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比例太低, 则需补v或者72小时后才能看到最新更新。  苏禧跳下水救起了她, 林婉柔对此十分感动。在她眼里,苏禧身份尊贵,不必也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今日却纾尊降贵, 她怎会不打心里头觉得感激?

    无以为报,她将这份心意放在心底, 是随时准备报答的。只是想起在蓬莱殿时,萧望之目不斜视的模样与他的话语,林婉柔便没有来由, 感到一阵伤心。

    被萧大人冷落与忽视,她本该习以为常,然而今日所见, 她竟是依然无法镇定。林婉柔不大想得明白,也挥不去心里的难受,这让她感到失落,情绪异常低迷。

    救她的人是女皇陛下, 萧大人作为臣子,且是辅政大臣,在乎、关心或是着急陛下的情况, 明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林婉柔觉得自己明白这个道理,可没有用。

    哪怕懂得这么一回事, 她仍旧在意。她介怀他这种态度, 也介怀他在关于她的生死之事上, 不存在一丝一毫的关心。一直以为懂得的事,何以今日会无法接受?

    林婉柔独自愁闷半天,待到得翌日,高公公亲自到肃宁伯府来传话。高公公说前一日将她推下水的人已是受了惩戒,陛下望她好好休养,莫要思虑过重。

    彼时把林婉柔推下水的人乃为承恩侯府的五小姐。她在宫里闯下了大祸,消息传回侯府后,承恩侯便即刻入宫请罪去了。祸可不及侯府,五小姐受罚却无意外。

    除去传达这些关心之言,跟着高公公来的宫人还一一捧上百年老参、灵芝等物,都是陛下赏赐。这一举一动,无不是透露着关切,叫人没有办法不感恩。

    林婉柔问:“陛下今日身体可好了一些?”

    高公公笑道:“林三小姐安心,陛下今日好多了,您也要好好将养身子。”

    林婉柔心中动容的点一点头:“多谢公公关心,也烦请高公公且代我谢过陛下,待他日陛下痊愈,我再亲自入宫谢过此番恩典。”

    送高公公到了肃宁伯府门口,林婉柔看着他上了马车,预备回宫里去了。在马车临到要走的一刻,她突然喊了马车里的人一声,语气颇为急切。

    高公公掀开马车帘子,好脾气笑着:“林三小姐可是还有事?”

    林婉柔也看着他,颔首说道:“我随您进宫。”

    呛了水、受了寒,还挨了萧大人训斥的苏禧,躺在床榻上做可怜巴巴状。入宫来看她的大长公主才刚走不一会,萧望之后脚便进来了,他身后宫人手里端着药。

    若是当真算起来,自打出生到现在,白婼从没有遭过这种罪。她是先皇和先皇后的掌上明珠,没有敢欺负她、陷害她、给她好果子吃。萧望之心里再清楚不过。

    前一日,他在衙署里听到陛下落水了的消息,未及细听,匆忙入宫,在路上才将事情弄了一个明白。有那么多人在,是不必她做这种事,她却不管不顾的……

    在萧望之看来,这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因而训斥。身在高位,她应该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清楚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带来影响,不是什么事都能随心所欲。

    惦记着昨天有人怼了她,苏禧乍看到萧望之,便是一笑:“哟,今天吹什么风,竟然把萧大人吹来了?您今天过来,莫不是又要教训教训我?”

    萧望之以为自己昨天说的话,语气虽不够好,但没有那样的冲。现在被这么讥讽了两句,他便也笑了笑:“岂敢?陛下永远都对,容不得旁人有半分的质疑。”

    苏禧斜他一眼,萧望之面不改色,又说:“先皇陛下于弥留之际,放心不下,授命臣辅佐陛下管理朝政。而今却连看顾好陛下的安全都办不到……”

    “停——”苏禧打断他,妥协了,“我冲动、我鲁莽、我没有分寸,我检讨、我反省、我乖乖听话,可以了吗?”把驾崩的人都抬出来了,她还能说什么?

    萧望之扬了扬眉道:“陛下该喝药了。”

    苏禧:“……”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像骂人呢?

    宫人将药碗捧上来,苏禧看一眼又去看萧望之。

    她无奈发问:“萧大人,您难不成还准备亲自监督我喝药?”

