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阮俪沉默了会, 最终点点头。 ̄︶︺sんцつ

    “那明天早上要不要我过去接你?”

    薄珂苒摇头,“不用了。”

    “那成吧, 明天早上别迟到了。”

    “好,你收拾完就先走吧。”

    “我等你小叔来再走吧。”

    “没事, 我小叔可能还有一会, 再说了, 诺诺还在等你呢。”

    诺诺是阮俪的侄女,今年刚五岁,她姐姐忙于工作,现如今出国在外,孩子便暂时交给她带,阮俪对她这个小侄女宠爱的紧。

    阮俪本来是想陪她等到她家里人来接的, 但是听她这么一说, 又想到诺诺今早有点发烧,便也就没坚持了。

    薄珂苒等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沈屿这才来。

    “上车。”

    刚开车门,一阵暖气迎面而来,整个人手脚都暖和起来。

    “我爸他们怎么知道我们领证这事?”

    “人家周末能给我们发证, 不经过他们,能领的了?”

    薄珂苒恍然大悟, 这话说的也是。

    只是一想到一会的事, 薄珂苒就觉得内心忐忑不安。

    “怎么了, 很紧张?”沈屿双手掌握着方向盘, 侧头看了一眼她。

    薄珂苒没有否认, 因为的确如此。

    他们喊他们俩回去吃饭,肯定是因为领证这事,按照他们的办事风格,既然领证了,婚礼肯定就得大操大办。

    薄家军政,沈家商巨。

    这两家人的联姻肯定会轰动整个京都。

    轰动整个京都?

    薄珂苒突然有些怂了。

    她跟沈屿都是混娱乐圈的人,沈屿现在更是圈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得大人物,要是曝出跟她一个二线小明星结婚,估计也会轰动整个娱乐圈吧?

    那她以后的演绎道路可能都会贴上“金牌导演沈屿老婆”这样的标签吧?

    “小叔叔,我们可不可以……”

    “隐婚?”

    “诶?”

    她都还没有说呢,他这都知道了?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放心吧,有我在。”

    薄珂苒绞了绞手指,挣扎了半天,终于问出口。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沈屿皱眉,奇怪的看向她。

    “你是我老婆,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沈屿回答的理直气壮。

    薄珂苒没应声,只是心脏却倏然一暖。

    好像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沈屿都是她的护身符,有他在的时候她真的可以什么都不用怕。

    车子开进军区大院,最后停在薄宅门口

    “到了,下车吧。”

    “哦。”薄珂苒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出来之后她就站在一旁等着沈屿。

    沈屿推开车门,朝她走了过来。

    “走吧。”

    “嗯。”薄珂苒点头。

    她乖巧的跟在沈屿的身旁,两人一起朝内院走去。

    给他们开门的是夏时春。

    “来了?”

    沈屿朝夏时春问好,“妈。”

    “哎。”夏时春笑容满面。

    薄珂苒朝里面张望了一下,“我爸呢?”

    “在楼上呢。”夏时春笑着说道。

    “外面冷,快进来吧,别站着了。”

    薄珂苒点了点头,两人朝里面走去。

    薄宅是古典的复式装修,从客厅便可以直接看到二楼三楼。

    “老薄,快出来,女儿女婿来了。”

    女婿?

    薄珂苒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沈屿。

    不巧,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薄珂苒飞快的挪开了目光。

    她最不敢直视的就是沈屿的眼睛。

    在那双眼睛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而这时,二楼东边的房间传来一阵开门声,薄珂苒知道,那是薄立的书房。

    脚步声响了起来,紧接着薄立的身影出现在二楼,他从楼上下来,目光威严。

    “爸。”

    两人几乎同时问好,这两声“爸”让薄立几乎合不拢嘴,不住地他们点了点头。

    薄珂苒心里很清楚,他这般满意,可不是因为她喊的“爸”,而是因为沈屿。

    夏时春看了他们一眼,“走吧走吧,去吃饭吧,你们再不来,饭菜都要凉了。”

