    风谨嵘点头。

    在风谨嵘看来,虽然这个名叫衣裳的圣皇很强,但也仅仅只是一名新人罢了,实力到底如何,到底能不能与九星圣皇风止一战,这还未可知。

    所以,对于风嘉容的话语,风谨嵘是表示认同的。

    要安排衣裳与风止比试,那也得等衣裳赢下了眼前的比试再说。

    另外,拓跋学海可是圣皇排行榜排名第四的武者,实力不容小视,这个衣裳还真不一定能够赢他。

    另一边。

    神风斗场场主风阳晖,控制着神风斗场,开启了角斗场之中的光罩,宣布比试正式开始。

    ‘嗡’的一声轻响,光罩消失,唐易和拓跋学海的身形出现在了角斗场当中。

    看到两人的身形,观众们全场欢呼,掌声雷动,每个人都兴奋无比,期待无比,气氛十分的热烈。

    “开始了,开始了,等了好久,终于开始了。”

    “前十之战,老子居然也能看到圣皇的前十之战了。”

    “好不容易才抢到的座位,终于开始了。”

    “好期待啊,不知道是衣裳圣皇一拳击败对手,还是拓跋圣皇终结衣裳圣皇的连胜。”

    “大家都猜猜这场比试到底谁会获胜?我压拓跋圣皇。”

    “还用看吗?当然是排名第四的强者拓跋圣皇会获胜咯。”

    “不一定,衣裳圣皇也很强。一拳击败安子墨圣皇,这足以证明了他有挑战前十圣皇的实力。”

    “我觉得衣裳圣皇会胜,毕竟他表现得太强势了,一拳击败安子墨圣皇,这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即使是拓跋圣皇,估计也做不到。”

    “如果衣裳圣皇能赢就好了,如果能赢,那么今天他的壮举就会载入史册。一天打四场,四场就冲入圣皇前十,啧啧,神风史上绝无仅有。”

    “我支持拓跋圣皇,毕竟拓跋圣皇乃我们神风公国的老牌强者,实力毋庸置疑。衣裳圣皇想挑战前十,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也这么认为。”

    “反正我觉得衣裳圣皇会获胜。”

    “我支持拓跋圣皇。”

    “拓跋圣皇。”

    “衣裳圣皇!”

    “……”

    ……

    众人纷纷说道。

    有人支持唐易,有人支持拓跋,总之,大家都非常期待这场比试。

    在众人想来,不管是谁赢下这场比试,他们都能接受。

    毕竟不管是唐易还是拓跋,都是实力强悍的武者,他们也早已用实力证明了自己,不管谁获胜,众人都服气。

    角斗场上,唐易与拓跋学海相对而立。

    “你就是衣裳?”

    拓跋学海打量了唐易几眼,夸赞道:“果然不愧是击败了安子墨的强者,看起来还真有那么两下子。”

    在拓跋学海看来,唐易气度沉稳,姿态颇显从容,神色之间满是自信。

    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中,能够一点都不紧张,还拥有这种气度和神色的人,其实力必定不凡。

    要不然,也不会有如此自信的神色。

    “你上台就是为了拍别人马屁的吗?如果是的话,那么你可以下去了。我对你没兴趣。”

    唐易讥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