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比例太低, 则需补v或者72小时后才能看到最新更新。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萧大人如此不解风情,要把他拐上床估摸着还得多努努力。狩猎需要耐心, 向来急不得。苏禧本便是试探, 不至于挫败, 故顺势笑说:“三月么?倒是好日子。”

    “陛下觉得合意, 微臣稍后便交待下去。”萧望之眉眼不动,有求必应。

    苏禧摆手:“倒也不急, 比起这个, 有一桩真正的要事,须得和你细细的商量。”

    瞥一眼身后众人,苏禧看向他, 征询问:“到书房去?”

    萧望之正要应话,有小太监悄悄进来,同苏禧禀报:“陛下, 福安县主来了。”

    福安县主刘宝珍是白婼的表妹,她是大长公主之女,年方十八, 比白婼要略微小上几岁。白婼和这位年纪相仿的表妹自幼玩在一处, 两个人的关系也算亲密。

    先皇驾崩后,大长公主时常带着刘宝珍进宫看白婼。最近两年,大长公主的身体不大好, 得了吩咐的刘宝珍便常常自己到宫里面来, 陪自己这位女皇表姐说话。

    刘宝珍是活泼的性子, 嘴巴甜, 有一张胖嘟嘟的脸。苏禧之前见过她,对她印象挺好的。听过小太监的通传后,苏禧对萧望之一笑:“萧大人先到书房等我吧。”

    有宫人上前为萧望之引路,将他请去了书房。刘宝珍从殿外走进来时,和萧望之正巧遇上了,便打了一声招呼。她入得殿内,先前那些男宠也都被苏禧挥退了。

    刘宝珍身后跟着两名婢女,她冲苏禧行过礼,便笑说:“表姐,我给你送礼来了。这些都是前些时候我哥哥猎到的皮子制的,你瞧一瞧喜欢不喜欢?”

    一面正说着,刘宝珍一面从婢女手中将一件白狐裘的斗篷拿过来展开给苏禧看。这样的东西对白婼而言自算不上稀罕,但是表哥亲手猎到的猎物,心意在里头。

    “这样式是我娘亲自选的,说穿在表姐身上必然好看。”听刘宝珍笑盈盈说着,苏禧伸手去摸了摸。这件如雪的白狐裘摸起来很柔软,细节也设计得分外精巧。

    “姑母和表哥都有心了。”苏禧收回手,也笑道。

    刘宝珍又说:“这儿还有一双鹿皮小靴,是比着表姐往常穿的鞋大小做出来的。”

    “难为姑母这么挂心了。”她拉一拉刘宝珍的手,“来,先坐吧。”苏禧带着刘宝珍到美人榻上坐下,又问,“姑母身子近来如何?好一些了没?”

    刘宝珍笑着回:“表姐上次让李御医来瞧过,李御医新开过药方,娘吃着好了不少。这阵子精神头不错,今天原是想进宫的,可这般天气,倒只敢小心一些。”

    苏禧说:“待会我叫人送些老参灵芝去,姑母身体能早些痊愈才是最好。”

    刘宝珍谢过了恩典,好奇问:“萧大人今日回来的?”

    苏禧笑:“怎么这么问?”

    刘宝珍也抿唇笑说:“原是不好和表姐说这些,但近来林姑娘有些可怜呢……”

    苏禧闻言一笑:“林姑娘最近又什么了?”

    宫人上前奉茶,将茶杯搁到两人面前的梨花木小几上。

    她们口中的这位林姑娘,是肃宁伯府的三小姐林婉柔,自十六岁便痴迷萧望之,到今年已是第四个年头。她是非君不嫁,无奈萧望之没有任何非卿不娶的意愿。

    刘宝珍说:“前一阵子,萧大人不在京城,林姑娘日日到城楼上去,望眼欲穿等着盼着萧大人回来。无奈最近天冷得厉害,她折腾得染了风寒,这两天病倒了。”

    等了一天又一天,好不容易把人等到了,林婉柔却是病倒了,压根没有见到萧望之的面。刘宝珍一番话说出来,多少幸灾乐祸,谁叫她和林婉柔打小就不对付?

    林婉柔对萧望之的这一种狂热,京城上下早就传遍了。白婼清楚,苏禧也知道。她是没什么想法,毕竟——她是准备截胡林姑娘的人。

    “总归自个的身体重要,这样折腾大可不必了。”苏禧轻飘飘一句,转而说,“差点儿忘记了,原本有事情要和萧大人商量,他还在书房里头等我。”

    刘宝珍闻言即刻站起身,连忙告饶:“表姐有要事在身,我还这样耽误时间。原是我不知情,还请表姐多多恕罪。我将东西送到,早该回去了的。”

    苏禧不留她,只说:“下次你进宫来,总有时间好好说话。”

    刘宝珍笑着应了好,不再多耽搁,很快行礼告退。

    迟一点的时候,苏禧到了御书房。宫人推开门,她走进去,没人跟着。萧望之正立在一面大书架前,听到脚步声,转过身和苏禧行了个礼。

    苏禧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兀自走到书桌旁。稍微翻找一下,她拿起一沓宣纸递过去给萧望之,冲他笑笑:“萧大人,看看?”

