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比例太低, 则需补v或者72小时后才能看到最新更新。  一场大雪从昨夜下到今日, 没有停下的迹象。

    风雪大作中,一堵一堵朱红的宫墙在皑皑白雪衬托下,越引人注目。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外, 两株绿萼梅花在严寒中怒放, 清幽香气随风四下飘散。

    几名宫人抬着一顶软轿稳当从梅树旁走过, 终于在殿门口停了下来。轿帘掀开, 从轿子里走下来一名男子,身形修长, 眉目俊朗,清俊的面庞自带着一股威厉。

    守在殿外的太监远远看到轿子已打起精神,整个人变得抖擞了起来。待轿子靠近,人迎到跟前,面上带着三分笑意, 立即躬身行礼, 朗声道:“见过萧大人!”

    萧望之淡淡应了一声, 才刚下轿,听得殿内一阵欢笑, 不由皱皱眉。他目光往那太监身上稍微瞥过去一眼, 想问:“陛下……”话刚出口又止住,未置一词。

    待通报过后,他被太监引着入得殿内。不似外面的风雪交加, 里边温暖如春, 一走进来, 便感觉热烘烘的。他因这一冷一热刺激,脸上的皮肤不由自主泛了红。

    殿内正中一方美人榻,数名清秀俊美的男子围绕着一名姿容冠绝的年轻女子,正笑闹着努力逗她欢心。原本热热闹闹,在萧望之步入殿内时,一众人一时噤声。

    萧望之目不斜视,走上前去,行礼道:“微臣参见陛下!”

    年轻女子闻声却只笑着握住了一名美男子的手,慢吞吞的转过脸来。

    眼前正行礼请安的男人不过二十八岁,却是大周国如今大权在握的辅政大臣。先皇对他有多的信任与器重,可见一斑。所谓盛年之姿,大抵是如此。

    苏禧上下打量了一下萧望之,倒是来不及细看,面上笑意盈盈先免去他的礼。到底他是辅政大臣,又是她的攻略目标,无端端的犯不着要故意为难。

    这个当口,系统1987跳了出来,和苏禧暗中交流,语气里不乏得意之色:“怎么样?还不错吧?”来到这个世界有半个多月,这是苏禧第一次和目标人物照面。

    苏禧轻轻扯了扯嘴角:“你怎么知道不会中看不中用?”一个照面,她能感觉到萧望之的气质不俗,但这个人到底怎么样,不可能一眼直接下定数。

    1987依旧得意脸:“那自然知道!告诉你吧,我们晋江数据库里面的男主,从来就没有不器大活好的!不仅如此,高富帅的比例也很高,慢慢你就体会了。”

    苏禧挑眉:“晋江是什么?”

    1987:“最大的女性网络文学原创基地。”

    苏禧:“……”

    网文小说,苏禧觉得自己可以理解。

    作为现代人士,起初来到古代,她不怎么适应。但既来之则安之,没有选择的余地,慢慢自然就习惯。更不提,拥有一后宫美男的女皇帝这种身份,还算不错。

    她在现代,遭遇了一起有预谋的车祸,丢了性命。原本她以为只是意外,却无意和这个系统结缘。有1987帮忙,她曾回去看过,进而发现自己被夺舍的真相。

    夺舍她的那一抹灵魂,根据1987的说法,是正被他们通缉的对象。种种条件的限制,她想要回去、夺回自己的身体,必须穿越不同的世界,完成不同的攻略。

    苏禧向来是睚眦必报的性子,有人这么欺负了她,她势必要报复回去,和系统的合作顺理成章。现在他们是在穿越的第一个世界,要完成她接到的第一个任务。

    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苏禧看过系统提供的信息。

    这个国家是大周,白婼是新一任的皇帝,并且是一个女皇帝。她即位才十五岁,因先皇放心不下,故在弥留之际,授命萧望之作为辅政大臣,帮新皇处理朝事。

    先皇与先皇后极恩爱,膝下只白婼一女,又是老来得女,便十分宠爱。白婼自小是娇宠着长大,性格不免刁蛮些。她和这位萧大人不大对付,行事也越发放纵。

    自打十八岁起,白婼便往后宫招揽不少年轻男子,一个一个样貌不俗。到如今二十一岁,后宫之中美男充盈,苏禧恰好穿越而来,因此过上了美男环绕的生活。

    在一个月以前,萧望之被白婼打发到外面去办事,不在京中。直到今天他回来,进宫和白婼复命请安,苏禧终于见到了他的尊容,挑剔如她,也觉得十分不错。

    被免礼的萧望之谢过恩典后,起身开始回禀白婼要求他亲自去办的事。苏禧不太有兴趣,自然便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她收回视线,只看自己握住的那只手。

