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比例太低, 则需补v或者72小时后才能看到最新更新。ωヤノ亅丶メ....

    “臣女见过陛下!”林婉柔反应过来, 第一件事便是同苏禧行礼。

    幸得四下无人,不至于立时引发了什么恐慌。

    苏禧伸手温柔扶林婉柔一把,压低声音:“低调, 低调, 微服私访知道么?”

    林婉柔却也机敏, 立时间说:“是。”

    萧望之淡定的看着苏禧, 心里有些猜测, 但不再和她说什么,转而去看林婉柔。他开口便一声:“林三小姐……”

    只这么四个字,林婉柔已仿若被雷劈中。她身子颤了颤,嘴唇也抖了抖, 目光落到萧望之脸上。他们离得这样近, 他还同她说话, 喊她——林!三!小!姐!

    萧大人认识她!萧大人知道她!

    脑海里闪过这样的想法, 太刺激,林婉柔受不住, 手捂着胸口晕了过去。

    眼见美人晕倒, 苏禧连忙去扶住。她低头看一眼怀中紧闭眼、脸颊羞红一片的美人儿, 又似笑非笑看向罪魁祸首:“萧望之, 过分了啊。”

    喊了林婉柔的丫鬟过来,苏禧搭手将她扶上马车, 她便被送回肃宁伯府。送走林婉柔, 苏禧才和萧望之秋后算账:“我的一桩好事被你破坏了, 你说怎么办?”

    萧望之瞧一瞧天色,说:“时辰不早了,陛下也该回宫去了。”

    苏禧将手背到身后,挺直了身子,一甩头:“我不!”

    萧望之见她这样的态度,知道是自己坏了她的事,唱起反调来。若不是她次次表达看他不顺眼的方式这般的幼稚,他不至于不将这些放在心上。

    “那陛下需要臣陪同么?”萧望之又问。

    苏禧哼了哼:“不必。”

    萧望之颔首,耐心道:“既如此,臣安排侍卫暗中保护陛下。”苏禧不理他,他自顾自说,“陛下玩尽兴了,记得早些回宫。”言辞之间,似在叮嘱不懂事的小孩。

    苏禧斜眼:“你当我才三岁。”

    萧望之平平静静的语气,说了一句:“微臣不敢。”

    不管怎么样,白婼已经二十一岁了,萧望之不是真的将她看作小孩子。只是,她平常在人前总要表现得稳重与成熟,肩上责任重大,在他面前任性一些也无妨。

    没多会,萧望之没事人一样的走了。

    苏禧立在原地,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终于勾了勾唇。

    至日落时分,萧望之从衙署回萧府,随从前来禀报,说白婼已经回宫。他略微点一点头,复问得两句她今天都去过哪些地方,听完随从的话,他就让人下去了。

    待夜深一些,沐浴过后的萧望之如往常般熄灯休息。这之后,未出半个时辰,睡眠尚浅的他耳边听得有细微的动静。萧望之警觉睁开眼,发现床边多出一个人。

    光线太昏暗,将将睁开眼睛,还未完全适应,萧望之一时看不清此人的容貌,先闻到了酒气。他人已坐起身,床榻旁的人伸手过来,捏住他的脸就骂:“混蛋!”

    含糊的语调却是熟悉的声音,萧望之刹那识破这人身份。眼睛稍微适应了一些,他模模糊糊能看到苏禧的脸,抬手握住她的手腕沉声道:“陛下?”

    面前的人好似听不见他的话,挣扎着抽回手,萧望之放开了她,她又手脚并用直接爬上了床。无从预想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更加没有想到她会直接扑上来。

    “萧望之!你坏了我的好事!你赔!”她一边嚷着一边揪萧望之的衣服。他已经睡下,身上是薄薄一件里衣,被这么一闹腾,顿时歪歪斜斜的,不怎么齐整了。

    毫无分寸的举动和满身酒气,萧望之很难不认为她这是喝多了。口中又说着这样的话,似乎是在找他计较白天的事情……稍一走神,胸前有软乎乎的手摸过来。

    他还未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先听见她嘿嘿的笑着,评价:“手感真不错……”一面说一面多摸几下,且整个人忽然凑过来,嘴唇一下子贴得非常的近。

    来不及完全躲开,那个吻落到了他的脸颊上,一瞬柔软的触感格外清晰。萧望之皱眉,自觉没必要和一个喝多人的人太计较。

    他抓住她的手从自己衣服里面抽了出来,手下有轻重的推开了她。不顾她如此,萧望迅速翻身下得床榻,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又过去点灯。

