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第一场便是她跟陆熙禾的对手戏。

    这场还是她们为宫女的戏, 这场戏在剧中很重要, 是一场为以后做铺垫的戏份。

    临近正午, 阳光温暖, 长春苑内时不时能听见宫女的们清脆的欢声笑语声。

    此时,正是她们苑内的午憩时间。

    庭院里的阳光正好, 在这耀眼的阳光的照耀下,一女子坐在一架小秋千上, 秀发如瀑, 眉眼精致,即使穿着跟所有人一样的宫女服饰,却依旧遮不住地她的出众的气质。

    她的双脚脱离地面,轻轻地晃动着,她微微闭上双眼,感受着这春日里的温暖。

    “阿溪。”

    感觉肩膀被人轻轻一拍,玉溪倏地睁开眼睛, 侧头看向身后的人儿。

    “阿珠。”

    明珠姣好的容颜映入眼帘。

    她与明珠从小一起长大, 在这深宫之中, 她们是彼此的依靠, 从小的情意让她们比这宫中其他宫女的感情要深厚的多。

    “得了闲在这晒太阳?”

    明珠拂了拂宫装坐在她的身边。

    “诺,给你。”明珠将手摊开, 是一精致的小荷包。

    “什物?”玉溪疑惑地问她。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玉溪接过这荷包, 将荷包轻轻拉开, 露出乳白色小罐的一角。

    “春兰玉的口脂?”

    “哪来的?”

    “在管事嬷嬷那里买的, 她从宫外带进来的, 便管她要了两罐,送你一罐。”

    “可你也知道,我平时不爱弄这些。”

    “没关系啊,得闲弄便是。”明珠轻轻摇晃着秋千。

    玉溪无奈地笑了笑,却还是欢喜地将荷包拢入袖中。

    明珠送她的东西,她全部都喜欢。

    忽而,耳畔传来一阵嘈杂声。

    侧目望去,原来休憩的宫女们纷纷都往院外跑去,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惊慌失措的模样。

    玉溪与明珠对望一眼。

    显然是出什么事了。

    “阮儿姐姐,可是出甚事了?”玉溪伸手拦住宫女开口问道。

    “玉溪妹妹,明珠妹妹,你们怎还在这里,出大事了,大事!”阮儿此时满脸的惶恐不安。

    她的不安情绪影响到了她们两人。

    “到底出甚事了?”明珠忐忑地问。

    “今日在御花园内,明妃娘娘害淑妃娘娘小产,听赵公公讲,这次我们长春苑可是大难临头了。”

    宫中谁人不知道淑妃娘娘现在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如今风头正乘,又加上怀中孕有龙子,更是母凭子贵,宫中谁不捧着,上赶的巴结着。

    现如今……

    明珠不由身体一斜,差点没有站稳,幸而一旁的玉溪及时扶住她。

    “那……那咱们呢,会怎么样?”

    “这还不清楚,咱们都是奴才命,主人出了什么事,咱们也难逃其究。”阮儿叹息一声,继而继续朝院外小跑离去。

    “卡!”

    摄像机后的沈屿喊了一声停,薄珂苒松开了扶着陆熙禾的手,陆熙禾也一收刚才的惶恐,面色恢复平静。

    两人各自的助理也在第一时间给她们送来外套跟热水袋。

    将热水袋捂在怀里,薄珂苒才觉得自己像是重新活过来一样,这单薄的宫装穿在身上凉嗖嗖的直漏风,哪里像剧情里的什么春日暖阳。

    薄珂苒抬头看向沈屿的方向,正不巧,她这一抬头,正好撞上沈屿的视线。

    目光浅淡,带着微微凉意。

    想起昨夜那缠绵的吻,薄珂苒脸上一阵火辣辣,她下意识地回避开他的视线。

    “干嘛,吹了一会风你就发烧了,这脸颊红彤彤的?”陆熙禾戏谑地声音在身边响起。

    薄珂苒恼怒地白她一眼,然后抱着热水袋朝休息棚走去。

    “诶,跟你开玩笑的。”

    今天下午没有薄珂苒的戏,正好她还有一档节目还没有完成录制,阮俪便替她告了假,上午戏一结束,连饭都没来及让她吃,便带着她直飞厦门。

    等薄珂苒录制完节目从厦门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

    回酒店洗了一个澡,刚准备叫个餐,沈思葭的电话便打来了。

    说是过来探班,约她吃晚饭。

    沈大小姐的邀约,她怎么可能拒绝呢?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去赴约。

    薄珂苒压了压头顶的帽子,并拉高了衣领,双手插在兜里,直径朝楼上走去,因为她的原因,沈思葭特意包了一个包间。

    刚推门进去,薄珂苒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沈思葭那张极为妖娆的面容,见她进来,她朝她招手。

    “来啦?”她笑的花枝招展,眼波迷离。

    薄珂苒朝她点头,走了过去。

    沈思葭用手指头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光滑的桌面,酒红色的美甲衬的她本就白皙的手指更加的白皙。

    而在她的面前的,却俨然放着好几瓶酒。

    “赶紧过来陪我喝酒。”沈思葭勾了勾殷红的嘴唇。

    “诶?”

