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泽站在棺内,数人沉默地守在他的后面,一句话也不敢说。wwδw.『『ge.

    杜泽忽然笑了起来,转过身,在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情况下,朝着叶凡问道:

    “你不出去?”

    叶凡楞了一下,旋即谨慎道:

    “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杜泽摇头一笑:

    “此地乃星空古路第一站,你应该出来看看——这外面的景色可是这世间大部分凡人十世也难以看到的绝景。”

    说罢,杜泽毫不留恋地迈开步子,走出了这具青铜巨棺,棺中只剩下这几人。

    因为先前杜泽与叶凡说过话的缘故,在场众人都或疑惑或惊奇或嫉妒地望了他一眼,但叶凡的心中却生出了些疑惧:

    “星空古路第一站……那又是什么?”

    叶凡心头这样想着。

    只是待在棺中总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咬咬牙,叶凡还是追着杜泽的身影,朝棺外走了出去。

    一看到他的行动,其他几人都随之动了起来,也一起追了出去。

    几步便行到棺外。

    然后……

    呈现在眼前的,竟是一片苍茫的红漠!

    大地像是被血水侵染过,呈红褐色,冷硬而枯寂,入眼一片荒凉与空旷,地面上零星矗立着一些巨大的岩石,放眼望去犹如一座座墓碑!

    这天地间光线暗淡,一片昏沉,像是死气沉沉的黄昏缭绕着淡淡的黑雾。

    众人呆若木鸡,这里绝不可能是泰山之巅!

    一望无垠的红褐色大地,幽远而又死寂,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根本不是他们所知晓的任何一个地方。

    从来没有见过,从来未听说过,完全是一片陌生而又神秘的所在!

    之后从棺内出来的几人都呆若木鸡,而除他们之外,先前跑出来的同学们也都仍旧站在外面,张着嘴巴望着这天地的景色,眼神中满是惊恐,似乎还未从那震撼中恢复过来!

    叶凡勉强收回心神,把目光移向一边,然后就看见了杜泽的身影。

    那黑衣的青年站在红漠之上,就立在青铜巨棺旁边。相较于身旁那巨大的古棺,明明身形只如蝼蚁一般,但却给人一种无比鲜明,无比深刻的感觉!

    就像是他立在那里,就是一个世界!

    而除此之外,更让人惊悚的是——那青年的身上,竟绽放着缕缕神光,虽然只是细微,却肉眼可见,其中仿佛夹杂着无数的道理,有亿万法则辉映!

    “他……他到底是谁!”

    叶凡一时间更为惊骇,忽然脑海中便想起了这青年在泰山上所说的话——

    “道祖!”

    “轰!”

    青年的身上忽然神光暴涨!一瞬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众人都惊骇地望着那名青年!

    “这天太暗了……”

    青年自言自语着,右手轻轻一合,一瞬间,那神光腾空而起,一瞬间纵横万里,将原本灰蒙蒙的天空冲破,穹顶逸散,天穹之上的星空在众人眼前显现出了它的形貌!

    “这……”

    一瞬间,叶凡听见了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在这一刻,那青年身上所显示出来的伟力,让所有人的心头都为之一震!

    无论是叶凡,庞博,还是李小曼,周毅,王子文,林佳,乃至于那名外国人凯德,都无比震撼却又无比炙热地盯着那名青年,崇敬又羡慕!

    ——这样的伟力,这种只在神话中才能出现的神力竟然在他们眼前显示,这是难以想象的机缘!

    但也就在众人心中刚刚升起这样的思绪时,那青年忽然转过了身,对着他们张开手掌,轻轻一笼——

    “走。”

    一刹那间,时空大变,身边的景色一瞬万端,一刹那间眼前的红漠便已消失不见,而浮现在众人眼前的,竟然是一间看起来厚重苍茫的古庙!

    古庙前,一株菩提古树苍劲如虬龙,通体干枯,只有离地两米处零星点缀着五六片绿叶,每片都晶莹剔透,绿光烁烁,犹如翡翠神玉。

    “这是什么地方!”

    众人清醒过来,又有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瞬间时空挪移,来到了这里,众人不由得更为惊骇于那青年的实力,心头也更为火热。

    而就在众人之外,叶凡却把目光移向了那古庙。

    古庙之上有一副铜匾,上面刻着几个钟鼎文。第一个字很好辨认,是个“大”字。但接下来的几个,叶凡却认不出了。

    “大……”

    叶凡皱了皱眉头,想猜一下那是什么东西。

    但也就在下一刻,周毅便以万分惊讶的语气大喊了出来:

    “大雷音寺?!”

    “大雷音寺?”

    “那是大雷音寺?”

    “这是传说中的大雷音寺?!”

    听到他的话的人顿时都惊愕地大叫起来,就算是叶凡,一时间也几乎要惊讶地跳脚。

    ——这间古庙,就是传说中佛陀的居所,佛门圣地,大雷音寺!

    一天之内,经历了九龙拉馆,天地挪移,亲眼见识到有人气冲星河,驱开天穹,众人的心理本来就震撼到了极点,但也就在这时,忽然闻听到眼前出现了传说中佛教的圣地——大雷音寺!

    一时间,每个人的内心都震惊到几乎麻木了!

    “虽称大雷音寺,却也只不过是释迦牟尼的一处居所,算不得继承他大道法理的终极之地。”

    杜泽轻轻地叹了一声,以一种平辈相交的姿态,不知为何,声音却扩大到了周围的人都能听到的程度。

    他伸出手,屈指一弹。

    不见有何变化。

    ——但是也就在这几乎同时,眼前这座看起来古朴厚重的寺庙,忽然泛起了近乎直冲天际的佛光!

    “嗡、嘛、呢、叭、咪、吽!”

    六字真言在佛光中流转着,佛音梵唱,一瞬间,在场众人,除了杜泽以外,全都沉浸在了那佛音之中!

    杜泽平静地看着,沐浴着佛光,身上的神光似与其交融,却又泾渭分明留有一丝空隙。

    微微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佛光中所呈现出来的太上的慈悲,宽容的道理,杜泽轻轻摇了摇头,只是一笑:

    “道不同,不相为谋。”

    下一刹那,佛光顿时熄灭,无尽的梵唱消失于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