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比例太低, 则需补v或者72小时后才能看到最新更新。ωヤノ亅丶メ....  当初从系统提供的信息里看到赵贤,苏禧就嫌弃他瘦骨如柴,且一脸纵欲过度的样子。今天得见真容, 瞧见他猥琐模样,越是厌烦。比起来, 赵雍不知多可爱。

    美人声音入耳,婉转而动听,单是如此, 赵贤已开始想象她在自己身下呻|吟的模样,不觉充满期待。他倒想直接把让人掳到宫里, 只不妥, 还须等一等……

    赵贤眯着眼笑:“无事便不能同小娘子说说话么?”

    苏禧听言,冷冷的回:“妾身与公子素不相识, 无话可说,失礼之处请见谅。”

    她说着便要绕过赵贤往外走, 赵贤偏不让她走。苏禧往左,他往左。苏禧往右,他也跟着往右。来回了几次,这么闹起来, 明晃晃故意调戏的意思。

    苏禧忍耐般说:“公子何故非要拦人去路?”

    赵贤看她着恼的样子,只觉得有趣:“路在这儿,你走得, 爷自然也走得。”

    “或是你叫一声好哥哥来听, 爷兴许也放你过去。”赵贤洋洋得意的说着。

    苏禧心道, 这人可真够老套,却配合的变得愤怒,骂道:“无耻!”

    两相起了争执,陪苏禧出门的丫鬟婆子拨开人群赶过来,分辨此时情况。赵贤见有人扫兴,一时收敛,只冲苏禧阴测测笑:“小娘子,迟早,你会要来求爷!”

    撂下这话,赵贤已拂袖而去。

    丫鬟婆子连忙追问苏禧情况,她摇了摇头,蹙眉却没有多说。

    既然知道这人是赵贤,又专门冲着她来的,再联系起春猎和他撂下的话,讯号已十分明显。这次春猎,他要对赵雍下狠手——并且势在必得。

    能对同父异母的妹妹都下手的人,显见荒淫到了极点,觊觎兄弟的女人,在他看来自然算不得一回事。苏禧揣测赵贤心思,说不得他这般性子,甚至以此为荣。

    提醒赵雍是没有办法提醒的,但苏禧相信以他的能力,不会想不到这次春猎陷阱重重。他这段时间常在外面走动,多半已有应对之法。这出好戏,是要上演了。

    苏禧带着求来的平安符回到王府,却直等到入夜时分,赵雍方从外面回来。他身上有脂粉气,已是见怪不怪,他自己还算清醒,知道先去梳洗沐浴、换身衣裳。

    赵雍回来时,苏禧命丫鬟摆好饭,人已坐在桌边等着。

    他自觉走过来坐下问:“今天去寺里了?”

    “嗯。”苏禧应一声,将东西推到他面前,“是去与王爷求平安符的。”

    赵雍看看眼前的香囊,笑道:“你何时信这些?”

    苏禧也笑笑:“上次在别院……心有余悸,不过图一个心安。”

    “你在寺里,同人起了争执?”赵雍将香囊收到怀里,又问起了其他事。

    苏禧脸上的笑意微敛,没有否认:“一个登徒子罢了。”

    赵雍听到这般话语,沉吟道:“往后出门,也带上两个侍卫,万事小心。”

    这一句“万事小心”,意有所指,却不甚明朗。赵雍没有解释,没有和苏禧说起他的计划安排,她只能不问不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两个人说过了一会话,赵雍没有用什么东西便已起身去了书房。苏禧不去管他,自己吃一点饭,等到看书到乏了,自顾自上床去休息。

    三月初十是春猎出行的日子。

    苏禧寅时便起床了,因为要早早送赵雍出门去。

    她把人送到府门外,天还没有亮,唯有被风吹得晃荡的灯笼散着柔和的光。赵雍翻身上马,身姿昂扬坐于马背上,看向苏禧说:“你在府里,等本王回来。”

    苏禧冲他一笑:“妾身在府里等着王爷。”

