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见状,薄珂苒将手机塞进口袋里。『『ge.

    “干嘛呢, 一个人发呆?”

    薄珂苒朝她笑笑, “没事。”

    阮俪狐疑地看了她几眼, 她分明看的很清楚, 在她看到自己过来的时候便立马将手机塞进口袋里了。

    动作有些可疑。

    “珂苒,你该不会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薄珂苒不解,“什么意思?”

    “你该……不会在偷偷谈恋爱吧?”

    “啊?”薄珂苒震惊,但是在震惊的同时却有些心虚。

    她这模样倒是让阮俪更加的怀疑,脸色不由地严肃起来: “跟我说实话。”

    薄珂苒讪讪地摆手,“没有……”

    “真的?”

    “真的。”

    她没有恋爱,就只是结婚了而已——

    听到薄珂苒的回答,阮俪这才放心下来,脸上的严肃这也才慢慢的融化下来,她欣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珂苒啊,你也知道, 咱们这圈里的人,最怕的就是曝出什么恋情了, 更何况你现在正处于上升期,可不能给我折腾出点什么事来,俪姐这都是为你好,明白吗?”

    薄珂苒面上乖巧状, “我知道的, 俪姐。”

    “嗯, 我就知道你是一个乖孩子,俪姐对你放心。”

    薄珂苒,“………”

    看着对她如此信任的阮俪,薄珂苒突然觉得自己就如同哑巴吃黄连一般。

    总有一天,阮俪肯定会因为现在的这句话后悔。

    “好了,你去补个妆吧,快一点的话,今天就应该能结束这个代言拍摄。”

    薄珂苒乖巧地点头。

    拍摄的时候,阮俪坐在台下看着她。

    她在台上的时候,很耀眼,像一块初展露光芒的钻石。

    她现在越看薄珂苒,越觉得满意。

    手机猛然震动起来,蜷缩在口袋里的手掌都麻了半边。

    在看到来电显示之后,阮俪面上露出一丝疑惑,却恭敬地开口。

    “喂,董事长?”

    “什么?”阮俪猛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看看。”

    挂掉电话之后,阮俪颤抖着手打开微博搜索了《宫妃》的官方微博。

    电影宫妃官微:

    等待了这么久,终于迎来了《宫妃》的开拍,在这里感谢所以期待并且支持《宫妃》的忠实粉丝们,同时也要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玉溪”@薄珂苒。

    阮俪手指颤抖的点开这条艾特,反复了确认了好几次之后,她这才终于相信,这位被艾特的薄珂苒,真的是她的艺人薄珂苒!

    而且在短短几分钟之内,这条微博已经火速被《宫妃》的工作组成员转发恭喜,其中包括沈屿。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薄珂苒拍摄完走下台来,在刚才拍摄的时候,她就看到阮俪莫名其妙的突然蹦起来。

    阮俪看了一眼薄珂苒,说道:“你看微博。”

    微博?

    薄珂苒觉得奇怪,伸手拿过放在桌面上的手机,打开微博。

    “点开……艾特……”阮俪的声音有些飘。

    薄珂苒听话的点开艾特,一条艾特消息引起了她的注意。

    沈屿 :

    玉溪@薄珂苒,你好。

    再往下看,她看到了暮晨的官方微博。

    玉溪?

    《宫妃》的女主角确定下来了?

    薄珂苒此时也有些懵了。

    “俪姐,我没有看错吧,你说,官微君是不是艾特错人了,它或许是想艾特柳歆的?”

    “呸呸呸,你再胡说八道,官微艾特的就是你,沈屿艾特的也是你,大家艾特的都是你!”

    薄珂苒看着微博上不断冒出的艾特私信自己粉丝增长,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珂苒,沈屿他关注你了!”

    ??

