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被苏禧一路抱回了别院,最后也没有真送到小厨房,还专门帮它包扎了一下后腿的伤。血迹蹭到衣服上,她将兔子交给丫鬟,自己去了换衣服。

    赵雍不动声色的,召了自己的近侍来,交待一点事情。苏禧换完衣服,赵雍的近侍早已经告退了。她只作不知,趁着天气晴朗,和赵雍到庭院里去喝茶晒太阳。

    到夜里,两个人依然同榻而卧。

    为方便照顾,往常是苏禧睡在外边的,这一晚,赵雍却同她换个位置。

    苏禧表现出不解,也担忧:“王爷这是……夜里会不舒服吗?”

    “无事。”赵雍语气平平静静,又笑,“何况,本便应该是本王睡在外边的。”

    苏禧唯有点头道:“王爷夜里若有不舒服之处,记得喊妾身。”

    赵雍应下了一声,她上床,抱着锦被睡到里边。

    至夜色沉沉,万籁俱寂时,本已熟睡的苏禧迷糊睁眼,摸索着要从床尾绕过去,下床做什么。她还没有摸到床边,先被人扣住了手腕,整个人顿时间一个机灵。

    苏禧满脸的疑惑,微微挣扎一下,想说话却先被赵雍捂住嘴巴。她在黑暗中瞪大眼睛,感觉到他掌心热度,呼吸喷在他手掌的皮肤上,似因无措而一动不敢动。

    两个人离得很近,眼睛适应过黑暗后,依稀是能瞧得见彼此的。赵雍示意苏禧先不要说话,苏禧轻轻地点一点头。他松开手,转眼兀的拽着苏禧倒在自己胸前。

    苏禧脸颊贴了在他的胸口,又很快被赵雍压在了身下。赵雍感觉到身下的人浑身僵硬紧绷,显见是吓着了。此时,房门处传来一声细微的响动,两道黑影逼近。

    屋子里太过安静,再小的动静也会因此而被放大很多。苏禧听到声音,视线从赵雍脸上移开望向帐幔外面,尽管此时并不能看见什么,复去看压着她身子的人。

    赵雍和苏禧对视一眼,轻笑着安抚般摸了摸她的头发,随即毫无征兆俯下身来。他凑到她的颈边,趁她没有反应过来,拿捏着力道咬一口她耳后软肉。

    苏禧是没有任何防备,一声嘤咛,有勾魂夺魄的娇媚。原本只是做戏,偏偏望见她霎时闪了泪花,水汪汪一双眼,赵雍几近失神,也迅速回神,扣住她的腰肢。

    他扯得自己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换上荒淫的语气含着笑意道:“本王今晚不好好罚一罚你,你是不知道本王的厉害了!真当本王是那等无用之人?”

    苏禧手掌撑在赵雍的胸前,泪盈盈看他,咬唇轻唤:“王爷……”低低一句,却足够叫人失了魂。赵雍笑着一把将她抱起来,她“呀”的一声,脸埋在他颈窝。

    借着窗子照进来的光亮,帐幔上依稀映出两道交颈缠绵的影子。闯进房间来的人已走进了里间,赵雍笑声轻浮,作势要去亲苏禧,又似注意到账外有一些异动。

    他停下动作,怒喝一声:“什么人扰本王好事?!”伸手一把掀开帐幔,两名黑衣人举着长刀已劈过来。苏禧被赵雍护在了身后,因为乍出现的人而失声尖叫。

    整个别院变得混乱,庭院里也传进来打斗的声音。苏禧的眼前,赵雍以一敌二,正同两个黑衣人缠斗在了一起。他终于劈手夺过一人手中长刀,刺进此人胸膛。

    那人闷声倒地不动,另一个人手中武器寻机刺向他,赵雍抽出带血长刀,反手一挡,堪堪避开攻击,却也落了下风。形势对他不利,可迟迟没有侍卫进来解救。

    拥有系统的苏禧等于拥有上帝视角来看待全部的事。白天那只受了伤的兔子,那伤明显是箭伤,意味着是人为。这儿是不该有人打猎的,便透着一些不对劲。

    赵雍交待下去,也是想到可能会出事。来的人无论是为了取他性命或试探他,都令他不便暴露,仍要做出一副风流王爷样子来才行,因此有了今天晚上那些。

    更刺激更可怖的事情,苏禧也经历过,此时的场面不至于将她吓得不能动弹。但许莹绣会害怕,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缩在墙角,看赵雍渐渐变得顶不住。

