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亏欠了太多

    之后的几天,沈瑟的生活过的尚算平和。ω δwww..

    除了忙碌的工作,侯易铭又约了她两次,她也都赴了约。

    虽然每次她都暗骂自己卑鄙,可是事已至此,而且每每看到侯易铭那张温和的面容,她就说不出实话。

    程绍仲联系她的时间也少了,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所有事都没头没尾地没个定论,这天她刚下班回到家,还没上楼,突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人,问她:请问是沈律师吗?”

    沈瑟看他是个身高马大的男人,身影站在昏暗的光线中,面容都有些模糊不清,她顿时防备心起,向后稍退了两步,又看了看周围,发现有人经过,才定了定神反问道:“你是哪位?”

    男人笑了笑,语气也很和善:“我是有事想麻烦沈律师,就冒昧找来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有事你可以在工作时间去律所找我,现在我没办法替你解答任何问题,很抱歉。”沈瑟说完便下意识地看了眼楼道,有些下不了决心到底是继续往前走还是向后退。

    职业的敏感度告诉她,这个找到她家门口的男人,怕是没存着什么好意。

    男人见她防备心这么厉害,脸上颇有些无奈。

    他摊了摊手,表示遗憾:“既然这样,那我只能明天再去请教了。沈律师,再见。”

    说完这些,他还真的转身就走。

    沈瑟看着他的背影,心扑通扑通跳的特别厉害。

    急急忙忙上了楼,她锁好门,倚靠在玄关的墙边,深深喘了好几口气。

    虽然方才什么都没发生,但大半夜碰上这么件事,还是足够让人心惊肉跳的。

    律师这行也算是个意外频发的职业,以前都是听人说起,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在自己身上。

    沈瑟还没缓过神来,突然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铃声还吓了她一大跳。

    拿出来一瞧,是侯易铭。

    侯易铭打这通电话纯粹是为了“套近乎”的,沈瑟从来不会主动联系他,他想跟她说上两句话,可不就得自己主动。

    当然他对此没有任何不甘愿。

    男人嘛,主动一点也是应该的。

    沈瑟因为先前受到了些惊吓的原因,声音听上去略有些起伏。

    侯易铭也很敏锐地察觉到了,便问是怎么回事。

    沈瑟抚了抚额头,闭了闭眼睛,还是把刚才的事说了出来。

    倒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憋在心里反而会后怕。

    听完她的话,侯易铭也有些担心。

    一个女孩子独居在外确实不太安全,而且沈瑟住的地方有些偏,小区的安保也不是很严密。

    想了想,他便说道:“我朋友正好有一套房子闲置着,离你上班的地方很近,要是不介意,你搬过去住怎么样?或者你想住哪个地段的房子,我帮你去找。”

    沈瑟伸手把房子的灯都打开,顺带无声笑了笑:“侯检本来就这么热心肠吗?”

    她都还没说要换地方住,他就先替她打算换房子了?

    侯易铭知道她是在打趣他,他也不介意,反而是浅浅笑道:“还是分人的。”

    沈瑟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原来传说中铁面无私的侯检察官也是有双标的啊,唉,真不知道是该荣幸还是该遗憾。”

    她又在发挥岔开话题的本事,但侯易铭却没上她的“当”。

    他继续说:“你要是没什么要求,我就让我朋友把房子收拾出来。沈律师,希望你不要拒绝我的帮助,因为这对我来说不算大事,可你的安全,是什么都换不了的。”

    沈瑟于是再一次地承认,这侯检啊,真是有两把刷子。

    她也是用嘴皮子生存的人,可是每每在他面前,总是被他绕进去。

    不过这个地方确实是不太合适继续住下去了,不仅仅是安全问题,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太多,也耽误了不少她的工作。

    既然有这个机会,换个地方倒是也未尝不可。

    而且她绝对不会白白住人家的房子,她现在工资水平也算是小康等级了,付个房租而已,还是能承担的。

    就是欠侯易铭这个人情,沈瑟想想自己的处境,觉得自个儿就跟那把着男人的坏女人似的。

    虽然她不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可桩桩件件,还是她亏欠了人家太多。

    有几个瞬间她甚至不着边际地在想,再这么亏欠下去,以后她该不会真的要以身相许才能回报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她顿时一身冷汗,连忙对侯易铭说:“房房房......房子我自己找吧!还有,我请你吃饭吧!你想吃啥,吃啥都行!”

    侯易铭听到这么跳脱的话也忍不住笑了:“突然间这是怎么了?”

    沈瑟懊恼地挠了挠头,颇有些生无可恋地说:“你就当我抽风吧。侯检,你别对我太好,我......我承受不起。”

    侯易铭都能想象出来她说这些话的表情模样,如果她在他面前,他肯定得摸摸她的头发,告诉她,不用觉得承受不起什么,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她这么客气,反倒是让他觉得不高兴了。

    “据我所知,沈律师每个周在法院的时间比回家的时间还要多,这样的话,你有时间去找房子吗?”

    沈瑟:“......”让他说的,她怎么听着这么惨呢?

    侯易铭又接着说:“吃饭的时间另说,房子的事就这么定下来吧。”

    嗯,于是最后事情真的就这样定了下来。

    沈瑟定好的搬家时间是这个周末,但就在周五,她下班的时候,接到的一通电话,却让她的计划都乱了,生活也乱了。

    她被人给限制了人身自由。

    通俗点说,就是被绑了。

    ↓认准以下网址其他均为仿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