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比例太低, 则需补v或者72小时后才能看到最新更新。  “喝点水吧。”听到苏禧的话,萧望之睁开眼, 偏头看一看她, 再看看她手里的茶杯, 最终点点头。直到两杯水下肚,萧望之才感觉嗓子舒服了不少。

    苏禧搁下茶杯,分外温顺对他说:“御医说你能醒来便无大碍, 但还是再瞧一瞧为好。人都在偏殿候着, 我去让高公公将御医喊过来, 有什么话你迟些再说。”

    萧望之蹙眉看着她,对她过分温柔小意的态度, 并不感觉到一丝高兴。先时对他那般态度的人, 今日如此, 左不过是因为他以身相护, 心中觉得亏欠。

    他救她的时候, 没有想过要以此博取她的怜悯,或特别换取什么好处。

    萧望之想到了这些,心里不是很自在。

    三名御医轮番替萧望之诊一回脉, 等于反复确认他此时脉象平稳、已无大碍,后面只需要将养身子,将伤口养好。待到御医走了以后,苏禧脸上才有了笑容。

    她拿萧望之用过的那个杯子替自己倒杯水, 喝完狠狠松一口气, 脸上尽是神清气爽的模样。萧望之却始终紧盯着那个茶杯, 紧蹙的眉头未曾松开过一瞬。

    苏禧坦然似无所谓,萧望之见状越是皱眉,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更加确定,苏禧做这些事,无非出于一种补偿的意愿。

    但不知道他昏迷了几天……

    且恐怕众人皆知,这些时日他都是在蓬莱殿待着了。

    宫人很快送了一点吃食和煎好的汤药过来。苏禧和宫人一起扶着萧望之半躺好,跟着便让其他人退下,坐在榻边端过粥食,要亲自喂他吃东西。

    瓷勺递至嘴边,萧望之却不张嘴,甚至微微别过脸。苏禧耐心等了一会,见他倔强的不肯接受,唯有把碗搁下了,柔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萧望之哑声道:“陛下不必如此。”

    苏禧不恼,反而笑问:“有什么关系?我自己愿意的,我想对你好,不行吗?”

    萧望之说:“这些事情让宫人来做也是一样的。”

    苏禧不同意的挑挑眉:“怎能是一样?”

    萧望之还未再说什么,苏禧目光瞥向了小几上的汤碗。她端起碗便在嘴巴里含了一大口的药汁,凑到萧望之面前,眼底笑意一闪,摁住他的肩膀,堵住他的唇。

    这个放肆且大胆至极的举动,萧望之即使想逃避,也因为身上的伤和尚且虚弱的身体而无法反抗到底。苏禧撬开他的嘴巴,有些粗鲁的将汤药喂到了他的口中。

    萧望之被迫承受,紧拧着眉,脸色不大好。苏禧很快放过他的唇,却又凑上去拿舌尖卷走他嘴角沾上的药汁,甚至故意在他嘴巴上不轻不重咬了一口才肯罢休。

    “难道这样,让宫人来做也是一样的吗,萧大人?”苏禧反问道。

    萧望之皱眉,轻轻的喘着气,嘴里停留着苦涩的味道。

    苏禧重新端过粥碗,手里面捏着一柄瓷勺说:“你现在身体是这个样子,做什么非要同我对着来?萧望之,难不成,你还讨厌上我了?”

    萧望之抿唇不说话,但苏禧再喂他喝粥,他没有拒绝。苏禧喂得细致,先是粥,后来是药,一碗药下肚后,他嘴巴里又被塞了两颗过分甜的蜜饯。

    唇齿间那股苦涩慢慢散去,被一种甜滋滋的味道取代。知道自己是得待在这了,萧望之重新躺下来。苏禧指挥宫人将东西撤下去,他也闭上眼睛假寐。

    没过多会,萧望之感觉身上盖着的锦忽然被被人掀开。睁眼望去,他看见穿着中衣的苏禧也钻到了床上来。苏禧抬眼看了他一眼,笑笑帮两个人都盖好了被子。

    “萧大人,这是我的床……”舒舒服服躺好以后,苏禧才开口说,“昨天夜里都在守着你,今天清早才睡了一小会,现在总算能休息了,我不在这还要去哪?”