    房间里很快有了光,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的。萧望之扭头去看床上的人,发现她也跟着下地,正两颊酡红、眯着眼睛茫然望向他的方向,显见人是醉得不清醒。

    萧望之走到木施前,取下了自己的衣服正准备穿上,有人跌跌撞撞到了他身后,扯着他的衣服不放。他低头,望见她仰着一张莹白小脸,和一双雾蒙蒙的眼睛。

    “你赔我!”她倔强却带着些许委屈的说道。

    萧望之知道和一个喝多了的人没法讲道理,故而顺从道:“好,我赔。”

    眼前的人傻里傻气的笑起来,却站也站不稳,抓着他的衣服晃晃悠悠。

    萧望之静静的看着,提醒道:“陛下可以先放开我。”

    原本以为她会乖乖的松开手,哪知听到这一句,她脸上的笑消失不见,换作严肃的样子。萧望之听见她不满的开口:“我不信!你!骗子!”

    脸上那一种义愤填膺的表情,仿佛是曾被他坑害过千百遍。感觉到她紧紧揪住了自己的衣服,萧望之好气也好笑问:“臣何时骗过陛下?”

    仿佛被这个问题问倒了一般。

    她歪了脑袋看着他,脸上满是疑惑:“没有吗?”

    萧望之也问:“有吗?”

    她迟疑:“有的……吧……”

    萧望之无言,姑且放弃自己的衣服。他余光扫过了她的手,她立时有所觉察,警铃大作般又去抓住他的手臂,紧紧的、牢牢的,脸上也是警惕表情。

    “你赔我!”她终于绕回了原来那个话题。

    萧望之冷静的回答:“好的。”

    她又笑起来,但眨眼的功夫,人猛然一头栽下来。萧望之眼疾手快把人扶稳,倒在自己臂弯里的人却变得不声不响,过得了半晌,他才敢确定——这是睡着了。

    打横将人抱到床榻上去,萧望之鼻尖嗅到一阵一阵的酒气。往日没见过她喝多的样子,今天见识了,是再不能叫她这样了。他把人放下后,穿好衣服出了房间。

    从头到尾,苏禧怎么挥金如土挖好坑等林婉柔跳,又怎么骗林婉柔和她一起去偶遇萧望之,怎么在宫外玩了一整天,等回到宫里不尽兴找来后宫美男陪酒……

    喝酒喝到尽兴之后,她怎么假装自己醉了,怎么下了命令,怎么到萧府来,溜进萧望之的房间,演一出装傻占便宜的戏……这种种的种种,1987全看在眼里。

    到了此时,1987终究忍不住啧啧作声:“心机!套路!”

    苏禧白眼:“我睡了,别打扰我——”

    怼完一句,她自顾自感慨:“哎,萧大人的身材不错嘛,这小胸肌,这腰……”

    1987:“……请宿主矜持一些!注意身份!”

    萧望之安排马车,亲自将苏禧送回宫。这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无论是出于避免尴尬,还是出于维护她尊严的目的,他都不准备再提起,然而事情总出乎他意料。

    隔天清早,萧望之被苏禧召进宫,称有十万火急之事。彼时,他以为是她醒来仍记得昨夜发生的事,要同他好好谈一谈。未曾想,还未行礼,她急不可耐开口。

    “萧大人不必多礼!”他抬眼,正对上苏禧急切的目光,语气也颇为着急,“我同你说,我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了一个人!”

    萧望之凝神暗忖间,斟酌发问:“陛下梦到谁了?”

    苏禧坚定说道:“我的皇夫!”

    萧望之说不上为何,心底有种隐隐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又听见她道:“虽然没有看清楚他的脸,但是我记得他给我的感觉。”

    萧望之问:“什么感觉?”

    苏禧沉醉般说:“我记得梦里的他身量修长,气质沉稳,我还亲了他一口……”

    萧望之:“……”

    苏禧无辜看他:“萧大人,请务必帮我找到这个人!”

    萧望之:“……”

    苏禧微微而笑:“你帮我找到这个人,我答应你,往后必定不同你做对。”

    萧望之抬抬眼:“既是陛下梦里的人,要如何找?”

    苏禧维持脸上的笑意,鼓励的口气:“萧大人,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萧望之:“……”

    苏禧这么两句话,任何一句单拎出来看都很寻常,偏偏放在一起,便仿佛染上了些许特别的意味。细细想,便能品味得出一点暧昧和暗示的色彩。

    此时立在她面前的萧望之,却仅是蹙眉垂眼,认真思索起来什么。他表情正直,无从窥知其心事。半晌后,他更加正直开口:“陛下若是想选秀,可定在三月。”

    得到这般的回答,苏禧维持住嘴边薄薄笑意,眼角几不可见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