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云卿觉得眼前的人奇怪, 十分的反常。ωヤノ亅丶メ....

    他暗忖着,多半还是有事。

    对苏禧一句反问避而不答,孟云卿皱着眉问:“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还是有人同你说了什么?”

    往日聂宝儿是什么性子、在孟云卿面前又是什么样子,苏禧心里全都有数。她知自己这番举动要叫他起疑,但疑惑的不过她反常之举,不会怀疑到她的人上面。

    “没有。”苏禧不看孟云卿, 回应着他的话, “家里没有发生什么事, 也没有人同我说了什么……但家里是在准备婚事……老爷说了,等到大哥回去便……”

    孟云卿对这般情况也已有所预想, 自己父亲的性子自己明了, 因而当下听到苏禧的话不以为奇怪。唯独是从她口中知晓这些, 他重新揣测眼前的人反常的原因。

    “若你是因婚事才跑出来的, 倒是不必心慌。”孟云卿耐下性子说道, “待回去之后, 我自会去同父亲理论,让他莫要如此。这件事,自有我在, 不必忧心。”

    苏禧一瞬间觉得,自己可能其实是在和一根木头交流。不过, 从见到孟云卿, 再到现在, 她可以肯定一件事——孟云卿不讨厌聂宝儿, 非但不讨厌,还很照顾。

    孟云卿如果有心上人,想必是会自己提出来,而他不应同聂宝儿的婚事也没有说过自己想娶别人,说明那种情况是不存在的。既如此,他这么做总有一个原因。

    苏禧慢慢抬起头,将他望住,下定决心般一鼓作气道:“老爷从我爹手中将我买了下来,又带回孟家,不为奴也不为婢,是为着什么,很久以前我便知道了。”

    “没有老爷,我今日不知落得何种境地,岂有以德报怨之理?”她嘴边一抹苦笑,“也罢,大哥向来不喜欢我,不愿同我成亲是情理之中,是我没有早日看清。”

    这话里藏着暗示,孟云卿不是蠢笨之人,隐隐觉察,心中却不无惊讶。他往日素知她同二弟亲近,二弟也对她有意……若他们就此成亲,云昭日后又待如何?

    孟云卿心里虽然诧异,但面上瞧不出,只默不作声。他原本以为,宝儿和云昭郎情妾意,是以不曾应允这门婚事。他们的事,以云昭性子也不乐意他多嘴……

    苏禧见孟云卿不说话,一时垂眼,脑袋枕着手臂,兀自看向窗外。她是在等,等孟云卿说出个原因来,好知道他的想法,否则无异管中窥豹,也事事看不真切。

    从系统那里,她继承了聂宝儿前世所有记忆不假,但以聂宝儿立场看到的也不过是真相的一部分而已。尤其是关于孟云卿的事情,她不能拿那些去做一切评断。

    好半晌,孟云卿重又开口,低声问:“宝儿,你真的想清楚了?”苏禧闻言,转过脸来,依旧枕着手臂,歪头看他,“婚嫁乃是大事,你嫁我,不会后悔么?”

    苏禧冲他笑了一下,不解:“为何会后悔?”

    “你——”她答得太快,以致于孟云卿一怔,想问她和孟云昭,却止住了话。

    缓了缓,孟云卿试图和她讲讲道理:“在孟家这样多年,虽你我关系不亲近,但你应知我性子,并不是晓得疼人的。我这样,说不好你日后许是要受委屈……”

    苏禧认真耐心听他说完,维持着脸上的笑道:“云卿大哥不是那样的人。”

    孟云卿只觉得她天真,一笑问:“你怎知不是?”

    苏禧变换姿势,将下巴搭在膝盖上,直直望着被褥嘀咕:“我自然知道。”

    孟云卿听见了,也是心有不解:“你往日……不觉得我凶么?”

    “大哥何时凶过?”苏禧更为不理解的样子。

    孟云卿一下子反倒像被问住了。

    静默半晌,他方才说:“我记得,你打小便不怎么敢同我说话,似乎也不怎么敢正眼瞧我……难道不是因为觉得我太凶,心里害怕?”

    苏禧恍然,原来孟云卿一直是这样看聂宝儿的。她脸上越有不解之色,又赧然,将脸埋到膝盖间,又歪头去看窗外月色,低声:“不是……我没觉得大哥凶。”

    孟云卿不甚明白。

    过了片刻,苏禧转过脸,一双眼睛很亮的望住他说:“大哥很好,我知道的。”

    孟云卿也去看她,被她眼底潜藏的一种甜滋滋的意味吸引住,不由得一个愣神,复被她的声音拉回思绪:“若当真害怕,我怎敢来这里,又这样同大哥说话?”

