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比例太低, 则需补v或者72小时后才能看到最新更新。.『.  既然是老相识老对手了, 该怎么应对底下的人有丰富的经验,苏禧姑且不做别的安排。朝廷拨人又拨款, 是和过去别无二致的积极应战意思, 都不必多加讨论。

    这边处理好了这一件事,另一边,苏禧吩咐下去,赐了萧望之许多的赏赐。后宫男宠侍寝以后都会有丰厚赏赐,萧大人表现这么好, 怎么可以没有?

    一箱一箱的奇珍异宝、黄金白银被宫人抬到萧府,萧望之瞧见了这些东西,再听一听苏禧命人转达的话,瞬间就炸了——亲也亲了、睡也睡了, 拿这打发他?

    宫人进来传话萧望之求见的时候,苏禧正在蓬莱殿的偏殿奢靡欣赏着舞娘的妖娆表演。听过小太监的话, 她只让小太监出去告诉萧望之,说自己这会没空。

    萧望之本是憋着气来的,还被拒之门外, 当下已不顾君臣之别,直接闯进殿内。他是先皇钦点辅政大臣, 地位不可撼动,只是从前不端这架子, 却也没人敢拦。

    几名男宠此时簇拥在苏禧的身边, 或捶肩捏腿, 或是打扇扇风,还有一位剥了葡萄乐呵呵的往她嘴里送。萧望之本便脸色沉沉,因为眼前一幕,越是冷如冰霜。

    苏禧懒懒倚在美人榻上,见到他笑一笑,不追究他执意闯进来这件事。萧望之立在阶下,眸光森凉,似能瞧得人身上结层一霜。两相对视,一时间谁都不说话。

    殿内的气氛越来越不妙,原本自若待在苏禧身边的男宠心里都变得有些惴惴的。始终回荡的丝弦管竹之声和仍在翩跹起舞的舞女们,转瞬之间,反而格格不入。

    到后来,苏禧示意舞女、乐师、和男宠们姑且退下。萧望之站在原地不动,她也仍旧躺在美人榻上,嘴边薄薄的笑意望着他,坦然到甚至有些无辜的模样。

    萧望之脚下始终一步未挪。

    他克制着情绪问她:“陛下命人送到萧府的许多赏赐,是为何意?”

    苏禧轻笑一声,回答他道:“萧大人向来劳苦功高,这些赏赐都是应当的。”

    “是么?”萧望之淡淡的语气。

    苏禧淡定反问:“不然呢?”

    萧望之抿唇不语,整个人却似被一股寒意包裹住了。

    是因为劳苦功高,还是一夜春情的安慰,不说破也都心里有数。可这不是萧望之能够接受的答复,因为它意味着,在这件事上,他确实与那些男宠没什么区别。

    偏偏苏禧还在说:“或者是你想理解为那天晚上的补偿,也不无不可。萧望之,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希望不要因为这些小事,影响了你我君臣之谊。”

    冰冷至无情的话,听到耳中才算是真正的认了。

    萧望之忽而一笑:“陛下是非分明,贴心之至,臣——铭感五内,谢过恩典。”

    苏禧颔首,微微笑道:“萧大人不必如此客气。”