    等到萧望之回禀完毕,苏禧随意应一声:“嗯,辛苦了。”

    萧望之规矩道:“为陛下办事是臣的职责所在。”

    “萧大人一向是如此。”苏禧似笑非笑,朝他看过去一眼。她推开身边的男子,被扶着站起身,长裙曳地,歩下汉白玉石阶,不疾不徐朝萧望之走去。

    走到近前,苏禧可以将他看得更为清楚。他从前是儒雅书生,如今是辅政大臣,不变的一张白净好看面皮。脸颊泛着红晕的样子,少了几分凌厉,多了些柔情。

    在古代二十八岁没有娶妻是什么概念?苏禧想想,换作其他的人,在这个年纪,孩子已经上学堂了吧。她含笑看过萧望之半晌后,忽而低眉一笑。

    萧望之微微抬眸,看向了苏禧,眼底闪过丝疑惑。

    苏禧但笑,闲话家常般说:“萧大人,年节又快要到了,一年一年过得真快。”

    萧望之低首聆听,恭敬的模样。

    苏禧又说:“我近来在想,您这样的年纪,竟尚未娶妻,是我过去疏忽了。”

    萧望之道:“多谢陛下挂怀,臣的些微小事,不敢劳烦陛下忧心。”他素知白婼对他诸多不满,可是没有真正为难过,但今天这般突然提起他的私事?

    苏禧将萧望之脸上细微表情尽收眼底,手指把玩着一缕头发,微微而笑,娇娇俏俏的看着他。一时压低声音,悄悄道:“我还在想,我是不是缺了一位皇夫……”

    话音刚落,1987先抗议:“才见面,能不先想着把人往床上拐吗?”

    苏禧:“呵呵,闭嘴。”

    萧望之满脸坦然:“陛下如何不在宫里?”

    苏禧轻哼一声,不理他。

    林婉柔杏眼圆睁,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被自己方才不断怀疑不断腹诽的人竟是女皇陛下!难怪她说自己和萧大人有些交情,难怪她说自己知道萧大人的事……

    “臣女见过陛下!”林婉柔反应过来,第一件事便是同苏禧行礼。

    幸得四下无人,不至于立时引发了什么恐慌。

    苏禧伸手温柔扶林婉柔一把,压低声音:“低调,低调,微服私访知道么?”

    林婉柔却也机敏,立时间说:“是。”

    萧望之淡定的看着苏禧,心里有些猜测,但不再和她说什么,转而去看林婉柔。他开口便一声:“林三小姐……”

    只这么四个字,林婉柔已仿若被雷劈中。她身子颤了颤,嘴唇也抖了抖,目光落到萧望之脸上。他们离得这样近,他还同她说话,喊她——林!三!小!姐!

    萧大人认识她!萧大人知道她!

    脑海里闪过这样的想法,太刺激,林婉柔受不住,手捂着胸口晕了过去。

    眼见美人晕倒,苏禧连忙去扶住。她低头看一眼怀中紧闭眼、脸颊羞红一片的美人儿,又似笑非笑看向罪魁祸首:“萧望之,过分了啊。”

    喊了林婉柔的丫鬟过来,苏禧搭手将她扶上马车,她便被送回肃宁伯府。送走林婉柔,苏禧才和萧望之秋后算账:“我的一桩好事被你破坏了,你说怎么办?”

    萧望之瞧一瞧天色,说:“时辰不早了,陛下也该回宫去了。”

    苏禧将手背到身后,挺直了身子,一甩头:“我不!”

    萧望之见她这样的态度,知道是自己坏了她的事,唱起反调来。若不是她次次表达看他不顺眼的方式这般的幼稚,他不至于不将这些放在心上。

    “那陛下需要臣陪同么?”萧望之又问。

    苏禧哼了哼:“不必。”

    萧望之颔首,耐心道:“既如此,臣安排侍卫暗中保护陛下。”苏禧不理他,他自顾自说,“陛下玩尽兴了,记得早些回宫。”言辞之间,似在叮嘱不懂事的小孩。

    苏禧斜眼:“你当我才三岁。”

    萧望之平平静静的语气,说了一句:“微臣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