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比例太低, 则需补v或者72小时后才能看到最新更新。『→お℃..  身上衣裳被扯得有些凌乱的女人冷眉冷眼, 半点都不屈服,怒道:“我从没答应过这婚事, 你不过仗着几个臭钱, 想我给你做夫人,呸!想得美!”

    张立听言, 眼眸一眯便笑:“呵!你一个人尽可夫的贱人, 今日得我看得起你, 倒叫你掂量不清楚自己的斤两了。”他走到女人面前,踱得几步, 压下了脾气。

    “等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压低声音威胁一句, 张立对男仆们使了个眼色,嚷声指挥, “走!把人给我带回府去!”女人被架着往前, 挣扎间被捂住嘴巴。

    远远近近有人围观,暗暗指点,窃窃私语、议论纷纷,却无人上前。为此, 张立越发理直气壮起来,抬首挺胸, 仿佛年轻了二十岁, 领着一行人便回张府。

    被制住的女人仍是不甘心, 拼尽一身力气挣扎, 逼得捂住她嘴巴那人松手,又被她狠狠的咬了一口。那人顿时间惨叫一声,张立回头,正好瞧见她松开嘴一幕。

    张立怒气冲冲往回走过去,反手便甩那男仆一个巴掌:“废物!连个女人都降服不了!”抬脚又要往女人身上踹去,女人却躲过殴打,大力推开仆从又要逃跑。

    许是逃得太急,且身上仍有伤,没跑出去几步,女人跌倒在地。她身后,几名男仆很快追上来。此时一辆华贵的马车缓缓而过,女人就势一滚,兀自撞了上去。

    赵雍坐在马车里面,听得马匹嘶鸣,马车忽然间停下,由不得皱了皱眉。他尚未开口,外面却先传进一道虚弱娇柔声音,说着:“求王爷……救救奴家……”

    这道声音于他极其的陌生,多半是闲事。

    赵雍蹙眉,又听见女人悲愤道:“张立你若敢玷污我,我必定死与你看!”

    “怎么回事?”赵雍沉声发问。

    有随从听言,立刻在马车车帘外恭声说:“回王爷,是一位小娘子……”才刚说得了几个字,马车帘子被人从里面掀开,赵雍手中捏着把檀香扇下来了。

    不似在马车里面时的面容深沉,从马车下来、立在众人面前的赵雍,眉眼间是一抹戏谑神色,嘴边轻浮的笑容,视线瞥向这个此时仍旧趴在地上的女人。

    赵雍以一种欣赏与审视的眼神打量她,目光从她的眉眼往下移,在她的唇上轻佻停留过半晌,方才往下,在她鼓胀胀的胸脯处流连,继续往下,腰肢纤细……

    身穿喜服的女人有一张妖媚至极的脸,妖娆的身段,是完全不同于少女们青涩的成熟与饱满。她身上的妩媚浑然天成,即使什么都不做,也一样散发勾人魅力。

    张立认得眼前这位誉王,连忙赔笑迎上去,搓着手:“见过誉王,不知王爷这是准备去何处?些许小事,若是不小心扰了王爷兴致,小的在这和您赔个不是。”

    赵雍嘴边笑意一变不变,眼角余光漫不经心扫过张立的一张脸,手中扇子在掌心不轻不重敲了敲,笑问:“发生了什么?这么可人一个小娘子,身上尽是伤?”

    邺京城中,关于这位誉王赵雍的趣事不少,且桩桩件件不离风流二字。不说他府宅中有美人无数,便是邺京城中第一花楼,他从来也出入频繁,夜夜挥金如土。

    据传因誉王的宝马香车里面常常载着美人,以致马车所过之处,胭脂香味扑鼻。若闻得这般香味,十之*便是誉王赵雍。是以,连皇帝陛下也称他冠盖风流。

    张立轻瞥一眼地上的人,压低声音赔笑说:“不瞒王爷,她……她啊,实在是一个不安分的,便是因生性放浪,被夫家赶了出来……如今也变得不大正常了。”

    “夫家?”赵雍微微弯下了腰,靠近一点地上的人,拿手中一柄扇子轻轻挑起她的下巴,叫她看着自己。对视过半晌,他方才问道,“竟然还是个嫁过人的?”

    张立当下始终关注赵雍的表情,见他明显对眼前的人起了兴趣,由不得心里捏了一把汗。若是誉王殿下看中她,他总不能去和一个王爷对着干……

    “回禀王爷,正是这么一回事。”张立不敢瞒,却故意说,“此人已是二十有三,出嫁七年无所出,还将自己的丈夫克死了。嘿!当真是一个狐狸精、大灾星!”

