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比例太低, 则需补v或者72小时后才能看到最新更新。  苏禧贼喊捉贼, 问高公公自己是否酒后失态。

    高公公揣测着她的意思,谨慎道:“陛下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些?”

    “这是我当真酒后失态了?”苏禧蹙眉反问。

    高公公一面赔笑脸, 一面避重就轻说:“倒不是什么太大的事。”

    苏禧挑了挑眉:“不论大事小事,但凡是那两天晚上发生过的……且都细细说来与我听听。高公公, 你可别故意瞒我。”

    高公公“哎哟”一声,连忙表起忠心:“陛下, 奴才怎么敢瞒您?说来头一回, 陛下喝得有些多了,便像个可爱的小娃娃一样,比平常话也多些。”

    苏禧自己做过什么, 心里非常的有数,非让高公公仔细说与她听,无非流程都得走齐全了。她先前既装作什么都不记得了,要演下去, 便须得从别的口中知道。

    高公公努力的将那些事情表达得可爱一点, 可再怎么样也绝对避不开两度深夜到萧府去找萧望之算账这一桩。因而苏禧的表情也从严肃认真, 慢慢过渡到复杂。

    临到最后,她看起来像心态有一点崩,仿佛再听不下去一般。苏禧默默扶额,状似艰难对高公公说:“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高公公见她脸色看起来不怎么好, 不放心的问:“陛下……还好吗?”

    苏禧摆摆手道:“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高公公应声退出去, 走出外间时, 隐约感觉自己听见了一声惨淡淡的哀嚎,禁不住抖了抖。萧大人曾交待不与陛下说醉酒之事,而今……他使人与萧望之报信。

    消息递到了萧府时,天已经黑了。

    萧望之得知她知道自己醉酒来过萧府,算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有做什么。

    到得当天夜里,萧望之一直没睡,熄灯后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到得了夜半时分,不出他的预料,果然有人偷偷摸摸的来了。外面一阵狗吠声,却在转眼间消停。

    之后又过得了一阵,萧望之听见清晰细微的门被打开的声音。来的人轻手轻脚走进了他的房间,摸索着到了床头。他仍旧闻到酒气,却不似之前那两次的浓烈。

    感觉到床榻旁的人将脸探过来了,萧望之猛然睁眼,又一个瞬间已经坐起了身。悄悄溜进来的这位显然没有防备,被吓得惊叫一声,旋即跄踉着往后退得两步。

    苏禧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被惊吓瞬间的手足无措被藏了起来。她拍拍心口,衣裳齐整、下了地的萧望之,先取过夜明珠照亮,才问:“陛下大半夜的做什么?”

    夜明珠光线柔和,眼睛十分容易便能够适应。苏禧先看看萧望之,又看看门口,一个转身,还没走出去了两步,被人从后面拽住胳膊:“陛下不先解释一下?”

    萧望之力气很大,且哪怕是为了这出戏能唱下去,苏禧知道,自己此时必须得挣脱不了他的钳制。她冲萧望之瞪着眼,敌视般的态度,萧望之当什么都没看见。

    看破苏禧想装傻充愣、想逃跑的心思,萧望之不撒手,拖着她过去点了灯,屋子里变得亮堂堂的。萧望之让她在桌边坐下来,拦住她,不给她任何跑路的机会。

    “你干嘛?”苏禧愤怒的语气。

    萧望之反而镇定:“三更半夜跑到我的房间,难道不应该有个说法?”

    苏禧磕磕巴巴说:“我……我来……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萧望之笑笑,又说一句,“或者是陛下这次也喝多了?”

    苏禧闻言,犹似终于装不下去,霍然起身道:“你你你,萧望之你过分!”

    萧望之平静反问:“怒臣愚钝,陛下此话是为何意?”

    被气到说话大舌头的苏禧,借着深呼吸平心静气,方说:“你故意诓我!”

    萧望之问:“臣何时诓过陛下?”

    苏禧不大有底气的说:“你明明什么都知道……”

    萧望之听到这话,忽而换上认真的表情:“陛下这是什么都记起来了?”

    苏禧垂眼,小声说道:“……没有,但我之前不知道半夜找你的事情。”萧望之安静看她,她继续说,“林三小姐说过,我和她形容的梦里那个人非常像你。”

    “她都这么说了,我也开始不确定,找了高公公问我有没有酒后失态,才知道我竟然两次都……”苏禧飞快的看一眼萧望之,“我……难道对你做过什么吗?”

