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随着林省长一起,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小王的家里,我们到了客厅看到小王的时候,顿时吃了一惊!

    就跟林省长描述的差不多,此时的小王肚子已经变得很大,他瘫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逐渐变大的肚子,无语,无奈同时也很崩溃!

    小王的妻子一见了我们就放声大哭。 ̄︶︺sんцつ“我们家小王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呀?你们可一定要救救他呀,他平时可没少做好事儿,不能得到这样的报应啊!”

    青莲和林若玉走过去安慰小王的妻子,慢慢的,小王妻子的哭声才渐渐的小了下来,我走到小王的跟前,仔细的观察着他的肚子!

    他的肚子很大,很圆,猛一看上去,跟怀胎9月就要生孩子的孕妇的肚子差不多,但仔细一看,其实还有些不同!

    因为小王的肚子不仅很大,很圆,而且有点硬邦邦的,我用手指敲了敲,就跟敲西瓜的感觉差不多!

    而且他肚子里还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他的肚皮一会儿鼓了起来,一会儿那又鼓了起来!

    小王哭丧着脸看着我说道。“大师,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呀,再这么下去,我自己就要崩溃而死了,就算不死的话,我这个样子也没法出去见人呀,还有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以后……我还怎么见人呢?”

    我安慰了他几句,然后就问道。“小王,你觉得这肚子里有什么感觉吗?疼不疼?”

    小王摇了摇头。“一开始的时候有点疼,可是后来这肚子变大了之后就不疼了,现在没什么感觉,对了,有时候会感觉到肚子里有东西在动,就好像婴儿在孕妇的肚子里动一样,大师你说我不会真的怀孕了吧,我这肚子里不会有孩子了吧?”

    我说道。“就算你真的怀孕,你的肚子里怀的也不是正常的孩子,我估计是……”

    说到这里,我就停了下来,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你估计是什么?”小王问道!

    “我估计可能是蛇胎!”我说道!

    啊??不仅仅是小王,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什么?蛇胎?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呀?你说我肚子里怀的不是孩子而是蛇吗?”小王的情绪本来就有些崩溃,听我这么一说,更加的崩溃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想要从沙发上站起来,只是可惜他的肚子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站不起来!

    不得已,他又重新坐回了沙发上,喘着气说道。“大师,你说的没错,昨天我在医院检查的时候,那医生就说我肚子里怀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但绝对不是正常的婴儿,难道……难道我肚子里真的怀了蛇胎?我这肚子里不会有几条蛇吧?”

    林省长他们几个也感到很诧异,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青莲走了过来对着我说道。“一寿,你为什么说小王肚子里怀的是蛇胎,难不成你认为这件事跟一股妖气有关系?”

    青莲真的是太了解我了,也就是她能够知道我心中所想,我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们去山洞里跟老蛇仙谈判的时候,虽然看似解决了这件事儿,但是有一股妖气逃了出去,我一直在担心,且我一直有一种预感,追逃出去的妖气绝不简单,果然,这才过了一天,小王的肚子就成了这样,所以这肯定跟逃出去的那股妖气有关系,而那股妖气跟老蛇仙一定也有关系,因此我怀疑逃出去的那一股妖气也是蛇类!”

    说着,我看向了小王的肚子。“因此我怀疑是那股妖气作祟,小王的肚子里怀的有可能是蛇胎!”

    林若玉说道。“张大哥,人的肚子里竟然能够怀蛇胎,这太匪夷所思了,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呀?”

    我说道。“当然是想办法去除小王肚子里的蛇胎,而且必须得抓紧时间,否则的话时间一长,小王真的会把肚子里的几条蛇给生下来,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一听到自己会生出几条蛇,小王吓得脸都白了,要不是他的肚子太大站不起来,我估计他早就跪在了我的面前,向我乞求了!

    我说道。“小王,你也别太担心,有我在,放心吧,我会尽快的把你肚子里的舌苔给去掉!”

    我知道,现在还没弄清楚小王肚子里的蛇胎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当务之急必须得先把蛇胎给去掉,不能让小王真的把那几条蛇给生下来!

    青莲说道。“一寿,那你准备怎么做?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去掉他肚子里的蛇胎?”

    我说道。“放心吧,我自有办法,不过前提是不能够伤害到小王,不过呢,这蛇胎毕竟是在他的肚子里,我也不敢有十足的把握一定不伤害他,我只能尽量的把对他的伤害减小到最少,尽量做到除掉蛇胎,又不伤害小王!”

    因为时间紧迫,说做就做,我对着林省长说道。“林省长,还得麻烦你帮我准备几样东西!”

    林省长连连点头。“小兄弟,你需要什么尽管说,我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帮你弄到!小王,他是我的秘书,跟了我好几年,这小伙不错,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出事,我会尽我自己的所能去帮他!”

    我说道。“麻烦您帮我准备一些硫磺,还有一些黑狗血,以及几丈红布,几颗红蜡烛!还有朱砂毛笔以及黄纸!”

    林若玉说道。“张大哥,这些东西我灵异调查事件所里面都有,我去帮你拿!”

    说着,这丫头转身就朝着门边跑去!

    我又转头对着小王的妻子说道。“你帮我准备一盆热水,一盆冷水,热水最好是一百度冷水,最好是零度以下的!加了冰的最好!”

    小王的妻子连连点头,转身也就去准备了!

    林省长说道。“小兄弟,你是不是要做法呀?那我们用不用回避?”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回避,你们就在这呆着,不碍事的,今日我就让你们开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