    赵雍不置可否的语气道:“本王倒是一向不信这些。”

    张立噤声,不敢再多嘴。

    收回扇子,赵雍复又站直身子,视线不再落在地上的人身上。他的衣摆却忽叫一只手揪住,越来越用力。他低下头去,撞上她眼中一抹恳求与哀切。

    “求王爷……救救奴家……”她咬牙,表情十分痛苦,凄凄惨惨道,“奴家愿为奴为婢……以报恩情……”声音渐弱,“求……王爷……”终于扛不住昏过去。

    原本用力揪住他衣摆的手也力道一松,无力滑落尘土路面,显得分外凄惶无助。

    泥尘之中,赵雍视线定格在了她柔嫩白皙的纤纤五指。

    苏禧再次醒来时,人已经在誉王府了。

    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顺利完成她计划的第一步。

    苏禧接到的第二个任务,内容只不过一句话——从寡妇到皇后的逆袭。她在这个世界顶着许莹绣的身份。从系统的资料来看,许莹绣是没有一点儿背景的人物。

    自幼父母双亡成为孤女,迫不得已投奔舅舅却被苛刻对待。好不容易长至及笄,舅舅与舅妈早已为其定下亲事。于是,十五岁的她便已嫁给了三十二岁的刘枫。

    得娶娇妻,刘枫待许莹绣十分的珍惜,可谓将她视若珍宝。因此,许莹绣在刘家的日子过得比在舅舅家时要好上许多。许莹绣知足了,安心的待在刘家过日子。

    许莹绣出嫁多年,膝下却无一子半女。公婆对此多有不满,偏偏她丈夫刘枫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处处的维护。有刘枫相护,即便公婆刁难也不怎么能伤到她。

    只是,好景不长。许莹绣嫁给刘枫的第五年,刘枫染了一场风寒,月余未愈,后便一直缠绵病榻,夫妻的恩爱生活就此打破。又隔得两年,刘枫终于撒手而去。

    儿子不到四十便已去了,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许莹绣的公婆如何不痛心?何况他们对她向来不满,故而伤心皆化为怒气撒到她的身上,对她棍棒相加,将她赶出刘家。

    钱财衣物皆被公婆扣下,连身上的首饰都被摘个一干二净,身无分文的许莹绣不得已又回到她舅舅家里。岂知她未被公婆赶出家门时,有人早便已经盯上她了。

    张立已经是四十七岁了,即便许莹绣的父亲在世,也一样比不过这个年龄。虽是如此,但因张立说自己愿出一百两银钱聘礼,许莹绣的舅舅便又将她送上花轿。

    在许莹绣即将再次被推着跳入火坑时,苏禧来到这个世界。她的任务是从寡妇到皇后的身份转变,既要成为皇后,那么必然是首先要成为皇帝的女人——

    苏禧调出系统的资料研究了一下,大晋朝现任皇帝叫赵贤,今年三十二岁。赵贤的后宫妃嫔充盈,且他平常荒淫无度,甚喜沉迷后宫美色,对朝事十分的懒怠。

    按照道理,皇帝怎么样,对苏禧的任务完成影响不是很大。只是,她看过赵贤的相片之后,发现这个人瘦骨如柴且一脸纵欲过度的样子,苏禧对他就没有了任何的兴趣。

    从上一个世界的经验看,系统评定她的任务完成得越出色,获得的额外积分奖励就会越多。既然是这样,她当然要努力朝着这个方向去奋斗才对。

    苏禧把赵贤往后挪一挪,把当朝的王爷、将军、侯爷之流的资料全认真看一遍。到了最后,她把目标锁定在赵雍身上。毕竟系统也没说,必须得是赵贤的皇后。

    会选中这位风流之名在外的誉王,苏禧有自己的理由——

    其一,大概不知情的人如何都不相信,二十四岁的赵雍还是个处男,从没有碰过女人。为保险起见,苏禧反复确认过,赵雍的确不是不行,是不想碰女人而已。

    其二,赵雍具备推翻赵贤帝位的潜质。他的风流是假风流,赵贤却信了,以为他是无心权利、不学无术,对他也没有多少防备。除此之外,他和赵贤之间有仇。

    赵雍和赵贤之间的仇怨,涉及到赵雍的胞妹寿安公主赵曦的死因。赵曦十六岁的时候,已长成了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却在一日夏夜,自刎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