    话说到这个地步是不必再说。

    萧望之阴晴不定的一张脸,最终深深望苏禧一眼,脸色极不好的走了。

    苏禧是故意刺激萧望之的。

    她装醉装失忆,赖账不负责,不过是一再逼着他去看清楚自己的心思。只要萧望之会在乎在意,那么无可避免要受伤失望。从喜欢到更喜欢,总得有一个过程。

    在这之后,从前发生过的事,萧望之没有提过半个字。他沉默退回到身为臣子该有的位置,识趣不逾矩半分。苏禧自己说出口的话必然奉陪,又泡进了美男堆。

    六月初五是大长公主的生辰,当天,大长公主府大摆筵席,为她祝寿。因是白婼的亲姑姑,一向待白婼极好,苏禧便特地出宫去走了大长公主府一趟。

    苏禧携一株进贡的珍贵红珊瑚盆景到长公主府去祝寿。她出现的时候,本就热闹不凡的寿宴越发闹哄哄几分。只是不好多待,坐下喝过一盏茶,她便回宫去了。

    因是出宫去为大长公主贺寿,多少有些阵仗,长街被提前进行了封锁,御辇外面簇拥着的宫人侍卫不知凡几。然而行至街尾,暗处忽然不断射出飞箭。

    箭雨一下,有的侍卫不小心受伤倒地,有的侍卫拔刀抵挡,队伍一时行进不前。高公公连忙大喊护驾。众人越团团靠近御辇,却又冒出一伙手提大刀的黑衣人。

    一场突来的刺杀让场面变得混乱不堪,两相拼杀之中,街道上鲜血横流,惨叫声此起彼伏,血腥气味在空气里持续蔓延……此情此景,生死似乎只在一线之间。

    苏禧要为大长公主贺寿是提前确定下来的事,萧望之对她的行程都清楚。大长公主的寿辰,他使人送礼过去,自己没有到场,暗地里却分外在意苏禧这次出行。

    萧望之此番这般的在意这些,倒与私人感情没有关系,不过是责任释然。更何况而今边关战乱,本就容易生事,是必须更加小心谨慎。

    事发之后,萧望之很快带人赶到,但未看到苏禧人影。他刹那心揪了起来,又剧烈的跳动,担心她会出事。尽管如此,他还是镇定的,不见近侍,便知应无事。

    迅速分析过后,确定应是逃到了别处,萧望之留下一小部分人,带着其余人即刻追踪而去。他们循着打斗痕迹摸到一处巷子,在胡同尽头找到被困的苏禧等人。

    黑衣人已是步步逼近,苏禧此时近乎被逼至无路可逃。可谓千钧一发之际,萧望之带着人赶到,便又是一番厮杀。但发展到这个时候,是他们占据了上风。

    萧望之原本是想要活捉两个,不意这些刺客抱死而来,见逃不走干脆服毒自尽,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无论如何,危机是暂时解除了。

    他带来的人负责收尸,萧望之庆幸自己没有来迟一步,行至苏禧面前,镇定的声音问:“陛下有没有受伤?此处不安全,须尽快回宫,请陛下跟臣走。”

    萧望之无心避讳,朝苏禧伸出手。此时的她似受惊吓、哪怕竭力维持淡定仍脸色惨白,嘴唇全无血色,在看到了萧望之伸过来的手时,几乎没有犹豫的握住了。

    一握住苏禧的手,萧望之便准备将她往自己怀里带,想着护送她回宫。然而也是在这一刻,他无意抬了抬眼,瞥见苏禧背后的方向,一支箭已然极速射了过来。

    刹那的事,萧望之来不及思考得太多,只顾得上脚下动了动,整个人移到她的背后保护她。那支箭射进萧望之的肩胛,被他摁在胸前的苏禧,听见了一声闷哼。

    侍卫们迅速靠拢,警惕着四周的异动。

    躲在暗处的人却早已悄悄而去,不见了踪影。

    苏禧惊叫:“萧望之!”

    萧望之强忍身上疼痛,额头涔涔的汗珠滚落,却咬牙说:“陛下,回宫……”

    箭上带毒,话音落下,萧望之已经昏了过去,闭着眼睛直挺挺往前倒。苏禧一边声音慌乱喊了他两句,一边手忙脚乱扶住眼前身形高大的人。

    一场突如其来的暗杀,因为没有能活捉刺客,事情无从查起。唯一能查得到的一点线索是,这些人不是大周的人,使用的武器也明显是来自于大燕的。这些都仿佛在说,谋划的人属于大燕。

    事情发生之后,朝堂上下皆知,萧大人为护驾而受伤昏迷,差点儿丢了性命。陛下甚为动容,命御医为其医治,留其于蓬莱殿中养伤。萧大人昏迷数日不醒,陛下便终日守在床榻旁寸步不挪。

    苏禧的确天天守着萧望之,且为他换药喂药之流的事情俱不假手于人。接连数天夜里,萧望之因伤口感染,浑身滚烫,也是她整夜整夜在帮他降温的。

    一直到了第五天清早,萧望之终于迟迟醒来。他先是感觉嗓子艰涩,口干舌燥,忆起先前发生过的事,才缓缓睁开眼。入眼所见,却非熟悉的地方。

    萧望之看着花纹繁复的帐顶略怔了怔,方迟钝察觉到床榻旁有人在。他偏头,看到趴在床边便睡着了的苏禧,憔悴的面容,深深皱眉,分明是忧心忡忡的模样。

    萧望之满脸坦然:“陛下如何不在宫里?”

    苏禧轻哼一声,不理他。

    林婉柔杏眼圆睁,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被自己方才不断怀疑不断腹诽的人竟是女皇陛下!难怪她说自己和萧大人有些交情,难怪她说自己知道萧大人的事……

    “臣女见过陛下!”林婉柔反应过来,第一件事便是同苏禧行礼。

    幸得四下无人,不至于立时引发了什么恐慌。

    苏禧伸手温柔扶林婉柔一把,压低声音:“低调,低调,微服私访知道么?”

