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是难得一见的天道之体,真是想不到,竟然在这种地方会碰见。『→お℃..”一边说着,太一的脸上接连流出惊叹之色,看向陈超的目光越来越亮,看得陈超浑身发毛。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喜欢女人。”陈超试图用这种方法来分散太一的主意,但是太一却完全没有理会他。

    只是看向陈超的身躯,逐渐从火热变成了贪婪。

    鲲鹏站在身后看见这一幕,顿时略感好奇的开口问道,“这小子究竟有何特殊之处,值得陛下如此?”

    对于将自己复活的功臣太一绝对不会吝啬口水,因此笑着缓缓说道,“天道之体,传说中的体质,世间体质千千万万个,各种效果竟不同,然而唯独天道之体,却是毫无争议的第一。”

    此话鲲鹏,还是第一次听说,因此心底的好奇之欲越发的浓郁.

    而太一也不吊鲲鹏的胃口直接指着陈超说道,“眼前这小子,如果本王没有看错的话,就是天道之体,传闻这种体制一旦修道毫无瓶颈可言,看他的生命年轮绝对不超过千岁,如此小的年纪,便已经达到了这般境界,看来传闻当中的天道之体当真是名不虚传。”

    听着这话,鲲鹏是一脸震惊,陈超则是一脸懵逼,天道之体什么的,他根本就不清楚,只是听太一说来感觉很牛逼的样子。

    而鲲鹏弄清楚了,天道之体强悍之后,看向陈超的目光,也泛起了无尽的贪婪。

    在一个幽暗的地宫里,自己被束缚住,两个男人对自己双目放光,怎么看都像某种剧情的展开,让陈超感觉恶寒不已。

    而这时,鲲鹏则一边看着陈超,一边向东皇发问道,“那不知陛下打算如何处理它?要知道我之前可是拿他当祭品来着。”

    此言一出,东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自然是夺其肉身,成我无上道途!”

    说完之后,太医已经向着陈超走了过来。

    刚一靠近,陈超便感觉到一股铺天盖地的热量,不断的燃烧着自己,让陈超有种被瞬间烤熟的感觉。

    一丝痛苦之意流露在陈超的表面之上,陈超的心里则早已经大骂开来,不过并不是针对东皇太一以及鲲鹏二人,而是针对尹天仇!

    “骗子就知道那家伙是骗子!”

    陈超的心理活动并不能阻挡东皇太一的动作,活动了一下身躯,太一看着陈超眼神中出现了一抹波动。

    下一秒,陈超便感觉整个人都昏昏沉沉,随时都有可能昏睡过去,心中顿时暗道糟糕,他十分努力的想保持清醒,但无论他怎样做,都是徒劳无功,最终陈超华丽丽的晕厥了过去。

    而太一的元神也在这个时候直接钻进了陈超的脑海当中。

    原本因为太一降临而复生的金乌肉身,在这一刻,再一次化作了一尊石像,大殿内的恐怖热量也瞬间消退。

    鲲鹏见到这一幕,连忙走到一旁,戒备护法,虽然知道肯定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时间一点点流逝,陈超整个人完全处于昏迷状态,外界的鲲鹏根本就不知晓里面究竟是什么样一种情况。

    而此时太一的情况确实不太好,看着眼前这一片广阔无边的空间,以及这片空间当中传来的强烈的束缚之力,太一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

    而这时陈超的神魂才缓缓出现在太一身前,与太一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神魂相比,陈超的神魂就好像蚂蚁一般弱小。

    一个如同天上的太阳,一个如同地上的蚂蚁,按理来说,应该是陈超被东皇太一以摧枯拉朽之势碾压成渣才对。

    然而真正的情况却完全与之相反,太一的神魂直接被陈超囚禁在了脑海当中,纵然太一的神魂当中,蕴含着滔天的力量,此刻也通通被一股不知名的波动束缚,整个人根本无法动弹。

    陈超见到这一幕,心头顿时猛松了一口气,束缚住太一的自然,就是他脑海当中的系统。

    还好,这一次系统没有拿他的小命开玩笑,成功的将太一的神魂镇压。

    一声声怒吼不断的从太一口中传出,现在他整个人都有种要疯的感觉,好不容易才从死亡之地归来,如今却连情况都搞不清楚,就落到了这般下场,太一心中怎能不怒!

    “小子,你搞什么鬼?赶紧放开我,否则朕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听着太医威胁的话,陈超不屑的笑了,笑声当中充满了嘲讽,“你不会是脑子瓦特了吧,明明是你要先对我下黑手,现在还想让我放了你,做梦也没你这般做法。”

    嘴里不断的嘲讽打击,暗地里陈超则和尹天仇联系上了。

    “这家伙现在怎么办?你不可能让它一直留在我脑海里吧,这完全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呀!”

    一声轻笑,在陈超耳边响起,“现在不说,我是骗子了?”

    “还记得当初怎么镇压我的吗?用相同的手段将它吞掉,一尊妖帝的神魂,绝对可以给你带来无法言语的好处。”

    听着尹天仇这话,陈超瞬间出现一丝心动,但残存的理智却让他死死地压制住心动,“这家伙完全就是个亿万年的老妖怪,鬼知道有怎样的手段?吞了它会不会太危险了?”

    听着这话尹天仇并没有多言,只留下了一句富贵险中求,随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让陈超整个人都脑袋疼。

    正在一个艰难的选择题摆在他的面前,一尊妖帝的神魂究竟是吞还是不吞。

    没过多久,陈超就已经做出了决断,“吞了!”俗话说,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巨大的风险同样代表了巨大的利益,而且婆婆妈妈一向不是陈超的做事风格。

    心底下定决心,陈超当即操控的系统开始磨灭东皇太一的意识!

    不得不说,系统仿佛真的是天生克制所有神魂,就算是东皇太一,在系统的磨灭之下,也只能发出一声声凄惨的嚎叫,却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