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被引到厅子里,赵雍陪着苏禧一起见的。苏禧眼瞧着这对只晓得靠卖外甥女换钱财的夫妻,脸上摆不出来什么好的表情,哪怕一声舅舅也喊不出口。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今眼前摆着笑脸的人遭了冷眼,厅子里气氛不免尴尬。可坐在上首的赵雍浑然不觉,嘴边惯常浅浅笑意,客客气气命人奉茶。

    他斜睨正僵着一张脸的苏禧,倒觉得稀罕。从来见得多她低顺的样子,这样子脸上不留一点情面,是头一回。如此看来大概真的……半点儿美好回忆都没有了。

    丫鬟奉上茶,厅子里却长久沉默着无人开口说话。赵雍这位王爷坐镇,旁的人是不好随便抢了话。许莹绣的舅舅和舅母几度交换着眼神,试图打破僵局。

    一盏茶过后,是许莹绣的舅母先一步发话,视线落在苏禧脸上。

    她笑着唤了一声:“莹绣……”

    苏禧闻言抬眼瞥过去,手中才刚刚端起的茶盏又搁下了,“嗒”的一声,像预示着什么事情成为定局。她先看许莹绣舅母,再看许莹绣的舅舅,却是怃然而笑。

    “叶大人,叶夫人。”苏禧用疏离的称呼,一如外边其他人那样喊他们,字字清楚说,“许家的姑娘,八岁死了一回,十五岁死了一回,去年又死了一回……”

    “如今在你们眼前的,是人是鬼且不清楚。”苏禧脸上笑着,但冷眉冷眼将话挑明,“我早当自己孑然一身,无亲无友,反倒来去自由,只攀不起叶府高枝。”

    许莹绣的八岁、十五岁和去年经历过些什么事,他们都清楚。这样的话说出来,是要断绝关系的意思。许莹绣舅母竖眉大骇道:“怎能这样同你舅舅说话?”

    “这儿只有叶大人和叶夫人,何曾有舅舅?”苏禧不动声色的反驳,又笑,“原以为不必说,谁都心中有数。既然要说,索性说个明白……”

    赵雍在旁边听了半天,此时方摁住了苏禧的手,是想阻止她说下去的意思。因这突来的肌肤相触,她的确顿住了,可抽不回手,不得不任由赵雍这么摁着。

    握在手里是腻滑触感,他垂着眼,看她葱白一般的手指,细看之下,会注意到有浅浅的疤痕。赵雍去看苏禧,笑:“本王也不曾听说过,你有个舅舅在邺京。”

    苏禧低首道:“是没有的,王爷自然无处听说。”

    “却也无妨,”赵雍似真似假说,“往后自有本王护你,总不叫你受了委屈。”

    话是说给许莹绣的舅舅舅母听的,又仿佛也是说与她听。苏禧眼里是不确定,瞅着赵雍,分辨不清楚,轻轻抿唇。在这之前,他们没有商量过要做什么配合。

    “王爷,这……”许莹绣的舅舅有话说,又不敢说,憋成一句,“这实在……”

    赵雍握住苏禧的手,觑他一眼,仍是笑:“本王似乎在别处也见过你。”

    轻飘飘一句话出口,便闹得许莹绣的舅舅心头一凛。誉王寻常出入的地方,都是些什么地方,他们在别处见过……是暗指他在外头其实也有些风流韵事了。

    “若是本王没记错,应该是醉芳楼?或者百花楼?”他闲闲说着,“诶?记不清楚了,但总归是其中一处。倘若下次再见,倒可以一起喝杯薄酒。”

    许莹绣舅舅和舅母同时脸上一白。

    一个是因为忽然间被揭穿,一个是不曾想丈夫背着自己在外头还有这些事。

    打蛇打七寸,苏禧发现赵雍这个人蔫坏的。

    他难道不清楚,许莹绣的舅母向来有十分的厉害?她哪怕同样知道这些,也不好拿来做文章。但是这种话,独独从他口中说出来太有信服力,根本不叫人怀疑。

    厅里一众人正当相对无言,一只白兔子蹦了出来,就在厅门处。赵雍瞧见,正赶上不想继续陪坐,手中用了点力气,拉着苏禧和他一道站起身。

    “你这兔子定是饿了才自己寻过来,”赵雍笑说,“走,本王陪你喂兔子去。”他带着苏禧撇下厅里的人,弯腰抄起地上的兔子,另一只手牵着苏禧径自走了。

    今天见过这两人,苏禧便让许莹绣同她的过去彻底斩断。走出厅子,赵雍也没有放开她的手,牢牢的握住,依然是不叫她有挣脱的机会。

    他们沿着抄手游廊一路走到后花园,赵雍才松开了苏禧,也将兔子放到地上去。他转头看她一眼,观察着她的表情,问:“心里可是觉得难受?”