    林婉柔却也机敏,立时间说:“是。”

    萧望之淡定的看着苏禧,心里有些猜测,但不再和她说什么,转而去看林婉柔。他开口便一声:“林三小姐……”

    只这么四个字,林婉柔已仿若被雷劈中。她身子颤了颤,嘴唇也抖了抖,目光落到萧望之脸上。他们离得这样近,他还同她说话,喊她——林!三!小!姐!

    萧大人认识她!萧大人知道她!

    脑海里闪过这样的想法,太刺激,林婉柔受不住,手捂着胸口晕了过去。

    眼见美人晕倒,苏禧连忙去扶住。她低头看一眼怀中紧闭眼、脸颊羞红一片的美人儿,又似笑非笑看向罪魁祸首:“萧望之,过分了啊。”

    喊了林婉柔的丫鬟过来,苏禧搭手将她扶上马车,她便被送回肃宁伯府。送走林婉柔,苏禧才和萧望之秋后算账:“我的一桩好事被你破坏了,你说怎么办?”

    萧望之瞧一瞧天色,说:“时辰不早了,陛下也该回宫去了。”

    苏禧将手背到身后,挺直了身子,一甩头:“我不!”

    萧望之见她这样的态度,知道是自己坏了她的事,唱起反调来。若不是她次次表达看他不顺眼的方式这般的幼稚,他不至于不将这些放在心上。

    “那陛下需要臣陪同么?”萧望之又问。

    苏禧哼了哼:“不必。”

    萧望之颔首,耐心道:“既如此,臣安排侍卫暗中保护陛下。”苏禧不理他,他自顾自说,“陛下玩尽兴了,记得早些回宫。”言辞之间,似在叮嘱不懂事的小孩。

    苏禧斜眼:“你当我才三岁。”

    萧望之平平静静的语气,说了一句:“微臣不敢。”

    不管怎么样,白婼已经二十一岁了,萧望之不是真的将她看作小孩子。只是,她平常在人前总要表现得稳重与成熟,肩上责任重大,在他面前任性一些也无妨。

    没多会,萧望之没事人一样的走了。

    苏禧立在原地,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终于勾了勾唇。

    至日落时分,萧望之从衙署回萧府,随从前来禀报,说白婼已经回宫。他略微点一点头,复问得两句她今天都去过哪些地方,听完随从的话,他就让人下去了。

    待夜深一些,沐浴过后的萧望之如往常般熄灯休息。这之后,未出半个时辰,睡眠尚浅的他耳边听得有细微的动静。萧望之警觉睁开眼,发现床边多出一个人。

    光线太昏暗,将将睁开眼睛,还未完全适应,萧望之一时看不清此人的容貌,先闻到了酒气。他人已坐起身,床榻旁的人伸手过来,捏住他的脸就骂:“混蛋!”

    含糊的语调却是熟悉的声音,萧望之刹那识破这人身份。眼睛稍微适应了一些,他模模糊糊能看到苏禧的脸,抬手握住她的手腕沉声道:“陛下?”

    面前的人好似听不见他的话,挣扎着抽回手,萧望之放开了她,她又手脚并用直接爬上了床。无从预想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更加没有想到她会直接扑上来。

    “萧望之!你坏了我的好事!你赔!”她一边嚷着一边揪萧望之的衣服。他已经睡下,身上是薄薄一件里衣,被这么一闹腾,顿时歪歪斜斜的,不怎么齐整了。

    毫无分寸的举动和满身酒气,萧望之很难不认为她这是喝多了。口中又说着这样的话,似乎是在找他计较白天的事情……稍一走神,胸前有软乎乎的手摸过来。

    他还未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先听见她嘿嘿的笑着,评价:“手感真不错……”一面说一面多摸几下,且整个人忽然凑过来,嘴唇一下子贴得非常的近。

    来不及完全躲开,那个吻落到了他的脸颊上,一瞬柔软的触感格外清晰。萧望之皱眉,自觉没必要和一个喝多人的人太计较。

    他抓住她的手从自己衣服里面抽了出来,手下有轻重的推开了她。不顾她如此,萧望迅速翻身下得床榻,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又过去点灯。

    房间里很快有了光,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的。萧望之扭头去看床上的人,发现她也跟着下地,正两颊酡红、眯着眼睛茫然望向他的方向,显见人是醉得不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