    过去的白婼虽然和萧望之不大对付,可这江山是她父皇传到她手里的,她从不把朝堂之事当作儿戏。论起来,白婼继位至今,三年间也没出过什么大事就是了。

    苏禧来到这个世界,萧望之不在的这半多月,她没有完全闲着,也做了点准备。萧望之安静看她递过去的东西,她安静看他,也看见他脸上渐渐浮现讶异之色。

    “这是……陛下的意思么?”萧望之认真看过两遍,问了一声。

    苏禧笑了笑,反问:“还有别人是这个意思?”

    萧望之脸上不见轻松之色,反而蹙眉紧紧捏着手里的这份东西。其实宣纸上的内容没有多特别,她不过提出了一个关于重商的想法,只是与此时大环境相违背。

    若以大周现在的情况来看,商人地位低下,朝廷要扶持发展商业,则必须得作出很大的改变。苏禧说:“毕竟是大事,无须急在一时,等回去后再慢慢考虑吧。”

    萧望之见她态度和软,有商有量,当下没有多说什么。

    苏禧却静静的看着他,忽然笑问:“萧大人,林姑娘往后怎么办?”

    萧望之怔了怔,才反应过来她指的是谁。

    苏禧口中又道:“林姑娘日日盼你念你,相思成疾,只怕心病还须心药医。”

    原本今日看到她这样,萧望之还疑心她是转了性,听到这般调侃,幡然醒悟都是错觉一场。他平平静静回:“林姑娘若染病,自有大夫医治,臣只怕无能为力。”

    苏禧便笑:“年节一过,林姑娘又长了一岁,只怕肃宁伯府的人又要哭着进宫来找我主持公道……萧大人,不然我同你出个主意?”

    萧望之望着苏禧,拧眉不言不语。

    苏禧越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似真似假道:“我这儿皇夫的位置还空缺着呢……”

    萧望之知她不喜自己,却也没有想过会从她口中听到了这样的话,总是藏着些玩弄的意思。心头一凛,他克制道:“兹事体大,请陛下切勿玩笑。”

    苏禧神色认真问:“若非玩笑呢?”

    萧望之表情一变不变:“那便唯有请陛下恕臣无礼了。”

    目标人物一身正气、一脸正义拒绝了她,苏禧由不得撇嘴。一起造作多好,怎么这么没有情趣呢?萧望之出宫了,她也回去蓬莱殿,路上暗暗思忖。

    作壁上观半天的1987此时跳出来:“亲,听我一劝,验货的事以后再说……”

    苏禧:“呵呵,闭嘴。”

    验货当然第一重要!

    不吃到嘴里,怎么知道好不好吃呢?苏禧很有原则的想道。

    萧望之就这么无端端成了她的梦中情人。这事虽奇怪,但那天夜里,在他房中发生的事,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对他而言,还是不揭穿真相带来的麻烦会少一些。

    抱着这样的心思,哪怕找出她所谓的梦里那个人如何荒唐,萧望之也应承下来。应承是应承了,交待也交待下去了,其他的事情,他便只不闻不问。

    萧望之积极响应、消极应对,苏禧没有怎么计较。她现在下好了套,萧望之就在套里面,无论他做不做什么都一样。撇开萧望之,苏禧派人把林婉柔请进了宫。

    作为肃宁伯府的三小姐,林婉柔不是第一次进宫,却是第一次被女皇陛下派人到肃宁伯府请进宫。往前她和刘宝珍不对付,哪怕小打小闹,也免不了有些影响。

    苏禧安排了轿辇等在宫门处,林婉柔乘着马车到了宫门后,又被宫人笑脸迎着上得软轿,径自往蓬莱殿去了。之前发生的事仍旧清晰如昨,她猜测是为了这些。

    林婉柔被引着入得殿内,对上首处的人行礼请安,规规矩矩、温温柔柔,一举一动皆优雅大方。苏禧看着她,便心情大好——任凭是谁见了美人都不会不高兴。

    “坐吧,这儿没有别人,不必拘礼。”苏禧看着林婉柔说。

    林婉柔谢过恩典,才入了座,宫人立时上前奉茶。

    苏禧分外和气,关心道:“先前你在合欢茶楼前突然昏倒,身体可大好了?”

    林婉柔说:“多谢陛下关心,臣女身体无碍。”

    苏禧脸上有笑,却单刀直入:“如此看来,你待萧大人确有十二分的真心。”想和迷妹属性加持的人拉进距离,聊一聊他们的偶像总不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