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比例太低, 则需补v或者72小时后才能看到最新更新。

    待通报过后, 他被太监引着入得殿内。不似外面的风雪交加, 里边温暖如春, 一走进来, 便感觉热烘烘的。他因这一冷一热刺激, 脸上的皮肤不由自主泛了红。

    殿内正中一方美人榻,数名清秀俊美的男子围绕着一名姿容冠绝的年轻女子,正笑闹着努力逗她欢心。原本热热闹闹, 在萧望之步入殿内时,一众人一时噤声。

    萧望之目不斜视,走上前去, 行礼道:“微臣参见陛下!”

    年轻女子闻声却只笑着握住了一名美男子的手,慢吞吞的转过脸来。

    眼前正行礼请安的男人不过二十八岁, 却是大周国如今大权在握的辅政大臣。先皇对他有多的信任与器重, 可见一斑。所谓盛年之姿, 大抵是如此。

    苏禧上下打量了一下萧望之, 倒是来不及细看,面上笑意盈盈先免去他的礼。到底他是辅政大臣,又是她的攻略目标, 无端端的犯不着要故意为难。

    这个当口, 系统1987跳了出来,和苏禧暗中交流, 语气里不乏得意之色:“怎么样?还不错吧?”来到这个世界有半个多月, 这是苏禧第一次和目标人物照面。

    苏禧轻轻扯了扯嘴角:“你怎么知道不会中看不中用?”一个照面, 她能感觉到萧望之的气质不俗,但这个人到底怎么样,不可能一眼直接下定数。

    1987依旧得意脸:“那自然知道!告诉你吧,我们晋江数据库里面的男主,从来就没有不器大活好的!不仅如此,高富帅的比例也很高,慢慢你就体会了。”

    苏禧挑眉:“晋江是什么?”

    1987:“最大的女性网络文学原创基地。”

    苏禧:“……”

    网文小说,苏禧觉得自己可以理解。

    作为现代人士,起初来到古代,她不怎么适应。但既来之则安之,没有选择的余地,慢慢自然就习惯。更不提,拥有一后宫美男的女皇帝这种身份,还算不错。

    她在现代,遭遇了一起有预谋的车祸,丢了性命。原本她以为只是意外,却无意和这个系统结缘。有1987帮忙,她曾回去看过,进而发现自己被夺舍的真相。

    夺舍她的那一抹灵魂,根据1987的说法,是正被他们通缉的对象。种种条件的限制,她想要回去、夺回自己的身体,必须穿越不同的世界,完成不同的攻略。

    苏禧向来是睚眦必报的性子,有人这么欺负了她,她势必要报复回去,和系统的合作顺理成章。现在他们是在穿越的第一个世界,要完成她接到的第一个任务。

    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苏禧看过系统提供的信息。

    这个国家是大周,白婼是新一任的皇帝,并且是一个女皇帝。她即位才十五岁,因先皇放心不下,故在弥留之际,授命萧望之作为辅政大臣,帮新皇处理朝事。

    先皇与先皇后极恩爱,膝下只白婼一女,又是老来得女,便十分宠爱。白婼自小是娇宠着长大,性格不免刁蛮些。她和这位萧大人不大对付,行事也越发放纵。

    自打十八岁起,白婼便往后宫招揽不少年轻男子,一个一个样貌不俗。到如今二十一岁,后宫之中美男充盈,苏禧恰好穿越而来,因此过上了美男环绕的生活。

    在一个月以前,萧望之被白婼打发到外面去办事,不在京中。直到今天他回来,进宫和白婼复命请安,苏禧终于见到了他的尊容,挑剔如她,也觉得十分不错。

    被免礼的萧望之谢过恩典后,起身开始回禀白婼要求他亲自去办的事。苏禧不太有兴趣,自然便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她收回视线,只看自己握住的那只手。

    等到萧望之回禀完毕,苏禧随意应一声:“嗯,辛苦了。”

    萧望之规矩道:“为陛下办事是臣的职责所在。”

    “萧大人一向是如此。”苏禧似笑非笑,朝他看过去一眼。她推开身边的男子,被扶着站起身,长裙曳地,歩下汉白玉石阶,不疾不徐朝萧望之走去。

    走到近前,苏禧可以将他看得更为清楚。他从前是儒雅书生,如今是辅政大臣,不变的一张白净好看面皮。脸颊泛着红晕的样子,少了几分凌厉,多了些柔情。

    在古代二十八岁没有娶妻是什么概念?苏禧想想,换作其他的人,在这个年纪,孩子已经上学堂了吧。她含笑看过萧望之半晌后,忽而低眉一笑。

    萧望之微微抬眸,看向了苏禧,眼底闪过丝疑惑。

    苏禧但笑,闲话家常般说:“萧大人,年节又快要到了,一年一年过得真快。”

    萧望之低首聆听,恭敬的模样。

    苏禧又说:“我近来在想,您这样的年纪,竟尚未娶妻,是我过去疏忽了。”

    萧望之道:“多谢陛下挂怀,臣的些微小事,不敢劳烦陛下忧心。”他素知白婼对他诸多不满,可是没有真正为难过,但今天这般突然提起他的私事?