    阮俪将手机举到薄珂苒的面前,果然看到沈屿的关注列表里多了一个人名。

    薄珂苒。

    要不是阮俪告诉她,她还真的不能立马发现,因为她的粉丝涨的太疯狂了,她根本就不知道沈屿关注了自己。

    “珂苒,你要火了!你要红了!”阮俪现在已经激动的开始控制不住自己。

    薄珂苒没有说话,她现在脑袋一片混乱,她正在努力的想去撸顺自己的思绪。

    她跟沈屿结婚了。

    然后——

    她成了《宫妃》的女主角。

    “俪……俪姐,我好像……”

    “好像?好像什么?”阮俪现在整个人都处在巨大的喜悦之中,所以她并没有注意到薄珂苒脸色的异常。

    好像——

    走了后门——

    阮俪也没有时间等她说下去了,因为此时她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依旧是公司的电话。

    “喂?”

    “是的是的,没错。”

    “诶,我就说我们肯定能拿下的……”

    后面的薄珂苒没有听清楚了,因为阮俪已经拿着手机走出去了。

    *

    某私人公寓。

    “小歆,你看到宫妃的官微没有?”

    周瑛拿着平板走到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的柳歆身边。

    柳歆放下手中的杂志接过平板。

    “宫妃的官微怎么……”

    在目光落在那条微博上时,柳歆的话也戛然而止,她看着那条微博愣了几秒。

    几秒过后,她开口。

    “还真的是她。”

    听她这话,周瑛不由皱起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早就猜到了?”

    柳歆将平板还给周瑛,“一开始就有这个预感,只是没有想到这次的预感居然这么准。”

    周瑛见柳歆不慌不忙,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她是漫不经心,但是她这心里却跟猫抓了一样,闹心的很。

    “我不明白,为什么最后选择的人会是她?”

    那场试镜她从头到尾都看了,不是她自夸,柳歆的演技绝对是她们之中最为精湛的,对角色的拿捏也非常到位,怎么能输给一个刚晋升的小花呢?

    柳歆重新拿起搁置在一旁的杂志,随意翻阅了几下,这才开口。

    “瑛姐,你太不了解沈屿了,如果真的只是考虑演技的话,我当初也不可能成为围城的女主角,他既然能选择薄珂苒,那便证明她的确有胜人之处。”

    沈屿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他不会拿自己的作品开玩笑,薄珂苒的演技虽不是面试演员之中最好的,但是她却演出了玉溪的“魂”。

    多一分或少一分皆不可,满满当当正正好。

    况且她一开始也没有一定对《宫妃》势在必得,她之所以去面试,不过只是去走个场子而已。

    “沈屿不管做什么选择,你都会觉得是正确的。”

    “不是我觉得,是他最终会用结果告诉所有人,他的决定是不会错的。”

    周瑛瞥她一眼,叹了一口气,“沈屿都快成你的神了。”

    柳歆笑了笑,却没有再回应周瑛的话。

    没有沈屿,也就不会有她柳歆的今日。

    “没什么,俪姐,你一会就不用送我回去了,我小叔叔会来接我。”

    阮俪沉默了会,最终点点头。

    “那明天早上要不要我过去接你?”

    薄珂苒摇头,“不用了。”

    “那成吧,明天早上别迟到了。”

    “好,你收拾完就先走吧。”

    “我等你小叔来再走吧。”

    “没事,我小叔可能还有一会,再说了,诺诺还在等你呢。”

    诺诺是阮俪的侄女,今年刚五岁,她姐姐忙于工作,现如今出国在外,孩子便暂时交给她带,阮俪对她这个小侄女宠爱的紧。

    阮俪本来是想陪她等到她家里人来接的,但是听她这么一说,又想到诺诺今早有点发烧,便也就没坚持了。

    薄珂苒等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沈屿这才来。

    “上车。”

    刚开车门,一阵暖气迎面而来,整个人手脚都暖和起来。

    “我爸他们怎么知道我们领证这事?”

    “人家周末能给我们发证,不经过他们,能领的了?”

    薄珂苒恍然大悟,这话说的也是。

    只是一想到一会的事,薄珂苒就觉得内心忐忑不安。

    “怎么了,很紧张?”沈屿双手掌握着方向盘,侧头看了一眼她。

    薄珂苒没有否认,因为的确如此。

    他们喊他们俩回去吃饭,肯定是因为领证这事,按照他们的办事风格,既然领证了,婚礼肯定就得大操大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