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比例太低, 则需补v或者72小时后才能看到最新更新。『『ge.  自她及笄,肃宁伯府的门槛几近被媒人踏破,林婉柔却看不上。即便后来, 她一头栽进萧望之这个大坑里, 亦不乏到肃宁伯府提亲的王公贵族。

    种种迹象表明,林家宠爱和包容林婉柔,实属明智。毕竟, 若她日后真的嫁与了位高权重的萧望之,对林家是益处多多。或行不通,回头是岸,婚事也不会差。

    稳赚不亏一桩事情, 肃宁伯府脑子可以说很清醒了。倘若他们自己觉得林婉柔有问题、丢林家的脸,对她或打骂或关押,结果多半是两败俱伤。

    最让苏禧在意的不是这些, 她看到系统提供的照片, 照片上的林婉柔明眸皓齿, 楚楚可人。这样一个美人, 却在无趣的萧望之身上浪费时间,实在太让人痛心!

    等到她把萧望之拐上了床, 林婉柔得多么心碎!古有云,人人难过美人关,看不得美人伤心的苏禧感慨着, 决定做一回好人, 拯救失足少女。

    至于顺便和平解决隐患这种话, 苏禧自觉有损她的光辉形象,不需要多提。等到林婉柔病愈,她收拾齐整自己,安排好一切,之后便偷偷摸摸溜出宫去了。

    作为萧望之死忠粉的林婉柔,有着爱豆私生饭一般的做派。才刚刚病愈,得知萧望之已经回京,她赶了个大早躲在萧府的大门外,希望能见到男神一面。

    虽然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她对萧大人有情,但是林婉柔觉得自己需要矜持些,不可以吓到了萧大人,故而从来都是远远看上一眼就好。她不敢去见他,同他说话。

    她身子才好,外面正冷得厉害,有小厮在外面盯梢,林婉柔暂且在马车里,坐在小炉子旁边烤火。快两个月没有见萧望之了,想想就要见面,林婉柔有些紧张。

    焦急忐忑等待了不知多久,听得外头忽然急急传来一声:“小姐,小姐,萧大人要出门了!”林婉柔急急忙忙从马车上下来,躲到附近的一株大树后面。

    她从大树背后探出个脑袋,两眼泛光盯着萧府大门。萧望之前拥后簇大步出来,似有所觉朝她的方向看一眼,又很快收回视线。他上得软轿,一刻不停的离开了。

    林婉柔控制住自己,没有尖叫出声,却兴奋地抓住自己丫鬟的手:“萧大人看我了!萧大人看我了!天呐!”她满面春光,心跳加速,差点没捂胸口倒地。

    丫鬟早已见怪不怪,扶住她说:“外面实在太冷,小姐还是先回马车去吧。”

    林婉柔目光追寻着那顶轿子,哪怕已经瞧不见影子也不收回视线。

    半晌过后,她喃喃:“萧大人为什么这么英俊?”

    丫鬟默然:“……小姐醒一醒,萧大人的轿子已经走了。”

    林婉柔转头看着她,又是一句:“萧大人怎么还不娶我?!”

    丫鬟:“……”

    林婉柔:“呜呜呜,萧大人为什么这么好?呜呜呜,我的命都要给他了!”

    丫鬟:“……”

    林婉柔:“呜呜呜,萧大人今天穿的衣服是哪家衣坊的?”

    丫鬟飞快作答:“锦绣坊!”

    林婉柔:“鞋呢?”

    丫鬟肯定的说:“萧大人的奶娘亲手纳的!”

    自家小姐好几年恨不得把萧大人从头发丝到脚后跟都研究个明白,今天穿的什么样式的衣服鞋子,衣服是哪家衣坊的,鞋子是哪家鞋铺的,次次都非要弄清楚。

    被锻炼出来这种眼力和反应速度,她也不想啊,混口饭吃不容易!

    丫鬟表示自己的非常无奈和无辜!

    林婉柔满意点头:“那就先去锦绣坊,正好置一身新衣裳送给大哥当新年礼。”她回想萧望之的那一眼,觉得他必定看到了自己,不由满心荡漾,笑呵呵的走了。

    买下或订做萧望之一模一样的衣服鞋子这种事,林婉柔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若非她是姑娘自己穿不了,只怕天天都是男神同款,而今唯有买了送给亲爹亲大哥。

    苏禧在锦绣坊守株待兔——待美人。林婉柔因萧望之而有的狂热事迹,系统资料里全都有。她从追星少女对待自家爱豆的角度分析,很容易预知林婉柔的行程。

    马车稳稳停在锦绣坊门口,林婉柔身上裹着一件银红金线折枝梅花的斗篷从马车上下来了。她嘴边浅浅的笑意走进铺子,掌柜的一瞧见她,顿时陪笑迎到跟前。

    “林三小姐。”掌柜的同她拱拱手,打了声招呼。

    林婉柔笑笑,开门见山道:“萧大人在这买过的玄色暗云纹锦袍,需要等么?”

