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随着信长的妖气,森罗双重的语调发出了一个疑问,“他去四国做什么?”骸骨的武士根本想不通,这信长往这二股妖气之中的一股前去作甚?难不成他还能获得保护?四国有什么大妖怪?森罗表示他也不知道.....九州四国这两个岛屿上都是哪两位大妖,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sんцつ

    信长的水军已经消失在海面上,那信长带着上陆的军队也已经飞快地离开,向着四国的内陆前进。

    森罗的小船也停在了岸边,当他走上岸的时候,那艘船自然化为了腐朽的船板,逐渐消失在了海中。森罗的那一剑早已经断绝了这妖怪的生机,现在只不过是让这妖怪展现出死的结局而已。

    “好强烈的妖气......”越是接近内陆,森罗越能够察觉到这股妖气的恢弘,而且这股妖气奔流不息,就仿佛是大海的怒涛一般。四国的这股妖气并不在深山,而是就在岸边的德岛平原上,森罗甚至能够看见这股妖气的主人。

    信长与他的鬼军同样在这里停步了,在他们的面前是一头巨大的黑马,黝黑发亮的身躯,仿佛大象一样的体格,当然还有那黑色的仿佛在熊熊燃烧一般的鬃毛。这头黑马正在打量眼前的这些进入了他国度的妖魔,场上只能听见马蹄声,这马蹄声犹如重鼓一般震人心魄。不多时,那马王直接转身,将身体一纵,直接踏云而去。

    森罗也能感觉到这马王事实上是拒绝了信长鬼军继续深入的请求,而对他好像也只是不屑一顾而已。而在遥远的九州,则是升起来一股妖气,遥遥地化为一头巨犬的样子。这信长的鬼军进退不得,森罗也是拔剑迎上,但是天空之中直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马蹄,就这样踏了下来。

    这马蹄犹如山一般,一蹄下来大地却没有震动,但是信长连同他的鬼军在马蹄下顿时化为了飞灰......就连骸骨的武士也被这马蹄上绽放的妖力冲飞到了数十丈外,化作一地的碎骨与那刀滚做一堆。马蹄踏下之后,那远方巨大的犬型妖气也发出了吠叫声,仿佛就如同在笑一般。

    这一蹄直接贯通了三界,等于是将信长连同他的鬼军一脚踩进了地府,也算是为人间除去一个魔头。不过连带着森罗也算是倒了霉,七零八落的骨头估计有得要花点时间才能重聚复原了。一件破旧的袍子包裹了一堆骨头,还有一个斗笠覆盖在上面。犬吠声再度响起,那应该是一句话,“送你一程!”

    随后森罗的所有骨头被包裹在破袍子里面,被一阵狂暴的妖风吹起,晃晃悠悠地就开始飞行......

    这一飞也是昏昏沉沉,那股妖气直接便将森罗的骸骨包吹到了云层之上,阳光照射在铁锖色的骨头上泛出金光,而这个包裹则是一路向西......直到飞临苍茫大地之上,穿破了厚厚的魔云层直接仿佛流星一般坠落。这包包裹一路砸断了不少枯死的树枝,重重到底砸入一处破旧的寺庙边缘之中就此沉寂。

    这处寺庙怕也是荒废已久,庙里一个和尚也无,佛祖金身早没了,就剩下泥胎还被砸了半边身体。四天王倒的倒塌的塌,山门还被烧了半截,大雄宝殿更是到处都是破洞。观音殿屋顶坍塌,钟楼鼓楼空无一物——大钟大鼓早就被劫了,也不晓得是熔了铸成私钱还是怎么了。庙里的树木都枯死不少,满地皆是腐朽的落叶枯枝。

    这庙里也不是没有好房子——至少那些僧人过去曾经居住的僧寮相对还挺完整,虽然不可避免地窗子跟门板上都有破洞,便是屋顶也有破漏的,但是终究还是个房子,遮遮挡挡之下倒还可以住人。所以这里确实还有几个人.....不过都是乞丐之流,屋外有一小块地,种着一些焉啦吧唧的红薯。

    自从天空被魔云掩盖,阳光比之往年只余三成之后,这天下便开始乱了。此时乃是满清坐天下,然而不过数十年便已经颓势已现,各路烽烟此起彼伏——谁让种地已经开始养活不了自己呢?这满清朝廷龟缩北方焦头烂额,全靠南方的漕运吊着命。现在只有秦岭以南尚有足够的阳光能种地,虽然产量低了不少但是至少能种出来东西。而在这种情况下,满清也不顾什么运河漕运历来在里面扒食的势力了,干脆就让这帮漕丁统统回去吃自己——造反也好饿死也好,鞑子是不管了。他们开启了海运......

    所以这也是个妖魔乱舞的时代,各地交通艰难,路上多出了不晓得多少山精水怪拦路打劫吃人,不少道路上白天在苍白的阳光下尚有行人,一到晚上顿时便无人走路——便是商队也要数百人聚集在一起方才敢过夜,这还是在路边荒废的驿站。至于野外过夜,那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的。

    这寺庙哪怕就在城外不过五里,当和尚都没了之后,自然也没人敢于或者愿意重修上香了,只是任其荒废,只有几个烂命一条的乞丐还敢在这里住着——比起在外面饿死冻死,这里起码能种点红薯有片瓦遮身,在这个连乞讨都讨不到食物的时候,这里已经算得上天堂了——活一天算一天吧。

    森罗妖气弥散,现在也只是躺在枯枝腐叶之中的一堆骨骸而已。这种状态多了,每一次森罗受了沉重打击都会要靠这个来恢复——这些年来他也知道,自己恐怕很难死掉,而他想要求的正是永远的安眠。只是呆着不动任凭别的妖魔打,总是不甘心的,而且他很多时候看不过眼总是要动手除魔。

    这个地方骨头可也不少,至少后殿那里便是乞丐也绝不愿意踏入——哪怕是在白天。后殿可是停了几具棺材,那没有收敛的和尚怕也是在那块——反正乞丐们用人命探索到了一个道理,绝对不要踏入后殿,也不要在晚上出门,任凭外面有什么声音也别开门,若是能用什么东西掩住呼吸就更好——也就是要用东西遮住自家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