    这话在理,但今日之前,孟云卿是从未想过她会做这样的事。话说到此处,一下子不好再说什么,他迟疑抬手,摸摸她的头:“明早还要赶路,早些休息吧。”

    第二天天蒙蒙亮,苏禧和孟云卿便都起床了。

    梳洗收拾妥当,在客栈里用过早饭,他们便乘马车回宁遥郡去。

    马车里面,两个人对坐着,都不免有些无聊。

    孟云卿昨天不曾问起的事,此时便都问一问:“你从家里出来,可留过书信?”

    苏禧回答:“留了的,放在了床头……”

    孟云卿点点头,又说:“你一个小姑娘这样跑出来,没有出事是万幸,下次决计不可如此。假使真的要出门,身边也该要有人跟着,何况要出远门?”

    苏禧见他说得正经,反而咬一咬嘴巴,抿唇笑起来。孟云卿被她看得莫名,却见她低眉一笑:“云卿大哥昨天今天同我说的话,快赶上过去那些年的全部了。”

    聂宝儿纵然不是什么绝色美人,却好歹担得起一句小家碧玉。她眉眼俏丽,一笑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甜丝丝的味道,叫人跟着心中熨帖,由不得心情转好。

    孟云卿被说得一愣,回过神来,抿唇说:“你这次确实太过冲动了一些。”

    “嗯。”苏禧坦然应下,“那会儿太心急,是顾不上什么,下次绝不会了……”

    两个人又变得安静。

    过得片刻,苏禧喊:“云卿大哥!”

    “嗯?”孟云卿抬眼看她。

    苏禧微微而笑:“是想问一问,大哥不愿意娶我,可是因为有心上人?”

    “没有。”孟云卿好半天才回了一句,却是眉眼沉沉。

    苏禧垂眼,看着衣摆下的鞋尖:“其实……我是有的……”

    孟云卿看着他,拧了下眉,斟酌着问:“你说那个人,可是府里面的?”

    苏禧轻轻点头。

    孟云卿越蹙眉,又问:“那个人,知道你的心思么?”

    苏禧摇了摇头。

    孟云卿想到了孟云昭,当下问:“你是希望我去问一问那个人,可愿意娶你?”

    苏禧略微迟疑,缓缓点了一下脑袋。

    孟云卿终于问:“是谁?”

    苏禧敛去笑意,看着对面的人,肃色低声道:“远在千里,近在目前……”

    孟云卿不妨听到这般答案,只觉得仓卒惊愕。

    苏禧又说:“那时在梦里梦到云卿大哥出事,心中莫名异常惶恐害怕,怕就此天人永隔、想说的话再无机会说,要一生遗憾。”

    “宝儿……”孟云卿脸上闪过一丝震动。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她喜欢的人是孟云昭。倘若她喜欢的人是自己,他日叫云昭知道了,只怕是……

    苏禧和聂宝儿的性子毕竟不同。聂宝儿始终将对孟云卿的心思藏在心底,迟迟不敢开口,甚至不敢靠近、不敢表露,可假使是苏禧自己,她一定会主动去追求。

    今日同孟云卿表白心意,苏禧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可以肯定,孟云昭对聂宝儿有独占的心思,而既然聂宝儿对他无意,又想和孟云卿在一起,便必须这么办。

    前一世,孟云昭对孟云卿这个大哥下手,不单单是因为聂宝儿。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孟家又是商户,老爷子偏爱孟云卿,孟云昭岂会愿意将家产拱手让人?

    不说孟云卿喜欢不喜欢聂宝儿,即便真的顺利成婚、相互通了心意,横亘在中间的孟家、孟云昭,是比这些更加难以摆平的。否则,要拿什么去一生长相厮守?

    “纵然知道云卿大哥多半对我无意,却也是要说的。”苏禧对孟云卿道,“我心中既是有你,便也不愿意嫁与别人……倘若大哥同别人成婚,我便也死心了。”

    孟云卿皱眉,语气却是平缓的:“宝儿,这件事,你可曾同旁人说过?”

    “没有……”苏禧心里猜测着他的想法,“不曾同旁人说过。”

    孟云卿轻吁一口气,说:“我一直以为,你同云昭相互倾心,因而不曾应允你我的婚事,却不知……此事仍需从长计议,待回去,再慢慢说。”

    苏禧对孟云卿的心事悟了两三分,却也有些感慨。他的这些话听着,也不是不愿意娶聂宝儿,只是一直以为她喜欢的人是孟云昭,总不能够答应了叫他们恨他。

    可要说喜欢,似乎也不是?

    苏禧正想着这些,忽闻马匹嘶鸣,马车一阵颠簸,又骤然停了下来。

    马车外面,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

    孟云卿示意苏禧不要动,自己悄悄去掀开马车帘子想要看一眼情况,却有一柄长刀猛然从外面刺进来,堪堪从孟云卿的眼前擦过。

    是明晃晃的来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