    苏禧将萧望之脸上细微表情尽收眼底,手指把玩着一缕头发,微微而笑,娇娇俏俏的看着他。一时压低声音,悄悄道:“我还在想,我是不是缺了一位皇夫……”

    话音刚落,1987先抗议:“才见面,能不先想着把人往床上拐吗?”

    苏禧:“呵呵,闭嘴。”

    上一回叫赵雍逃过去,是他运气好,才没丢了性命,但这次春猎……绝不能够叫他活着回来!等到那个时候,赵雍的女人,还不是要为他所有?

    赵贤信心满满,不觉得着急。他看着苏禧,犹如在看砧板上的一块肥肉,迟早要被他吃到嘴里。心思转动间,赵贤人横在苏禧面前,笑问:“小娘子何处去?”

    陪着苏禧出来的丫鬟婆子去了求签,同在这寺庙中,她没让她们寸步不离跟着。这个时候,她不过是一个人。面对赵贤,她皱皱眉往后退两步:“公子有事?”

    当初从系统提供的信息里看到赵贤,苏禧就嫌弃他瘦骨如柴,且一脸纵欲过度的样子。今天得见真容,瞧见他猥琐模样,越是厌烦。比起来,赵雍不知多可爱。

    美人声音入耳,婉转而动听,单是如此,赵贤已开始想象她在自己身下呻|吟的模样,不觉充满期待。他倒想直接把让人掳到宫里,只不妥,还须等一等……

    赵贤眯着眼笑:“无事便不能同小娘子说说话么?”

    苏禧听言,冷冷的回:“妾身与公子素不相识,无话可说,失礼之处请见谅。”

    她说着便要绕过赵贤往外走,赵贤偏不让她走。苏禧往左,他往左。苏禧往右,他也跟着往右。来回了几次,这么闹起来,明晃晃故意调戏的意思。

    苏禧忍耐般说:“公子何故非要拦人去路?”

    赵贤看她着恼的样子,只觉得有趣:“路在这儿,你走得,爷自然也走得。”

    “或是你叫一声好哥哥来听,爷兴许也放你过去。”赵贤洋洋得意的说着。

    苏禧心道,这人可真够老套,却配合的变得愤怒,骂道:“无耻!”

    两相起了争执,陪苏禧出门的丫鬟婆子拨开人群赶过来,分辨此时情况。赵贤见有人扫兴,一时收敛,只冲苏禧阴测测笑:“小娘子,迟早,你会要来求爷!”

    撂下这话,赵贤已拂袖而去。

    丫鬟婆子连忙追问苏禧情况,她摇了摇头,蹙眉却没有多说。

    既然知道这人是赵贤,又专门冲着她来的,再联系起春猎和他撂下的话,讯号已十分明显。这次春猎,他要对赵雍下狠手——并且势在必得。

    能对同父异母的妹妹都下手的人,显见荒淫到了极点,觊觎兄弟的女人,在他看来自然算不得一回事。苏禧揣测赵贤心思,说不得他这般性子,甚至以此为荣。

    提醒赵雍是没有办法提醒的,但苏禧相信以他的能力,不会想不到这次春猎陷阱重重。他这段时间常在外面走动,多半已有应对之法。这出好戏,是要上演了。

    苏禧带着求来的平安符回到王府,却直等到入夜时分,赵雍方从外面回来。他身上有脂粉气,已是见怪不怪,他自己还算清醒,知道先去梳洗沐浴、换身衣裳。

    赵雍回来时,苏禧命丫鬟摆好饭,人已坐在桌边等着。

    他自觉走过来坐下问:“今天去寺里了?”

    “嗯。”苏禧应一声,将东西推到他面前,“是去与王爷求平安符的。”

    赵雍看看眼前的香囊,笑道:“你何时信这些?”

    苏禧也笑笑:“上次在别院……心有余悸,不过图一个心安。”

    “你在寺里,同人起了争执?”赵雍将香囊收到怀里,又问起了其他事。

    苏禧脸上的笑意微敛,没有否认:“一个登徒子罢了。”

    赵雍听到这般话语,沉吟道:“往后出门,也带上两个侍卫,万事小心。”

    这一句“万事小心”,意有所指,却不甚明朗。赵雍没有解释,没有和苏禧说起他的计划安排,她只能不问不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