    理直气壮的一席话,叫人找不到好借口反驳。

    萧望之:“……”

    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

    他也有今天!

    萧望之有半个月都被苏禧强留在蓬莱殿,他们同吃同住,不说宫里上下,便是朝堂上来,估摸着也没有人是不知道的了。知道归知道,却是绝没有资格干涉的。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萧望之没有少被苏禧占了便宜。他不是不反抗,可次次都没有用,到了后来变得麻木,干脆是不再去管,一心将养起自己的身体。

    那一场刺杀,表面看是属于大燕的手笔。但稍微思索一下,便知大燕的人要潜入京城已不易,如何能掌握得了女帝行踪?可想而知,必有内应透露消息。

    朝堂之中若留着这样的人在,势必对大周极为不利,后患无穷。此时要怎么将小人给揪出来,同样需要深思,若轻举妄动、打草惊蛇便不好了。

    萧望之身体逐渐康复,人也早不似先前那么的虚弱。苏禧知道马上留不住他,也不强行要他留在宫里。一日,她和往常般亲手帮他给伤口换药。

    伤口在后背,只能将上半身的衣服剥了。苏禧拿热水先帮他清洗过伤口,却不着急上药,而是捣起蛋,从后面沿着萧望之的耳背、脖颈一路的往下吻去。

    萧望之察觉到了不对,便要起身,被苏禧按住肩膀。

    她凑到他耳边说:“等一下,有点事……”

    帐幔被拉上,里面发生的事外面的人谁都看不真切。远处几名听候吩咐的宫人们面面相觑了半晌,终于悄声的退了下去。帐幔里面,苏禧将萧望之身子扳过来。

    她趴在萧望之的胸前,亲一亲他:“我想去边关。”

    压低声音说出的这么一句话,落到萧望之的耳中,却如同平地一声惊雷。

    “陛下觉得合意,微臣稍后便交待下去。”萧望之眉眼不动,有求必应。

    苏禧摆手:“倒也不急,比起这个,有一桩真正的要事,须得和你细细的商量。”

    瞥一眼身后众人,苏禧看向他,征询问:“到书房去?”

    萧望之正要应话,有小太监悄悄进来,同苏禧禀报:“陛下,福安县主来了。”

    福安县主刘宝珍是白婼的表妹,她是大长公主之女,年方十八,比白婼要略微小上几岁。白婼和这位年纪相仿的表妹自幼玩在一处,两个人的关系也算亲密。

    先皇驾崩后,大长公主时常带着刘宝珍进宫看白婼。最近两年,大长公主的身体不大好,得了吩咐的刘宝珍便常常自己到宫里面来,陪自己这位女皇表姐说话。

    刘宝珍是活泼的性子,嘴巴甜,有一张胖嘟嘟的脸。苏禧之前见过她,对她印象挺好的。听过小太监的通传后,苏禧对萧望之一笑:“萧大人先到书房等我吧。”

    有宫人上前为萧望之引路,将他请去了书房。刘宝珍从殿外走进来时,和萧望之正巧遇上了,便打了一声招呼。她入得殿内,先前那些男宠也都被苏禧挥退了。

    刘宝珍身后跟着两名婢女,她冲苏禧行过礼,便笑说:“表姐,我给你送礼来了。这些都是前些时候我哥哥猎到的皮子制的,你瞧一瞧喜欢不喜欢?”

    一面正说着,刘宝珍一面从婢女手中将一件白狐裘的斗篷拿过来展开给苏禧看。这样的东西对白婼而言自算不上稀罕,但是表哥亲手猎到的猎物,心意在里头。

    “这样式是我娘亲自选的,说穿在表姐身上必然好看。”听刘宝珍笑盈盈说着,苏禧伸手去摸了摸。这件如雪的白狐裘摸起来很柔软,细节也设计得分外精巧。

    “姑母和表哥都有心了。”苏禧收回手,也笑道。

    刘宝珍又说:“这儿还有一双鹿皮小靴,是比着表姐往常穿的鞋大小做出来的。”

    “难为姑母这么挂心了。”她拉一拉刘宝珍的手,“来,先坐吧。”苏禧带着刘宝珍到美人榻上坐下,又问,“姑母身子近来如何?好一些了没?”