    萧望之正准备说话,高公公回宫复命,将林婉柔也带了进来。林婉柔瞥见立在屏风后的萧望之,视线淡淡扫过,是少有的镇定,而后径自走上前去与苏禧行礼。

    苏禧免她的礼,瞧着挺高兴的:“你怎么来了?”

    林婉柔对苏禧展颜一笑:“陛下因我才这般的,终究过意不去……”

    萧望之自觉自己在这里耽误她们说话,和苏禧对视过一眼,识趣悄悄退出去了。苏禧招林婉柔上前,让她坐在床榻旁,仔细看看她,问:“怎么瞧着有心事?”

    林婉柔是真心认为自己将心底的事藏得很好的,苏禧忽然发问,浑似那些全被一眼看穿了。连她的爹娘都没有发现的,陛下怎么就注意到了呢?她一时呆愣住。

    苏禧屏退左右宫人,拉着林婉柔的手:“是为了昨天的事?”林婉柔摇摇头,苏禧便追问:“那是怎么了?或是有别人为难你?”

    林婉柔知道,没有人为难她,不过她自己为难自己。往日关于萧望之的事情,她在苏禧面前不避讳,今日谈及了这些,林婉柔同样不遮遮掩掩,决定要说出来。

    “昨日落水,陛下将我救了起来,自己却……后来,我在这儿守着陛下,原本是心无杂念,但萧大人出现之后……”她顿一顿,说,“总觉得心里不大好受。”

    一旦谈及心底的事,起了头,林婉柔便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对于此时的她而言,确实需要这样一个可以倾诉的机会,和一个她觉得可以信任的倾诉对象。

    苏禧耐心听林婉柔说着心里的苦闷,暗地里却欣赏着美人别有韵味的满脸愁容。待她说完,苏禧才宽慰她道:“情之一字,莫不如此,我同我梦里那个人……”

    林婉柔听到这么一句话,眨眨眼看着苏禧,轻易被勾起了兴趣。苏禧一笑:“为何这样看我?我觉得你看萧大人,和我看梦里那人是差不多的。”

    “有时觉得他很近,触手可及,有时又觉得他很远,再怎么努力都够不上。你会觉得失落,不见得是因为他,也许只是因为发现他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人。”

    林婉柔说:“我想象的那个人?”

    苏禧点一点头:“萧大人原本便是冷面无情的性子,你往前不清楚的么?”

    林婉柔说:“便是因为知道,才想不明白。”

    “那不正是如此?”苏禧同她说,“也不过看清楚了他的真实样子罢了。”

    林婉柔几乎被说服,以为这番话颇有道理。事实上,这一段时间,不知是否觉得有了许多事情可做,她已经不似往前般频繁去萧府等着,只为远远看他一眼……

    苏禧一边观察林婉柔的表情,一边“循循善诱”问:“假使是现在,回头看看,会不会和以前那样非君不嫁?可是觉得有些不同了?”

    林婉柔拧眉思索起了苏禧的问题。

    半晌过后,她低眉一笑:“当局者迷,陛下是点醒我了。”

    这一句话来得太快,即使是苏禧自己也没有想到救个人带来这么多的方便。这样看起来,林婉柔是个性子果决的,做起决断来,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昨天的这一波,一点都不亏。

    苏禧心底惊喜,面上故作疑惑问:“怎么这样说?”

    林婉柔笑了笑:“我往前对萧大人的执念,如今才看得明白,确实荒唐了一些。”

    苏禧说:“也不必这样否认自己……”

    林婉柔摇摇头,又笑说:“不管怎么样,萧大人的确是好人。”

    这是……爱过?

    圈粉脱粉就在一瞬间,粉丝无情,苏禧又一次真正见识到了。

    “陛下方才说……”林婉柔谨慎的开口。

    苏禧看向她,她才问,“陛下说的梦里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苏禧笑说。

    林婉柔眼里满是不解,又问:“陛下记得他的长相么?”

    苏禧沉吟,片刻后说:“依稀记得他身材修长,气质沉稳,似乎有一张线条轮廓十分俊雅的面庞……可是我醒来之后,便想不起来他的脸。”

    林婉柔细细追问过几句,比如眼睛、眉毛、鼻子、嘴巴,苏禧含含糊糊的回答,她蹙眉想了半晌,迟疑的说:“陛下……我怎么觉得……”

    苏禧看向她,林婉柔也看她,却笑笑,将剩下半句话说完:“陛下说的这个人,总觉得……和萧大人有些相似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