    不是说好来吃饭吗,怎么成了陪酒了?

    她坐在她的跟前,这么仔细一看,她才发现,她面前的酒瓶已经空了几瓶,而她面颊正染上淡淡地绯红。

    “因为赵臻?”

    即便沈思葭不说,薄珂苒也一清二楚,能让她们沈大小姐买醉的除了那个赵臻还有谁呢?

    “赵臻?谁啊?”她笑。

    薄珂苒翻了一个白眼,她这压根就没有喝醉呢,就开始装疯卖傻了。

    她沈思葭是什么尿性,外人不知道,她薄珂苒还不清楚吗?

    “又开始装了。”薄珂苒无奈。

    “诶?喝酒喝酒。”沈思葭将酒推到薄珂苒的跟前。

    “是不是好姐妹,是好姐妹就陪我喝酒,咱们不醉不归。”

    看着她这般无赖样,薄珂苒真的想掉头就走,但心里仅存的那么一点恻隐之心,还是没让她甩脸走人。

    无奈的端起酒杯,直接一口闷。

    见状,沈思葭拍手叫好。

    “不愧是我沈思葭的好姐妹,来,再碰一杯。”

    *

    “小苒?”

    “薄珂苒?”

    沈思葭看着趴在桌面上一动不动的薄珂苒,她双眼紧闭,呼吸声略微沉重,原本白皙的脸颊此时红润微醺,就这模样,一瞧就是醉的差不多了。

    这下轮到沈思葭无奈了,明明是陪她来喝酒的,怎么最后买醉的人没醉,反倒是陪酒的人却醉一塌糊涂?

    “快起来了,我们该走了?”沈思葭套上外套走到薄珂苒身边,想要将她拽起来,然而她拽了半天也没能将她拽起来。

    “诶,你回不回去了?”沈思葭有些喘。

    薄珂苒不耐烦的哼了几声,脑袋侧了一个方向,无动于衷。

    沈思葭是彻底没辙了,看着瘫软成泥的薄珂苒,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挺能给自己的找事的,还不如她自己找到酒吧安静的买醉得了。

    侧头看了一眼她,她干脆一屁股坐在她的身旁,反正她是拖不动她了。

    她看着薄珂苒绯红的脸颊,过了几秒,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猛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然后播出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挂掉电话之后,她微勾唇角,顺势戳了戳薄珂苒的脸颊,道:“是你自己醉的不省人事的,这可不能怪我。”

    金牌导演沈屿的新作《宫妃》女主角不是影后柳歆,也不是什么一线大咖,而是一个今年刚晋升的小花旦。

    外界的质疑声一波高过一波。

    而薄珂苒也很快地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阮俪见薄珂苒的脸色不太好,以为是被网上的那些评论影响的,于是开口安慰她。

    “珂苒,你别忘心里去,你要知道每个演员在成名前都会遭到质疑,你不是第一个,这是所有演员都会经历的,我们管不了别人的嘴,只能用行动证明。”

    “俪姐,其实我觉得他们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你觉得我真的可以胜任玉溪一角吗?”

    “呸,什么叫做能不能胜任,你记住了,你现在就是玉溪,玉溪就是你,况且,你要相信沈导的眼光,他既然选择了你,那就证明你肯定是有出彩之处。”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到这个,薄珂苒就有点心虚。

    沈屿选择她,还真的不是因为她有什么出彩之处,而是因为她可能在无形之中傍上了一个超级大金主。

    外界的质疑声越来越大,但是这并没有影响“跃风”的决定。

    在网上质疑声逐渐蔓延之时,《宫妃》总导演沈屿发了一条微博。

    沈屿:

    每人心中自有一杆秤,我不对自己的选择后悔,更相信我的选择不会让我失望。

    凡是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的出来,沈屿的这条微博很明显就是在力挺薄珂苒。

    薄珂苒自然是顺着竿子往上爬,她转发了沈屿的这条微博。

    薄珂苒: 感谢沈导给我的机会,我会努力,不会让你失望,也不会让大家失望,希望大家可以放心的将玉溪交给我@沈屿。

    薄珂苒本就没什么黑料,况且加上她的人设也符合大众口味,之前的剧也让她积累了不少人气与粉丝。

    再加上沈屿的亲自出马,一场风波也慢慢地在无形之中平复下来。

    *

    在确认下来的第三天,《宫妃》剧组便发来了通知,要求全部演员进组。

    于是阮俪便立马带着她进了剧组。

    进组的第一天会举行开机仪式。

    他们剧组此刻非常热闹,片场人来人往,工作人员都在忙碌开机需要用到的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