    刘宝珍笑着回:“表姐上次让李御医来瞧过,李御医新开过药方,娘吃着好了不少。这阵子精神头不错,今天原是想进宫的,可这般天气,倒只敢小心一些。”

    苏禧说:“待会我叫人送些老参灵芝去,姑母身体能早些痊愈才是最好。”

    刘宝珍谢过了恩典,好奇问:“萧大人今日回来的?”

    苏禧笑:“怎么这么问?”

    刘宝珍也抿唇笑说:“原是不好和表姐说这些,但近来林姑娘有些可怜呢……”

    苏禧闻言一笑:“林姑娘最近又什么了?”

    宫人上前奉茶,将茶杯搁到两人面前的梨花木小几上。

    她们口中的这位林姑娘,是肃宁伯府的三小姐林婉柔,自十六岁便痴迷萧望之,到今年已是第四个年头。她是非君不嫁,无奈萧望之没有任何非卿不娶的意愿。

    刘宝珍说:“前一阵子,萧大人不在京城,林姑娘日日到城楼上去,望眼欲穿等着盼着萧大人回来。无奈最近天冷得厉害,她折腾得染了风寒,这两天病倒了。”

    等了一天又一天,好不容易把人等到了,林婉柔却是病倒了,压根没有见到萧望之的面。刘宝珍一番话说出来,多少幸灾乐祸,谁叫她和林婉柔打小就不对付?

    林婉柔对萧望之的这一种狂热,京城上下早就传遍了。白婼清楚,苏禧也知道。她是没什么想法,毕竟——她是准备截胡林姑娘的人。

    “总归自个的身体重要,这样折腾大可不必了。”苏禧轻飘飘一句,转而说,“差点儿忘记了,原本有事情要和萧大人商量,他还在书房里头等我。”

    刘宝珍闻言即刻站起身,连忙告饶:“表姐有要事在身,我还这样耽误时间。原是我不知情,还请表姐多多恕罪。我将东西送到,早该回去了的。”

    苏禧不留她,只说:“下次你进宫来,总有时间好好说话。”

    刘宝珍笑着应了好,不再多耽搁,很快行礼告退。

    迟一点的时候,苏禧到了御书房。宫人推开门,她走进去,没人跟着。萧望之正立在一面大书架前,听到脚步声,转过身和苏禧行了个礼。

    苏禧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兀自走到书桌旁。稍微翻找一下,她拿起一沓宣纸递过去给萧望之,冲他笑笑:“萧大人,看看?”

    过去的白婼虽然和萧望之不大对付,可这江山是她父皇传到她手里的,她从不把朝堂之事当作儿戏。论起来,白婼继位至今,三年间也没出过什么大事就是了。

    苏禧来到这个世界,萧望之不在的这半多月,她没有完全闲着,也做了点准备。萧望之安静看她递过去的东西,她安静看他,也看见他脸上渐渐浮现讶异之色。

    “这是……陛下的意思么?”萧望之认真看过两遍,问了一声。

    苏禧笑了笑,反问:“还有别人是这个意思?”

    萧望之脸上不见轻松之色,反而蹙眉紧紧捏着手里的这份东西。其实宣纸上的内容没有多特别,她不过提出了一个关于重商的想法,只是与此时大环境相违背。

    若以大周现在的情况来看,商人地位低下,朝廷要扶持发展商业,则必须得作出很大的改变。苏禧说:“毕竟是大事,无须急在一时,等回去后再慢慢考虑吧。”

    萧望之见她态度和软,有商有量,当下没有多说什么。

    苏禧却静静的看着他,忽然笑问:“萧大人,林姑娘往后怎么办?”

    萧望之怔了怔,才反应过来她指的是谁。

    苏禧口中又道:“林姑娘日日盼你念你,相思成疾,只怕心病还须心药医。”

    原本今日看到她这样,萧望之还疑心她是转了性,听到这般调侃,幡然醒悟都是错觉一场。他平平静静回:“林姑娘若染病,自有大夫医治,臣只怕无能为力。”

    苏禧便笑:“年节一过,林姑娘又长了一岁,只怕肃宁伯府的人又要哭着进宫来找我主持公道……萧大人,不然我同你出个主意?”