    她的话引得赵雍也笑了起来,眉眼舒展,一双眸子却是深邃无边的。

    赵雍扯过缰绳,待收回视线便一夹马肚,飞奔而去。他的身影消失在了浓墨般的夜色之中,马蹄声渐起渐消,等到后来,什么声响都没有了。

    誉王府没有女主人,赵雍出去了,苏禧变成半个主子。想必是提前交待过,虽然赵雍不在,但府中下人不至于有怠慢或为难苏禧的,也算相安无事。

    安生日子却很短暂。

    赵雍不在府里面的第四天,正是清早,苏禧才用过早膳、喂过兔子,便有公公持着皇后娘娘的旨意,来请她入宫去的。去是圈套,不去是抗旨,自有法子治她。

    苏禧不得不领了旨,原想换一身衣服,那公公却连声催促着她入宫,说不要耽误了皇后娘娘的时辰。明知只是个由头,她也得老老实实答应了,便跟着公公走。

    既然提前洞察到赵贤动作,春猎期间,他会有所举动,尽是在苏禧预料之中的。她到宫里之后,果不其然,没有见到任何人,直接被囚禁——或说软禁了进来。

    人被束缚着哪里也去不得,吃喝却好生供着,看来赵贤也是交待过,他回来时,她绝不可以有任何的闪失。苏禧是开挂人士,无所畏惧,轻松全方位了解情况。

    赵贤想要在春猎取了赵雍的性命,布下埋伏,熟知竟被赵雍先下手为强。他非但没有伤着赵雍,自己先受伤中毒,一路仓惶逃回邺京,逃回宫里来。

    等了这么久才出手,是为了周全,也同样为了稳操胜券——赵雍出手时邺京城里早布下天罗地网请君入瓮,逃回来的赵贤自然无异于瓮中之鳖。胜负已现端倪。

    赵贤逃回邺京,以为宫里会安全,熟知宫门处早有伏兵在候着。他在宫门外遭遇一场围剿,无路可逃,唯有进宫,谋求生机。于此时,方认清赵雍是嗜血猛兽。

    宫中被策反者不知有多少,宫外赵雍带着人步步紧逼,在这个束手无策的关头,赵贤想起苏禧。他本想赵雍死后,她是自己的战利品,留待好好享用,却……

    一切化为乌有。

    赵贤踹开了门,手中持一柄长剑,满房间的在找苏禧。

    当发现赵雍表示的无能与荒淫都是假象之后,赵贤也知这个女人对他或许没有任何的意义。只是走到现在这一步,已经慌不择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在苏禧被彻底关起来之前,她身上的首饰、任何可能对她造成伤害的东西全部都被收走了。到这会,也依旧素颜散发。赵贤一看到她,直接大力将她往外面拖。

    被关在宫里的三天,宫人送来的饭菜与果品茶点,苏禧半点没有碰过。这倒无非是看赵雍胜利在望,而正常惜命一些,多半不随便吃来路不明的东西。

    几乎三天都是不吃不喝的状态,身体已十分虚弱,也没有多少反抗的余力。苏禧被赵贤带到殿外时,赵雍和他的人也都在外面了。看到她,赵雍有刹那的失态。

    转瞬即逝的表情没有被任何人捕捉到,除了苏禧。他们遥遥对望一眼,赵贤已将长剑架到了苏禧的脖子上。他癫狂的冲着赵雍吼:“别过来!过来朕杀了她!”

    赵雍本可以说,这个女人和自己没有关系,也可以说,随便赵贤怎么处置,抑或是其他的撇清楚关系的话。但这一刻,他却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动。

    赵贤见状,明白赵雍忌惮,顿时大喜过望,大笑三声:“区区一个女人,也能将你要挟了!赵雍!你到底还能成什么事?!”

    赵雍紧拧着眉,不置一词。

    他看向苏禧,两个人视线在虚空里交汇。他看到她眼里没有害怕与胆怯。

    赵贤止住笑声,盯住赵雍:“这么多年,是朕看走眼,只后悔没有早点除掉你!今日便叫你死个明白。赵曦乃因朕而死,又如何?朕死了,她也活不过来!”

    苏禧同样惊诧,为赵雍示意众人退后的举动。她像迅速明白自己的处境,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一个抉择。拼尽力气,长剑剑锋压向她的脖颈,转瞬鲜血横流。

    于此一刻,暗处飞来一箭,竟精准射中了赵贤的脑袋。他握着长剑的手,手上的力道一松,预示着这场斗争走到了尾声。失去钳制的苏禧瘫倒在地,再无力气。

    赵贤的尸体被抬走了,赵雍上前,将瘫软在地上的人横抱起来。周围的人散了,他看着她苍白的面容,缓缓低头,在她眉心印下一个吻,轻声说道:“抱歉。”

    直到前年大燕新帝即位,恰巧此人好大喜功,便自然的再一次盯上了大周。到得今年,约莫是觉得准备得足够充分了,又开始新一轮搞事情。苏禧收到的消息,便是大燕又打上来了。

    既然是老相识老对手了,该怎么应对底下的人有丰富的经验,苏禧姑且不做别的安排。朝廷拨人又拨款,是和过去别无二致的积极应战意思,都不必多加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