    苏禧摇摇头,又点了下头,笑一笑:“明知道不该软弱,还是这个样子……”顿了顿,她说,“方才,多谢王爷了。”是在谢他充当一回她的靠山。

    赵雍收回了目光,沉吟着,想她在厅子里说过的和没有说出口的话。八岁是她父母离世,十五岁是她被迫出嫁,去年……她说自己死了一次又一次。

    那时候不让她继续说下去,是不想她将这些过去挖出来同他们对峙,无异于是自己将血淋淋的伤口扒开给人看。但现在,赵雍问:“你原本想和他们说什么?”

    苏禧皱皱眉,轻声道:“是想同他们说,妾身不曾与他们有任何的亏欠。”

    良久,赵雍斟酌着,问了一句:“以前,有过轻生的念头?”

    “嗯……”苏禧半晌才答应了,“很多。”

    她低眉一笑,却满腔酸楚:“有时会想,死也无人可惜,反而觉得要活下去。”

    后花园有风,吹得她颊边碎发晃动,一双眸子却闪着倔强之色。赵雍从丫鬟手里拿过了斗篷,帮苏禧披上:“走一走吧。”话音落下,他已拔脚往前去。

    苏禧安静跟在赵雍的身后,丫鬟随从们自觉落了一段距离跟着。他们在后花园里面漫无目的走着,各自怀揣着心事。苏禧感觉到赵雍有话想说,便耐心的在等。

    “我的胞妹十六岁便去了。”自赵曦死后,赵雍几乎不会在人前提起她。

    苏禧走在赵雍的身侧,微微偏过头,看他:“寿安公主?”

    赵雍自嘲的一笑:“你记得,有些人却早就忘了。”

    苏禧说:“妾身往前曾经听闻过,寿安公主有倾国倾城之貌……”

    “十六岁,香消玉殒,便是什么都没有了。”谈及这些,赵雍眉眼沉沉。

    苏禧不知要如何安慰,一时噤声。

    赵曦的命运悲惨,源于她那张脸,许莹绣与她同病相怜。苏禧最初赌赵雍迈步过去赵曦的这道坎,赌得很对。那是他的一处软肋,比预想的更加好拿捏。

    一直走到几株光秃秃的桃树前,赵雍停了下来。隔得两步距离,苏禧在他身后也站定了。她看到赵雍转过了身,眼睛只望住她:“想好了吗?日后什么打算?”

    苏禧怔一怔,说:“还未想好要去何处……”

    “若未想好,不如留下来。”赵雍看着她,说,“这里,便是你的容身之所。”

    话没有说得十分明白,留有余地。

    但他希望她留下,和她自己想要留下来,毕竟不大一样。

    见苏禧定定看着自己,赵雍微笑,似乎想要拿话消除她的疑虑:“你我这出戏还没有唱完,须得累烦你多一阵子,还望许姑娘见谅。”倒说得什么都是做戏了。

    王府的美人们被送出去安置妥当,外头早在传誉王被一个小娘子迷得神魂颠倒,正是那位小寡妇。可当初那么做,合该预料到这般结果,何必单独说这样的话?

    只是赵雍这么个说法,苏禧看着是相信了,没有其他的想法。

    她点一点头,悄声说:“不碍事的。”

    送苏禧回到屋里,赵雍便去了书房。苏禧自己待着,借系统做实况转播,看许莹绣的舅舅和舅母回到叶府之后的鸡飞狗跳。闲也是闲着,她当了一回吃瓜群众。

    眼瞧着许莹绣的舅母举着剪子要去剪了许莹绣舅舅的命根子,吓得许莹绣舅舅捂着裤裆四处乱窜,苏禧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恶人自有恶人磨,不完全没有道理。

    在别院里,赵雍遭遇刺杀一事,到最后是不了了之,没查出个正经结果。赵贤为安抚赵雍,赏赐他许多的金银珠宝,一大半的东西,又被转手送到苏禧这里来。

    都是值钱的宝贝,虽然过去见得多,但是现在有了,自然要好好的存放。要不是任务限制,她觉得自己就这么卷钱跑路了也还不错。

    临近三月,皇帝赵贤吩咐下去准备春猎一事,赵雍须随行去往皇家猎场,离开邺京一阵子。苏禧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小寡妇,没资格跟着,便到寺庙求平安符。

    赵雍遭遇过刺杀,没有查出幕后指使,那么她担心他这一次出去要有事,提前去庙里拜一拜、求个心安也是顺理成章。出门的时候,她身边也跟了婆子和丫鬟。

    苏禧在隆恩寺替赵雍求好了平安符,从殿内出来,还未走出去几步,被人故意拦住了去路。她面前一名穿着锦衣华服的男子,猥琐的目光在她身上来回的游走。

    哪怕她脸上戴着面纱,挡去大半容貌,仍轻易的被盯上了。同一时间,1984告诉她,这个其实专门奔着她来的人——正是皇帝赵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