    说着,他们挪步到餐厅,薄立坐在长方桌的正前方,中心位置,夏时春坐一侧,她跟沈屿坐一侧。

    “李婶,招呼一下,上菜吧。”夏时春朝厨房喊道。

    “哎,来了。”厨房里传来一老妇人的声音。

    很快,饭菜全部上桌,摆了一桌子的。

    “吃饭吧。”薄立开口,大家这才动起筷子。

    薄立跟沈屿聊的话题比较深奥,她完全听不懂,也不敢随意插话,干脆就充当隐形人只顾埋头吃饭。

    薄珂苒心里也很清楚,薄立把他们两个人同时都喊过来吃饭,那绝对不仅仅是简单的吃饭而已。

    果不其然,正想着,薄立开口了

    “阿屿啊,你们俩现在证都领了吧?”

    “既然证都领了,我跟你爷爷父母也在商量着,什么时候找个时间,我们把婚礼也给办一下?”

    果然——

    薄珂苒捏着筷子开始无意识的戳着碗里的米饭。

    沈屿将薄珂苒的小举动全部收入眼底。

    她低垂着脑袋,秀气的眉头微拧,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显然她正处于紧绷状态。

    沈屿放下手中的筷子。

    “爸,我跟苒苒证已经领了,至于婚礼这事先不急,我想等我将手头上的工作结束了再举行婚礼,况且我过阵子又得投入到新工作中,一忙起来怕是没有时间,我不能委屈了苒苒。”

    薄珂苒紧张的看着薄立,他蹙着眉头,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沉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不举行婚礼?”

    “不是不举行,怎么可能不举行呢,只是希望了往后缓一缓,而且苒苒现在毕竟是圈里人,公然曝出结婚,这样也不好……”

    “圈里人?早就跟她说过,一个女孩子不要涉及那个乱七八糟的圈子,她就是不听……”

    “爸,我喜欢我的职业。”薄珂苒猛然打断了他的话。

    薄立愣了一下。

    在他的印象里,她很少会顶撞他。

    他军政人员,在军队里呆惯了,做事一板一眼,说话也是说一不二。

    所以哪怕薄珂苒是女孩子,但他对她一直都是男孩的教育方式,所以薄珂苒从来不敢再薄立面前肆无忌惮,这就形成了薄珂苒为什么那么惧怕薄立的原因。

    薄珂苒此时不敢去看薄立的脸,因为即使不看,她也能想象的出来。

    她这辈子做出的最勇敢的一件事就是高考之后,拒绝进入薄立给她安排好的高级军校,而是跟着义无反顾的进了影视表演学院。

    但是薄珂苒一点都不后悔,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依旧会选择影视表演学院。

    磅礴的怒意蓄势待发,餐桌上的气氛猛然紧张起来。

    沈屿看了看她,眸光微闪,最终沉声嗯了一声。

    张婶见到薄珂苒明显很欣喜。

    “珂苒,你来了,今天怎么没跟思葭……诶?”

    张婶打量着沈屿。

    “这是……小沈,小沈你回国了?”

    “嗯,张婶。”沈屿礼貌地回答她。

    “诶,这都好几年不见了,你们叔侄关系还真好,回国就带小侄女来吃饭。”

    因为薄珂苒一直喊沈屿小叔叔,所以张婶直到现在都还以为她真的是沈屿的侄女。

    “那啥,张婶,他不是我小叔叔。”薄珂苒讪讪地解释。

    “诶?”

    “张婶,我们先上去坐了。”

    “成成,还是老包间,放心吧。”

    *

    进包间之后,包间里开了空调,薄珂苒便准备脱外套,这手刚放上去,便听沈屿说。

    “先别脱,等稍微暖一点。”

    薄珂苒哦了一声,将手放下来,此时,沈屿倒了一杯大麦茶递给她。

    “喝点茶。”

    “好。”

    薄珂苒小口小口地抿着大麦茶,目光却落在沈屿翻阅着菜谱的手指上。

    这双漂亮的手,看起来实在是赏心悦目。

    这时,张婶敲门进来。

    “想好吃什么了吗?”

    沈屿将手中的菜谱放下来,对张婶说道。

    “来一份麻辣子鸡,剁椒鱼头,红煨鸡翅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