    掌柜的陪着笑脸,歉然说:“林三小姐,不瞒您说,便从今儿起,锦绣坊新的规矩,是卖不了了。您要的,锦绣坊给不了您了。”

    林婉柔的笑容当下间凝固在脸上:“这是什么意思?”

    展柜的便说:“锦绣坊已经易主了,那位官人发过话,小的也没办法。”

    “易主?”林婉柔蹙眉,“锦绣坊被人买下了?什么人?”

    掌柜的正要答话,只听得一道清亮的声音,轻声笑问:“怎么?有人要找我?”

    林婉柔抬眼望去,但瞧见从帘子后面走出来一名玉冠束发的清秀少年,唇红齿白面如冠玉。她轻轻抿唇,打量着眼前的人,认不出身份,反觉得疑惑。

    她既然是肃宁伯府出身,这京城里头的王公贵族哪怕不熟悉,也必定曾听闻过。眼前这一位气质高贵的年轻男子,如何她半点印象也无?

    苏禧也含笑打量林婉柔,和系统资料留下的印象不同,眼前的人似乎漂亮得多。所谓美人在骨不在皮相,大抵是这么回事,更何况林婉柔眉眼如画,冰肌雪肤。

    这么一颗好白菜,萧望之连拱都不愿意拱。

    简直是暴殄天物!

    苏禧心思转动间,微微而笑发问:“这位姑娘,是想要找在下么?”

    见她客气,林婉柔略微欠了欠身:“这位公子,敢问锦绣坊可是遇到了难处?”

    苏禧顺势说一句:“怎的这样问?”

    林婉柔道:“既无难处,为何往日没有问题的,今后却行不通了?”

    苏禧便问:“姑娘要买什么?”

    林婉柔说:“一件衣服,玄色,暗云纹,萧大人也在这儿买过的。”

    “这样……”苏禧脸上笑容渐深。

    林婉柔点一点头:“不知公子可否行个方便?若是可以,其他事情都可以商量。”

    林婉柔望着苏禧,两个人有一瞬间的对视。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个人的眼神莫名露骨,嘴边的笑也令人发憷。她竭力维持镇定,又问:“公子意下如何?”

    苏禧只笑,把玩着腰间一块羊脂白玉玉佩,淡淡道:“才传下去的吩咐,不到一天便破例,总是不怎么好。不然,姑娘同我去喝一杯茶,我们坐下来细细说?”

    林婉柔表情一僵,蹙眉怀疑的看着苏禧。莫怪她方才无端觉得发憷,不过是因这人不怀好意!却也有些奇怪,别个人的眼神,哪怕下流,为何她从无这般感觉?

    苏禧自知这番话颇为轻佻,可是并无收敛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

    她说:“若不是因为姑娘生得倾国倾城,便是这样商量的机会,都不会有的。”

    调戏一般的言语,林婉柔不是第一次听,却是头一回脸上烧得慌。她有一些不敢看这个人的眼睛,唯有垂眼咬唇拒绝道:“抱歉,恕我不能奉陪。”

    苏禧只笑:“那萧大人的……”

    林婉柔眼底闪过一丝不舍。

    苏禧又说:“不瞒姑娘说,我同萧大人,往日也是有一些交情的。若非如此,我不会出现在这里。只是不知道,姑娘同萧大人,又是什么关系?”

    林婉柔听闻眼前的人和心慕之人之认识,既惊奇也惊喜。

    她下意识的追问:“公子真的……同萧大人认识?”

    苏禧笑道:“如何做得假?或者我派个伙计去将萧大人请过来?”

    林婉柔几乎信了。

    苏禧再次抛出一记重磅诱惑:“便是萧大人的事情,也知道不少。”

    林婉柔心中大惊,咬唇,又分外的委屈。

    好想知道,好想听萧大人的事情,可是他们不熟!他们不认识!她怎么可以背叛萧大人去和别的陌生男子喝茶?何况她该矜持些,绝对不能给萧大人丢脸!

    苏禧笑看林婉柔满脸的纠结,循循善诱:“怎么样?姑娘答应么?”

    林婉柔一咬牙,悲壮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