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喜欢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拿着凿子屁颠屁颠的跑到了石棺那里帮忙。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胖子总是那样的没心没肺,我没有理会。继续往下注解。”

    建北坛,应该说的就是我们所在的祭坛,当时的国都建造在长安,而今莽山正对着当时长安的南皇宫“明堂”中间只隔一河,两者遥遥相望,能建造在这个地方武则天一定有她自己的想法,可能是对这大天师的依赖太深。

    这里的下一句,斩阴体,饮天地至阴之血,我不太明白,什么是阴体,什么是至阴之血。

    难不成真的像鬼电影里面描述的那样,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女子便是阴体。

    小说里面说这种人的血阴气很重是僵尸的最爱,喝了她们的血之后还能进化那,进化之后可以随意在阳光下行走,最后飞天遁地无所不能,甚至可以九转轮回重新做人。这不全是瞎扯淡吗。可能小的时候还会信一些,但现在已经新中国新社会新风气了,这些都不过迷信罢了。

    但这御碑上的阴体又是什么意思哪?难不成真的向小说中的那样,那我还考什么古啊,一个大粽子跳出来全都死翘翘了。

    我想了很多关于阴体二字的解释,难不成这里所说阴体代表的是生殖器官自己的“小弟弟”我不由的脑子一麻往自己的裤裆里看了看。那斩阴体的意思莫非就是要斩掉自己的***,我脑袋瞬间炸裂,我靠,难不成武则天还有收藏***的癖好。我打了打脸暗骂自己龌龊,初次之外还有什么哪?我绞尽脑汁都想不出其他能够解释出阴体二字的意思。

    正着急,我眼睛随处一撇,看到了御碑上那独特的花纹风格。

    心中想着,难道是阴阳五行乾坤八卦,还是奇门遁甲,我想的脑仁疼,中国文化实在博大精深,这些异类文学不是一朝一夕所能理解的,阴体,我牢牢的记住这两个词,待我见到陈教授一定要向他请教。

    “卡拉卡拉。”那是石头与石头所摩擦出来的声音。

    此时胖子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考,张大专家别研究了,还不快来帮忙。

    我应了一声,收起手上的笔记本以及铅笔,用相机记录下了一切之后放下脑子里的思绪跑了过去。

    石棺之前裂开的那道缝隙周围已经被王超王景两位同志用凿子戳开了一节边角,用力一推整个石棺盖有了明显的晃动。

    之前那只大老鼠所在的石棺与正主的石棺相连,看似是一个棺其实内部还有一个小型的套棺,这也就是当时墓主人的高明之处,即便你打开了外面一层石棺椁,里面依旧还有一层,甚至里面的里面还有,这就像套娃一样,一层裹着一层。

    照胖子的意思,我们四个一起往一处用力把石棺盖给推下去,但做过之后才知道这件事是不可行的。

    虽然我们已经用凿子戳开了一个边角,但四周的封棺钉并没有彻底被拔出来,所以想要用蛮力将至从外面推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那你说怎么办?胖子有些毛急。”

    “我骂说:你急有个屁用,这种事还是要靠脑子的。”

    “你来,我倒要看一看咱们的张大专家有何良策。胖子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我来就起来,其实说这句话之前,我心中早就已经又了开这石棺的结论,很简单石棺四周钉着四根封棺针控制住了石棺的四个角,想要推开这石棺盖必须摆脱这四根针不然很难将棺材盖推开。”

    “这还用你说,但这封棺针穿在石头里,怎么把它拔出来。”

    “我邪魅的笑了笑,从后面背包里拿出一瓶黑色的药液,说:有它不就行了。”

    “这是啥?胖子问道。”

    “这不会是腐石液吧?王景同志在一旁看出蹊跷。”

    “不错,这还是陈教授让我带来的,没想到还真能用的上。”听说这玩意倒在石头上不到一刻钟,那石头就会软的跟棉花一样。

    “靠,这就是你动脑子的结果,那怎么不早拿出来,害的胖爷凿了这么大半天。”说着胖子从我手里抢了过去。就往边角上的封棺针上倒。

    我让他省着点用,或许等下还有需要的时候。

    他应了一声,不在理会我,把腐石液倒进了四角。这种腐石液非常难得,只能用于国家单位机构,这次出行还是陈教授向上面申请带了一小瓶用的。

    当腐石液触碰到四周的封棺钉时,发出“嗤嗤”的腐朽声,那是两种相克的元素互相侵蚀的声音。

    别说,这东西还真好用,在那侵蚀声慢慢淡去之后,胖子挥舞着铲子,一下子就切下来周边的封棺钉。嘿嘿!他娘的,这玩意还真行,回去之后我一定批发个十几箱子备用。

    “我咧嘴说:你算了吧,这东西腐蚀性比硫酸还强,你真要搞到十几箱子估计下半生咱俩只能在局子里见面叙旧了。”