    萧望之望着苏禧,拧眉不言不语。

    苏禧越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似真似假道:“我这儿皇夫的位置还空缺着呢……”

    萧望之知她不喜自己,却也没有想过会从她口中听到了这样的话,总是藏着些玩弄的意思。心头一凛,他克制道:“兹事体大,请陛下切勿玩笑。”

    苏禧神色认真问:“若非玩笑呢?”

    萧望之表情一变不变:“那便唯有请陛下恕臣无礼了。”

    目标人物一身正气、一脸正义拒绝了她,苏禧由不得撇嘴。一起造作多好,怎么这么没有情趣呢?萧望之出宫了,她也回去蓬莱殿,路上暗暗思忖。

    作壁上观半天的1987此时跳出来:“亲,听我一劝,验货的事以后再说……”

    苏禧:“呵呵,闭嘴。”

    验货当然第一重要!

    不吃到嘴里,怎么知道好不好吃呢?苏禧很有原则的想道。

    当初从系统提供的信息里看到赵贤,苏禧就嫌弃他瘦骨如柴,且一脸纵欲过度的样子。今天得见真容,瞧见他猥琐模样,越是厌烦。比起来,赵雍不知多可爱。

    美人声音入耳,婉转而动听,单是如此,赵贤已开始想象她在自己身下呻|吟的模样,不觉充满期待。他倒想直接把让人掳到宫里,只不妥,还须等一等……

    赵贤眯着眼笑:“无事便不能同小娘子说说话么?”

    苏禧听言,冷冷的回:“妾身与公子素不相识,无话可说,失礼之处请见谅。”

    她说着便要绕过赵贤往外走,赵贤偏不让她走。苏禧往左,他往左。苏禧往右,他也跟着往右。来回了几次,这么闹起来,明晃晃故意调戏的意思。

    苏禧忍耐般说:“公子何故非要拦人去路?”

    赵贤看她着恼的样子,只觉得有趣:“路在这儿,你走得,爷自然也走得。”

    “或是你叫一声好哥哥来听,爷兴许也放你过去。”赵贤洋洋得意的说着。

    苏禧心道,这人可真够老套,却配合的变得愤怒,骂道:“无耻!”

    两相起了争执,陪苏禧出门的丫鬟婆子拨开人群赶过来,分辨此时情况。赵贤见有人扫兴,一时收敛,只冲苏禧阴测测笑:“小娘子,迟早,你会要来求爷!”

    撂下这话,赵贤已拂袖而去。

    丫鬟婆子连忙追问苏禧情况,她摇了摇头,蹙眉却没有多说。

    既然知道这人是赵贤,又专门冲着她来的,再联系起春猎和他撂下的话,讯号已十分明显。这次春猎,他要对赵雍下狠手——并且势在必得。

    能对同父异母的妹妹都下手的人,显见荒淫到了极点,觊觎兄弟的女人,在他看来自然算不得一回事。苏禧揣测赵贤心思,说不得他这般性子,甚至以此为荣。

    提醒赵雍是没有办法提醒的,但苏禧相信以他的能力,不会想不到这次春猎陷阱重重。他这段时间常在外面走动,多半已有应对之法。这出好戏,是要上演了。

    苏禧带着求来的平安符回到王府,却直等到入夜时分,赵雍方从外面回来。他身上有脂粉气,已是见怪不怪,他自己还算清醒,知道先去梳洗沐浴、换身衣裳。

    赵雍回来时,苏禧命丫鬟摆好饭,人已坐在桌边等着。

    他自觉走过来坐下问:“今天去寺里了?”

    “嗯。”苏禧应一声,将东西推到他面前,“是去与王爷求平安符的。”

    赵雍看看眼前的香囊,笑道:“你何时信这些?”

