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比例太低, 则需补v或者72小时后才能看到最新更新。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这么过去了六七日之后, 赵雍身边的随从过来传话。他和苏禧说誉王准备将她送出城,先问一问她自己可有什么想法, 若没有, 则由王爷全权安排。

    赵雍准备送她离开邺京, 不是送回许莹绣的舅舅家, 可见必然查明白那其实是一处狼窝虎穴。但苏禧进了誉王府, 是没有打算要随便出去的。

    随从说赵雍有话给她时,苏禧脸上明显惊喜的笑容, 却随着他说出口的话渐渐消失了。听明白以后,她沉默半晌,方才开口问:“王爷现在是回府了吗?”

    “是。”随从应了一声, “只是王爷恐怕没有时间见刘夫人。”

    苏禧低声道:“不过是……有些话必须亲口与王爷说……烦请小哥转告王爷, 请王爷得空务必见我一面, 奴家感激不尽。”

    随从面有犹豫之色,却终是应承了下来。

    当天傍晚,自苏禧住进誉王府后, 赵雍第一次过来她住的这里。恰是晚膳时分,桌上已摆好了饭菜, 苏禧见到他,脸上不见高兴, 只规矩将他请到了桌边坐下。

    赵雍坐下, 将丫鬟婆子全部遣退, 单留他们两个。苏禧执了茶壶与他倒一杯茶, 他瞥一眼,单刀直入道:“我已派人查过,你姑姑如今在湖州,你可投奔她。”

    苏禧替自己也倒一杯茶,才慢条斯理将茶壶搁下在一旁。她抬眼看向身侧的人,眼神平静,语气也平静:“王爷真心认为,这样的安排对奴家来说很好了吗?”

    “是。”赵雍淡淡说道。

    苏禧同他对视一眼,忽而笑一笑,笑容却透着凄凉之意。抬手从发间拔下根簪子捏在手里,她垂眼笑道:“既然王爷是这般说的,奴家自然只有听从的份……”

    赵雍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在她拔下簪子时已蹙眉望向她。苏禧话音落下,捏着簪子的手指微微用力,手臂一抬便将尖的一头直接照着自己的脸颊划过去。

    同一时间,预知到苏禧行为的赵雍,眼疾手快制止了她的动作。她瞥向赵雍,脸上笑容流露出软弱:“奴家不过一介弱女子,无依无靠,这皮囊终不过累赘。”

    “既如此,倒不如瞥了去,也剩下许多麻烦,兴许还能过几天安生日子……”苏禧眼中含泪看着赵雍,“王爷或许是帮奴家,可湖州何曾有奴家的容身之地?”

    看着眼前的女人泪眼朦胧的样子,不知为何,赵雍便想起了妹妹赵曦。他眼眸一抹幽深之意愈显,慢慢松开苏禧的手腕:“你若是想留在王府,大可直说。”

    原本脸上尽是悲愤的苏禧,因为赵雍的这一句话,似乎不觉变得窘迫。甚至从脖颈到脸颊的皮肤都泛起一层粉红,衬得她本就明丽的面庞越发是魅惑诱人。

    赵雍觉得无什么可说,站起身道:“既然你觉得无处可去,便留在这里吧,无事不必找我。”他客气说过两句话,便准备离开了。

    苏禧也跟着起身,见他这是要走,连忙喊他一声。赵雍看过来,她眉头紧锁、脸上一半纠结一半不好意思,问道:“奴家若想要学些拳脚功夫,不知王爷……”

    赵雍脸色不改说:“你自己的事,不必来过问我。”略顿了顿,赵雍又说,“有什么需要你只找你身边的人便是,届时自会有人与你安排。”

    苏禧轻轻点点头,涨红一张脸说:“王爷大恩大德……”

    话未说完,被赵雍截断:“无事。”