    很快,四颗封棺钉全部被拔了下来,现在的石棺盖子应该很容易就可以打开,胖子大大咧咧的去推那石棺盖子,能看出他面部期待的激情。

    我也有些期待,想要看一看这所谓的大天师到底是何许人也。

    “格拉格拉”石棺盖子一步步被推开,我甚至脑中已经有了一个墓主人的轮廓,结合之前在壁画当中所看到的,我猜测这大天师应该是个侏儒,天生的侏儒症,导致他身材矮小,面相丑陋,所以终日带着面具,不敢面对世人,虽有堪比常人的头脑,但只能隐藏在背后控制傀儡,他就像一只肮脏的老鼠,即便在博学多才,即便有真本事,但依旧不敢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因为他的内心被任何人都软弱,自卑让他一辈子只能戴上面具做人。这或许已经脱出了我专业范围,但是我曾看过关于心理学的书籍,对这些有颇多的了解。自卑能够造成人的心里扭曲,从而走上犯罪的道路。这是一名著名的美国犯罪学家说过的话。

    我幻想之后打开棺盖子的模样,那应该是一个皮包骨的矮小身材,身上穿的必定豪华,周围很多金银作为陪葬品,或许那面具依旧戴在他的脸上。但是再过去30秒之后,现实彻底的推翻了之前的理论,让我从至高的天堂之上直接跌落到了人间。

    “怎么可能。”

    石棺内确实躺着一具尸体,但却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是一个身材矮小,皮包骨头。里面的葬着的与其说是一具尸体还不如说是一具骨骸。

    那是一具白色的骨骸,身上没有任何的挂饰,更没有任何的陪葬物品,偌大的石棺当中只有一具尸骸以及那具尸骸脸上的红色龟壳面具。

    那龟壳面具我很熟悉,那是之前壁画之上大天师下葬之前戴的。难不成这具白骨就是所谓的大天师。

    不,不对,推理不通,壁画之上的大天师,身材矮小,如十岁左右的小孩子一般,按照当时的比例应该在140厘米左右,而这具白骨尸体目测至少一米六五以上这还不算生前的*,而且看盆骨的宽度,以及锁骨等,这应该是一名女子。这应该不是武则天御碑传里的大天师。

    “或许这是他媳妇也说不定啊?”胖子说。

    我没有言语,因为我也不知道历史的发展,我也不知道这座坟墓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历史的面前我们永远都是思索者,收集者,探索者,只有足够的证据才能确定肯定与否定。

    我大吸了一口气,感觉这太难了,本以为考古就是墓坑里转一转,出土一些文物,判断一下价值多少钱。但现在确实感觉不是这个样子,还是那句话我们就像是刑侦警察一样,他们找证据抓凶手,我们找证据证明古人的身份,相比之下我觉得还是我们更难一些。

    我并没有灰心,虽然打开石棺的这一幕让我之前的全部推测都付之一炬。

    胖子从小的愿望就是当一名探险家,越是离奇古怪胖子越是兴奋,就像是得了某种强迫症一样。

    “哎呀!探险不就是这个样子吗,当然越离奇越刺激越好玩了。”胖子对我说道。这不咱们也不是什么也没得到,我看它脸上的那副面具就非同小可。

    我伏下身子,戴上白手套将那红色的龟壳面具拿了起来,拿手电筒,这是一个龟壳所制作的面具,不知道是天生还是后来加工制成的血红色,看着很血腥的模样。

    这红色的龟壳面具没有什么特别的离奇之处,只不过他面部的那些纹路很奇怪,那不像是龟背上所应有的纹路,我用照相机拍了下来,拿出记号笔在面具的左上角写下编号,01号。随后让胖子拿出证物袋放了进去。准备带回去好好研究,或许能从里面找寻到什么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