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比例太低, 则需补v或者72小时后才能看到最新更新。. .

    萧望之低头看清苏禧惶恐的模样,一笑道:“陛下这是准备跑了?”

    苏禧心虚般说:“谁……谁要跑?”

    她拿手掌撑在萧望之的胸前, 试图将他们的距离拉开。萧望之却丝毫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于是她这一举动不过徒劳无功。

    苏禧在萧望之的面前红了脸,手脚像忽然被束缚住了,变得不敢动作。她眼神飘忽躲闪的, 支支吾吾说:“你你你……萧望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是陛下召臣进宫的吗?”萧望之不动声色的回答, 又笑, “后来还对我做那么过分的事情。陛下莫不是想说,昨天夜里发生的事,什么都不记得了?”

    苏禧抬头, 迅速看了一眼萧望之, 咽咽口水问:“我对你……做了什么?”萧望之动手捉住了她的手腕,她像是被吓一跳, 下意识看向了他,“你要怎样?!”

    萧望之抓着她的手,说:“昨天夜里, 陛下便是用这只手来扒臣的衣服的, 且命令臣不可出声也不许动。陛下自己动的手, 做出来的事,难不成打算好赖账?”

    昨天晚上是怎么一回事,苏禧有什么不清楚的?萧望之倒是心思活络, 难怪干干脆脆地躺着等她醒, 是打定主意要她负责, 先把该坐实的都给坐实了。

    萧望之的话音落下,苏禧的脸上满是错愕与不可置信。她磕磕巴巴道:“我——我才不信!你胡说——对,你就是在胡说!我怎么可能会对你做那样的事情?”

    “是吗?”萧望之淡淡的反问一句,又说,“口是心非不好,望陛下明白。”昨天夜里在他身下辗转啜泣,呻|吟求饶的人难道便不是她么?

    苏禧咬唇,轻哼一声,不怕死的说:“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为什么我就非要对你负责?后宫有那么多人,合着我个个都得负责不成?”

    被轻视,被比作后宫男宠,这于萧望之而言,无疑是在践踏他的尊严,也将他看得轻贱。他恼怒,却怒极反笑,眸光幽幽问:“陛下不是玩笑话?”

    苏禧似未察觉到他的情绪,说:“自然不是,何况你……”话未说完,已被萧望之低头封住了唇,逼着她将话咽回了肚子里。

    萧望之坚硬的手臂牢牢缠住她的身体,不让她逃避。

    一场火热缠绵结束,苏禧身上出了不少的汗。她躲在锦被里,拿被子蒙住脑袋,坚决不肯出来。萧望之此时心情很好,看了只笑,动手扯扯被子:“做什么?”

    苏禧在被子里,闷声怒道:“萧望之你混蛋!你走!”

    萧望之穿好了衣服,立在床边,无奈道:“难道陛下准备将自己给蒙上一天?”

    苏禧嚷嚷一句:“与你无关!”

    萧望之说:“那您先蒙着,我让高公公命人送热水进来。”

    苏禧慢吞吞才从被子下面露出一双眼睛。

    走出去几步的萧望之回过身,她立刻缩回被子里。

    苏禧咬牙切齿、一字一句说:“*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萧望之听言怔了怔,继而轻笑出声。

    他在原地站得半晌,复抬脚走回床榻旁。

    萧望之弯下腰,对着藏起来的人低声说:“臣记得,陛下曾经说过……”

    苏禧沉默一瞬,稳住语气道:“你记错了!”

    萧望之没有理,继续说:“陛下和臣说皇夫位置尚且空缺,这话可还作得数?”

    苏禧却钻出来,冲萧望之一笑:“萧大人,您忘记了,您早就拒绝过我?”

    萧望之:“……”

    苏禧忽而满脸诚恳:“萧大人,您放心,我绝对尊重你的意见。”

    萧望之:“……”

    苏禧说:“兹事体大,还请萧大人切勿玩笑。”

    萧望之:“……”

    身上黏黏腻腻不大舒服,苏禧清洗过一遍以后,舒舒服服泡在浴池里面。

    终于验货成功,她感觉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99%!她感觉自己就是夜空中最亮的那一颗星!天边最美的那一朵云!当然身心舒畅、神采飞扬。

    1987默默爬出来提醒:“宿主本次任务为——攻略目标人物,并与目标人物一起共创盛世。你清醒一点!不要验完货就觉得这个世界没有意思了好吗?”

    “你怕不是想被关小黑屋哦?”苏禧冷笑,又叹气,“我这命苦呢,既要走肾又要走心,还得关心这个国家的将来,操劳过度很容易短命的,你知道不知道?”