    林婉柔说她梦里的人和萧望之很像,她曾经信誓旦旦和萧望之说,自己在梦里面亲了一口那个人。这些信息串联在一起,得到这样的猜测与猜疑,没有不合理。

    萧望之问:“所以陛下今天半夜来,便是为了这个?”

    苏禧犹豫的颔首,算作是他问题的回答。

    萧望之面色不改,对她说:“没有。”苏禧一双眼睛看着他,他平平静静重复一遍自己的话,“没有。其他的那些,应确实只是陛下梦里的而已。”

    苏禧追问了一句:“真的?”

    萧望之点头,十分肯定道:“真的。”

    他撒谎撒得脸不红心不跳,苏禧奉陪到底。她如同放下心里一块大石头,狠狠的松了一口气。非但是如此,在确定这件事之后,她整个人都变得欢欣鼓舞起来。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前和之后完全是两种状态,因为差别太过明显,她无心或没有意识到要藏一藏,什么雀跃心情都写在脸上。以至于,她脸上已然浮现笑容。

    决定把事情瞒下去的人是他不错,那两天夜里在这房间里发生的事,没有别的人知晓,而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明明是自己做出的决定,萧望之却感到不舒服。

    抑或也不是因为这个决定,而是因为……眼前的人这般反应。得知和他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是这样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么?高兴到了不加掩饰,高兴到立马有笑。

    即使没有想过和她有什么,却也没想过她对他一种避如蛇蝎的态度。萧望之视线落在苏禧脸上,微微眯眼,眼底闪过危险气息。只这种失态,很快消失不见了。

    苏禧站在萧望之面前,自顾自说:“还好是什么都没有……萧大人,我同你实话实说,要是我不小心对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你千万……嗯……忘记最好。”

    “听你这么说,我也总算放心了。”苏禧脸上一派轻松之色,笑盈盈看着他,“原本我还担心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幸好幸好,已经晚了,你早点儿休息吧。”

    对着萧望之兀自说过一通,苏禧两手背在身后,嘴边犹有笑,腰板挺直地走出了房间。留下仍立在桌边的萧望之,望着她转身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萧大人含糊其辞,苏禧笑呵呵看着上涨了十五个点的攻略度,一点儿都不着急。经此一事,她不再碰酒了,也不再半夜跑去萧府占便宜,连带梦里的人也抛弃。

    及其五月,有部分郡县出现旱灾,又有部分郡县出现了洪灾,灾情比往年要严重许多,连带受灾灾民骤升。折子如雪片一般飞到了宫里,苏禧也变得十分忙碌。

    朝堂事宜,萧望之向来是不能置身度外,因而这一阵子,他同部分大臣每天都要进宫,且待上不短的时间。尤其他常常需要单独留下来,再和苏禧商议一些事。

    纵然身为辅政大臣,但萧望之从无二心,在许多事情上,他会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却从来不会越俎代庖。这也就导致,苏禧累得不行,萧望之帮忙也很有限。

    即便知道她的辛苦,坚守原则的萧望之不替她兜揽事情,不过尽量陪着她一点。一日午后,萧望之处理完其他的事情方才入宫,却发现苏禧趴在龙案上睡着了。

    空空荡荡的大殿内,有日光从雕花窗子投进来,照在龙案后的人的侧脸上。殿内的宫人早已被遣退,萧望之进来时,只睡着的苏禧一个,他放慢脚步走了过去。

    龙案上面凌乱的一堆奏折,萧望之走近了以后,看一看苏禧,没有醒来的迹象,也不打扰,稀罕整理起来龙案上的东西。他安静的做这件事,离她也越来越近。

    她这会儿正睡得熟,距离被拉近后,萧望之听见了她平缓的呼吸声。他看到被日光笼罩的她的面庞,一层金黄色的光泽,细细的绒毛似乎也因此变得可爱起来。

    萧望之不由自主的盯住苏禧的脸看,一寸一寸,想要仔细看个究竟。视线往下,落到她嫣红的唇瓣,他记起她的唇触碰他的脸颊、耳朵与嘴唇时的那一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