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巴朗安全城,在继巴明和申文浩被干掉后,又再一次地沸腾了!

    “喂,你听说了没有啊?”

    “废话,你当我聋子还是瞎子啊,早就听说了!”

    “也是,今天城里闹得这么厉害,你要是还不知道,那就真成傻子了!”

    “嘿嘿,那是当然,终结者战队这次又牛笔了,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还敢建城,简直就是在赤果果地抽城主府的脸啊!”

    “谁说不是,更牛掰的是,竟然还是那个干死了申文浩的李无道,光明正大地跑到赏金公会里,大摇大摆提交的建城申请啊,这可是把申家和城主府的脸,都连带着一起抽肿了啊!”

    “哈哈,岂止是抽肿了啊,你没看到城主府收到消息后,立刻就气急败坏地封了城,可是封城到现在,都在城里搜了整整一天了,可是别说搜到李无道了,就连他的一根毛都没找到,这脸被抽的,简直都快成猪头了啊!”

    “哈哈哈,那是啊,论打脸,我就服李无天和李无道这两兄弟啊,简直神了,竟然不声不响地,就在巴朗安全城的地界里,建起了一座安全城来,这完全就是踩在城主府的头上,一边抽耳光一边拉屎拉尿啊!”

    “嘿嘿,谁说不是呢,接下来,我们绝对有好戏看了……”

    而此时的城主府里,气氛压抑得可怕!

    这时,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卫兵,急匆匆地跑进大厅来,不顾满头的大汗,恭敬地高声汇报道:“报告城主,全城已经搜遍,还是没有发现李无道的踪迹!”

    砰!

    一条肌肉虬结,青筋暴跳的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电一般地轰落在少年卫兵的胸口上!

    噗!

    少年卫兵瞬间一口污血喷出,溅落满怀,而后一双渐渐黯淡下去的眸子,更是死死地瞪视着那条轰落在自己身上的手臂,以及自己那早已经整个凹陷下去的胸口。.『.

    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队长,不亲自来跟城主汇报,而且派他来时,眼中还有那么一丝诡异和不自然?

    呵,早知道,当初就不为了有一口稳定的饱饭吃,给城主府当兵了!

    其实,野外拾荒,自力更生,也挺好的!

    可惜,他,没机会了!

    砰!

    少年卫兵倒地,胸骨尽碎,死不瞑目!

    而这时,那条肌肉虬结,青筋暴跳的手臂,这才被一个黑脸汉子收了回去。

    “废物,全都是废物,”黑脸汉子愤怒地咆哮着:“把这个废物拉下去,切碎了喂狗!”

    “是,巴朗城主!”

    随着一声应喝,很快就从大厅外跑进来了几个巴朗的亲信手下,把还没合上眼的少年卫兵拉了出去,顺带肢解了喂狗。

    而见到这一幕的申文星,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寒,他忽然觉得,比起这个巴朗城主来,一向嚣张拔横的自己,简直就如同一只纯洁的小白兔一般善良!

    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听说李无道进了城,怕被李无道那个凶残的家伙给顺手做掉,他才不想跑来城主府里触霉头呢!

    “杀!”

    “杀,杀杀杀!”

    “我一定要杀光那些垃圾!”

    此时的巴朗,觉得自己简直要气疯了,为什么,为什么啊?

    他才不过离开了一阵子而已啊,为什么自己的儿子,就莫名其妙地被一个不知哪个犄角疙瘩冒出来的垃圾给宰了?

    更莫名其妙的是,竟有人在自己安全城的百里势力范围内,悄无声息地建起了一座安全城来,而自己的城主府,竟然对此一无所知,直到对方把建城申请,交到了赏金公会去,才后知后觉地收到相关情报!

    而最莫名其妙的是,明明自己的杀子仇人都大摇大摆地走进他的地盘里来了,而他手下的人,竟然事先没一个发现这事,而过后封城搜人,更是一无所获!

    别说人了,就连一根毛都没捞到!

    这要多废,才能把事情办成这样啊!

    他的城主府里,到底养了多少废物啊!

    满是恶意的视线,在大厅中的所有人身上扫过,巴朗只觉得,不把所有碍眼的人和物全部毁灭掉,他此时心中犹如火山喷发一般的怒气,就无法平息下去。

    而被这充满杀气的目光一扫,大厅里的人,全部都是忍不住心中一寒,其中尤以申文星最为不堪,一触及巴朗那恶意满满的视线,立马就腿软了。

    于是,怕死如他,立马就如同受到惊吓的小白兔一般,一下子蹦跶到自己父亲的背后,连头都不敢伸出来了!

    而申文成,也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于是当即上前,开口说道:“巴朗城主,我觉得当务之急,是必须马上向本地赏金公会申请攻城!”

    “否则,我们根本不能对终结者战队动手!”

    众所周知,一旦安全城建立完成,而且得到本地赏金公会的认可,那就是属于星火联盟的一份子,如果同属星火联盟的其他安全城,与这个安全城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存在,要对其用兵,那是必须向赏金公会提交攻城申请的。

    而且必须在申请通过的十天后,才可以正式开始攻打这个安全城!

    这是规矩,而且是不能破坏的规矩,当然如果你一定要破坏,那也是可以的!

    只是那必须得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你必须拥有可以硬抗整个星火联盟倾力打压的实力,否则你就该干嘛干嘛去,而这条规矩,就是你触摸不得的禁忌条例!

    而无论是他申文成,还是巴朗这个f级安全城的城主,无疑都没有触摸打破这条禁忌规矩的实力!

    申文成这话一出,总算是把巴朗的怒火暂时压制下去了,因为他确实惹不起整个星火联盟,别说是整个星火联盟了,就是本地赏金公会的那个老东西,都让他忌惮不已。

    但是,终结者战队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可就不在他的忌惮之列了!

    一群死贱种!

    竟敢在老虎嘴里拔牙,简直不知死活!

    “马上派人,到本地赏金公会提交攻城申请!”

    “全城备战,十天之后,全力攻打终结者安全城!”

    “城破之时,我要杀光城里所有的人,给我的儿子巴明陪葬!”

    一个小小的三星战队,竟然也敢妄想在我的地盘里建城,简直就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