    苏禧也笑笑:“上次在别院……心有余悸,不过图一个心安。”

    “你在寺里,同人起了争执?”赵雍将香囊收到怀里,又问起了其他事。

    苏禧脸上的笑意微敛,没有否认:“一个登徒子罢了。”

    赵雍听到这般话语,沉吟道:“往后出门,也带上两个侍卫,万事小心。”

    这一句“万事小心”,意有所指,却不甚明朗。赵雍没有解释,没有和苏禧说起他的计划安排,她只能不问不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两个人说过了一会话,赵雍没有用什么东西便已起身去了书房。苏禧不去管他,自己吃一点饭,等到看书到乏了,自顾自上床去休息。

    三月初十是春猎出行的日子。

    苏禧寅时便起床了,因为要早早送赵雍出门去。

    她把人送到府门外,天还没有亮,唯有被风吹得晃荡的灯笼散着柔和的光。赵雍翻身上马,身姿昂扬坐于马背上,看向苏禧说:“你在府里,等本王回来。”

    苏禧冲他一笑:“妾身在府里等着王爷。”

    她的话引得赵雍也笑了起来,眉眼舒展,一双眸子却是深邃无边的。

    赵雍扯过缰绳,待收回视线便一夹马肚,飞奔而去。他的身影消失在了浓墨般的夜色之中,马蹄声渐起渐消,等到后来,什么声响都没有了。

    誉王府没有女主人,赵雍出去了,苏禧变成半个主子。想必是提前交待过,虽然赵雍不在,但府中下人不至于有怠慢或为难苏禧的,也算相安无事。

    安生日子却很短暂。

    赵雍不在府里面的第四天,正是清早,苏禧才用过早膳、喂过兔子,便有公公持着皇后娘娘的旨意,来请她入宫去的。去是圈套,不去是抗旨,自有法子治她。

    苏禧不得不领了旨,原想换一身衣服,那公公却连声催促着她入宫,说不要耽误了皇后娘娘的时辰。明知只是个由头,她也得老老实实答应了,便跟着公公走。

    既然提前洞察到赵贤动作,春猎期间,他会有所举动,尽是在苏禧预料之中的。她到宫里之后,果不其然,没有见到任何人,直接被囚禁——或说软禁了进来。

    人被束缚着哪里也去不得,吃喝却好生供着,看来赵贤也是交待过,他回来时,她绝不可以有任何的闪失。苏禧是开挂人士,无所畏惧,轻松全方位了解情况。

    赵贤想要在春猎取了赵雍的性命,布下埋伏,熟知竟被赵雍先下手为强。他非但没有伤着赵雍,自己先受伤中毒,一路仓惶逃回邺京,逃回宫里来。

    等了这么久才出手,是为了周全,也同样为了稳操胜券——赵雍出手时邺京城里早布下天罗地网请君入瓮,逃回来的赵贤自然无异于瓮中之鳖。胜负已现端倪。

    赵贤逃回邺京,以为宫里会安全,熟知宫门处早有伏兵在候着。他在宫门外遭遇一场围剿,无路可逃,唯有进宫,谋求生机。于此时,方认清赵雍是嗜血猛兽。

    宫中被策反者不知有多少,宫外赵雍带着人步步紧逼,在这个束手无策的关头,赵贤想起苏禧。他本想赵雍死后,她是自己的战利品,留待好好享用,却……

    一切化为乌有。

    赵贤踹开了门,手中持一柄长剑,满房间的在找苏禧。

    当发现赵雍表示的无能与荒淫都是假象之后,赵贤也知这个女人对他或许没有任何的意义。只是走到现在这一步,已经慌不择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在苏禧被彻底关起来之前,她身上的首饰、任何可能对她造成伤害的东西全部都被收走了。到这会,也依旧素颜散发。赵贤一看到她,直接大力将她往外面拖。

    被关在宫里的三天,宫人送来的饭菜与果品茶点,苏禧半点没有碰过。这倒无非是看赵雍胜利在望,而正常惜命一些,多半不随便吃来路不明的东西。

    几乎三天都是不吃不喝的状态,身体已十分虚弱,也没有多少反抗的余力。苏禧被赵贤带到殿外时,赵雍和他的人也都在外面了。看到她,赵雍有刹那的失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