    他要做出无能的样子,便不能轻易将这些人制服了,哪怕他有这个能力。苏禧缩在床角,看着赵雍被逼退到桌边,背抵着桌子边沿,看起来是退无可退。

    那名黑衣人手中长刀一寸寸逼近,苏禧像回过神来,跌跌撞撞爬下了床,赤脚奔到了梳妆台前。她胡乱摸到一根簪子,紧紧地捏在手中,扭头看那两人。

    赵雍刀已不在他手上,看起来彻底扛不住了。苏禧飞扑过去,挡下一刀。她手中那根簪子也斜斜刺入了黑衣人的脖子,位置不准、力道不够,但瞬间鲜血飞溅。

    黑衣人吃痛,暴怒中大力甩开了苏禧,赵雍趁机将那簪子又往里送进去两分,一脚将人踹开。苏禧跌倒在地,细弱的呻|吟。至此一刻,终于有侍卫赶到了。

    原本该在赵雍鼓掌之中的事,偏偏有了苏禧这个意外。在赵雍的眼里,是她不清楚他的安排,以为他要受伤,才会像那样不管不顾的,哪怕她不过一介弱女子。

    赵雍守在床榻旁边,等着苏禧醒过来。她在睡梦之中,并不怎么安稳。他想着,夜里发生的这些事,终究带给她刺激也叫她承受不住。那时,他没有想到……

    苏禧醒来时,赵雍一如最初守在床边。他不睡,又无什么事,竟取了她平日里翻看的医书也瞧一瞧。她睁开眼,他就察觉到了,将书合上问:“哪里难受吗?”

    没有回答赵雍的话,苏禧先感觉到手上不对劲,视线移过去,落到两个人交握着的手上,脸上有些惊慌的迅速抽回手。赵雍气定神闲收回手,避开不谈这一茬。

    他又开口说:“你身上的伤处理过,虽然没有伤及心肺,但也得好好休养。还有一点时间,可以再睡一会,等到天亮了就回邺京去。”

    幽幽烛光中,苏禧有些拘谨的样子,但仍皱眉问:“那些人……”

    赵雍立刻道:“我来处理。”

    苏禧点点头,犹豫着,像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赵雍看出她的心思,不说话,耐心等待。良久,她问他:“王爷,是之前就知道吗?”

    赵雍想了想,只颔首不语。

    苏禧沉默着,不知是在想什么,脸上的表情几经变化。

    “那时与许姑娘有所冒犯,我同你道歉。”赵雍沉声,缓缓说道。苏禧错愕,他望向她又说:“以为安排妥当,却叫你遭受这罪,也确实不应该。”

    苏禧垂下眼,摇摇头。

    停顿了片刻,她轻声发问:“王爷仍觉得,妾身只是有所图谋么?”

    赵雍一时没有说什么。

    苏禧道:“起初……的确是这个样子的,可是承了王爷的恩情,回报也应当。”

    “其实……王爷没有要妾身,便很感激了。”她声音变得越来越低,到了后来,几乎是嗫喏着才把话说完的,“王爷与妾身尊严,妾身哪里还有其他的图求?”

    在别院没住上两日,他们便回了邺京王府。

    把苏禧安顿好,赵雍换上了朝服,匆匆进宫面圣,到皇帝赵贤的面前卖惨去了。

    借系统提供的信息,苏禧其实很容易能推断出前一天夜里派人去刺杀赵雍的,不是别人,正是赵贤。一如她之前所判断的,赵贤对赵雍,也是恨不能取了性命。

    赵雍韬光养晦,发生这样的事情,必然是要去寻求赵贤帮忙才合理。他寻常一个流连风月场所的人,表面从来不插手朝事,他自己恐怕也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道催命符下来,时日变得不多了。

    苏禧分析着这平静表面下的暗流涌动,也知道——她要加把劲才行。

    赵雍进了这趟宫回到王府,便一改往日的做派,变得安分了。王府森严,他便待在府中哪里都不去。若具体而言,是日日待在苏禧房中。这是真正好好养伤了。

    一晃眼的功夫,年节已至。赵雍借苏禧以身相护一事,寻机将府里的美人一一送走,吩咐下去好好的安置。因为这般,誉王府今年的年节便比往年要稍微冷清一些。

    大年初七这天,许莹绣的舅舅一家递了拜帖,要见她。

    赵雍当下人在苏禧屋里,见她似拿不定主意,轻松道:“见见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