    1987:“……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宿主续一秒。”

    苏禧无语扶额:“得,退下吧。”

    盛世不盛世的,苏禧是觉得,这句话鸡肋得很,不就是为了防吃完就跑吗?不过她之前听1987说过,宿主达成的成就越多,系统升级会越快,大约也有关系。

    和萧望之滚过了床单,苏禧原本是觉得后面的事情会十分顺利。然而第二天,边关的一封急报便送到苏禧手里——隔壁老铁又蠢蠢欲动,跑到大周搞事情来了。

    自她及笄,肃宁伯府的门槛几近被媒人踏破,林婉柔却看不上。即便后来,她一头栽进萧望之这个大坑里,亦不乏到肃宁伯府提亲的王公贵族。

    种种迹象表明,林家宠爱和包容林婉柔,实属明智。毕竟,若她日后真的嫁与了位高权重的萧望之,对林家是益处多多。或行不通,回头是岸,婚事也不会差。

    稳赚不亏一桩事情,肃宁伯府脑子可以说很清醒了。倘若他们自己觉得林婉柔有问题、丢林家的脸,对她或打骂或关押,结果多半是两败俱伤。

    最让苏禧在意的不是这些,她看到系统提供的照片,照片上的林婉柔明眸皓齿,楚楚可人。这样一个美人,却在无趣的萧望之身上浪费时间,实在太让人痛心!

    等到她把萧望之拐上了床,林婉柔得多么心碎!古有云,人人难过美人关,看不得美人伤心的苏禧感慨着,决定做一回好人,拯救失足少女。

    至于顺便和平解决隐患这种话,苏禧自觉有损她的光辉形象,不需要多提。等到林婉柔病愈,她收拾齐整自己,安排好一切,之后便偷偷摸摸溜出宫去了。

    作为萧望之死忠粉的林婉柔,有着爱豆私生饭一般的做派。才刚刚病愈,得知萧望之已经回京,她赶了个大早躲在萧府的大门外,希望能见到男神一面。

    虽然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她对萧大人有情,但是林婉柔觉得自己需要矜持些,不可以吓到了萧大人,故而从来都是远远看上一眼就好。她不敢去见他,同他说话。

    她身子才好,外面正冷得厉害,有小厮在外面盯梢,林婉柔暂且在马车里,坐在小炉子旁边烤火。快两个月没有见萧望之了,想想就要见面,林婉柔有些紧张。

    焦急忐忑等待了不知多久,听得外头忽然急急传来一声:“小姐,小姐,萧大人要出门了!”林婉柔急急忙忙从马车上下来,躲到附近的一株大树后面。

    她从大树背后探出个脑袋,两眼泛光盯着萧府大门。萧望之前拥后簇大步出来,似有所觉朝她的方向看一眼,又很快收回视线。他上得软轿,一刻不停的离开了。

    林婉柔控制住自己,没有尖叫出声,却兴奋地抓住自己丫鬟的手:“萧大人看我了!萧大人看我了!天呐!”她满面春光,心跳加速,差点没捂胸口倒地。

    丫鬟早已见怪不怪,扶住她说:“外面实在太冷,小姐还是先回马车去吧。”

    林婉柔目光追寻着那顶轿子,哪怕已经瞧不见影子也不收回视线。

    半晌过后,她喃喃:“萧大人为什么这么英俊?”

    丫鬟默然:“……小姐醒一醒,萧大人的轿子已经走了。”

    林婉柔转头看着她,又是一句:“萧大人怎么还不娶我?!”

    丫鬟:“……”

    林婉柔:“呜呜呜,萧大人为什么这么好?呜呜呜,我的命都要给他了!”

    丫鬟:“……”

    林婉柔:“呜呜呜,萧大人今天穿的衣服是哪家衣坊的?”

    丫鬟飞快作答:“锦绣坊!”

    林婉柔:“鞋呢?”

    丫鬟肯定的说:“萧大人的奶娘亲手纳的!”

    自家小姐好几年恨不得把萧大人从头发丝到脚后跟都研究个明白,今天穿的什么样式的衣服鞋子,衣服是哪家衣坊的,鞋子是哪家鞋铺的,次次都非要弄清楚。

    被锻炼出来这种眼力和反应速度,她也不想啊,混口饭吃不容易!

    丫鬟表示自己的非常无奈和无辜!

    林婉柔满意点头:“那就先去锦绣坊,正好置一身新衣裳送给大哥当新年礼。”她回想萧望之的那一眼,觉得他必定看到了自己,不由满心荡漾,笑呵呵的走了。

    买下或订做萧望之一模一样的衣服鞋子这种事,林婉柔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若非她是姑娘自己穿不了,只怕天天都是男神同款,而今唯有买了送给亲爹亲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