    在她的房间里停留片刻,确认过这一件事后,赵雍便走了。苏禧送他到外面,一直等到看不见他的身影,方才转身进去屋子。自此之后,她彻底留在誉王府。

    为了她的系统任务大计,赵雍日后必然是要干大事的人。苏禧不想做他背后那个女人,也不想依然这么软弱可欺,因此琢磨着为许莹绣点亮一点实用技能点。

    一点防身的拳脚功夫非常的必要,除此之外,苏禧考虑让她懂医术。许莹绣虽然在七八岁时便成了孤女,但她父亲曾是大夫,小时候对药草药材的接触并不少。

    那时许莹绣太小,懂的东西自然非常的有限,可不妨碍她对这些东西敏感敏锐。现在知道的或不过皮毛,但若经年学习累积,即使医术高超也会变得合理许多。

    赵雍如今仍在筹备阶段,那么她的时间也可以花在很多别的事情上。苏禧确定过方向,便在关注赵雍的同时忙着自己一点事,也算应了他那一句无事不必找他。

    如是又过得数月,天气渐冷,已经是冬天了。苏禧在誉王府住了这么一些日子,虽然除去身边的丫鬟婆子外,同其他人也开始打交道,对这里更变得熟悉起来。

    一日夜里,早早休息的苏禧睡梦中被丫鬟喊醒,说李明月腹痛难忍,请她过去看一看。李明月是赵雍侍妾,体质缘故,每逢月事分外辛苦,苏禧帮她看过几次。

    会这个时辰跑来打扰必然情况比往常严重许多,先前的法子没奏效,被人吵醒再如何痛苦,苏禧也依然保留理智体谅。她起身,穿好衣服,裹上斗篷便过去了。

    好不容易缓解了李明月身上的难受劲,夜已经有一点深了。今天夜里风大,外面冷得厉害,苏禧裹紧自己的斗篷,想快点回去。行至半途,却碰见回府的赵雍。

    她上前去行礼,离得近了,闻到赵雍身上若有似无的血腥气味。1987非常识趣在同一时间和苏禧汇报赵雍受伤一事,她顿时间心思转动,知道来了一个机会。

    “王爷这是才回府么?”苏禧脸上笑着说,“今天夜里倒冷得厉害,奴家那儿多烧了几个炭盆,比别处都暖和些,王爷不若过来坐一坐?且奴家那儿还有……”

    她凑到赵雍的耳边,将声音压得极低,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得见:“王爷受伤了,奴家那有伤药,可以为王爷包扎伤口。奴家受过王爷恩典,请王爷相信奴家。”

    赵雍低调回府,强作无事,必然是受伤一事不可宣扬。既然是这样,大张旗鼓的请大夫必然是不行,消息也容易走漏。那么,她给出的无疑不失为上佳的选择。

    苏禧稍微等了一会,赵雍已主动握住她的手,顺势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一带。他脸上轻佻的笑意,语气暧昧:“如此甚好……今夜,便去你那儿了。”

    待下一刻,萧望之徐徐睁眼,眼底无波无澜的,脸上的表情也同样十分的平静。

    萧望之低头看清苏禧惶恐的模样,一笑道:“陛下这是准备跑了?”

    苏禧心虚般说:“谁……谁要跑?”

    她拿手掌撑在萧望之的胸前,试图将他们的距离拉开。萧望之却丝毫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于是她这一举动不过徒劳无功。

    苏禧在萧望之的面前红了脸,手脚像忽然被束缚住了,变得不敢动作。她眼神飘忽躲闪的,支支吾吾说:“你你你……萧望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是陛下召臣进宫的吗?”萧望之不动声色的回答,又笑,“后来还对我做那么过分的事情。陛下莫不是想说,昨天夜里发生的事,什么都不记得了?”

    苏禧抬头,迅速看了一眼萧望之,咽咽口水问:“我对你……做了什么?”萧望之动手捉住了她的手腕,她像是被吓一跳,下意识看向了他,“你要怎样?!”

    萧望之抓着她的手,说:“昨天夜里,陛下便是用这只手来扒臣的衣服的,且命令臣不可出声也不许动。陛下自己动的手,做出来的事,难不成打算好赖账?”

    昨天晚上是怎么一回事,苏禧有什么不清楚的?萧望之倒是心思活络,难怪干干脆脆地躺着等她醒,是打定主意要她负责,先把该坐实的都给坐实了。

    萧望之的话音落下,苏禧的脸上满是错愕与不可置信。她磕磕巴巴道:“我——我才不信!你胡说——对,你就是在胡说!我怎么可能会对你做那样的事情?”

    “是吗?”萧望之淡淡的反问一句,又说,“口是心非不好,望陛下明白。”昨天夜里在他身下辗转啜泣,呻|吟求饶的人难道便不是她么?

    苏禧咬唇,轻哼一声,不怕死的说:“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为什么我就非要对你负责?后宫有那么多人,合着我个个都得负责不成?”

    被轻视,被比作后宫男宠,这于萧望之而言,无疑是在践踏他的尊严,也将他看得轻贱。他恼怒,却怒极反笑,眸光幽幽问:“陛下不是玩笑话?”

    苏禧似未察觉到他的情绪,说:“自然不是,何况你……”话未说完,已被萧望之低头封住了唇,逼着她将话咽回了肚子里。

    萧望之坚硬的手臂牢牢缠住她的身体,不让她逃避。

    一场火热缠绵结束,苏禧身上出了不少的汗。她躲在锦被里,拿被子蒙住脑袋,坚决不肯出来。萧望之此时心情很好,看了只笑,动手扯扯被子:“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