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薄珂苒还记得以前还在上学的时候, 沈思葭经常缠着沈屿带她们俩去张婶的湘菜馆吃饭。『→お℃..

    其实沈屿不太爱吃湘菜。

    但是她跟沈思葭却异常的喜欢, 于是在她们的带动下,沈屿这才开始慢慢接触湘菜。

    想着, 他这四年在国外,应该很少再接触湘菜了才对。

    沈屿看了看她,眸光微闪,最终沉声嗯了一声。

    张婶见到薄珂苒明显很欣喜。

    “珂苒, 你来了,今天怎么没跟思葭……诶?”

    张婶打量着沈屿。

    “这是……小沈, 小沈你回国了?”

    “嗯, 张婶。”沈屿礼貌地回答她。

    “诶,这都好几年不见了, 你们叔侄关系还真好, 回国就带小侄女来吃饭。”

    因为薄珂苒一直喊沈屿小叔叔, 所以张婶直到现在都还以为她真的是沈屿的侄女。

    “那啥,张婶, 他不是我小叔叔。”薄珂苒讪讪地解释。

    “诶?”

    “张婶, 我们先上去坐了。”

    “成成,还是老包间,放心吧。”

    *

    进包间之后,包间里开了空调, 薄珂苒便准备脱外套, 这手刚放上去, 便听沈屿说。

    “先别脱, 等稍微暖一点。”

    薄珂苒哦了一声,将手放下来,此时,沈屿倒了一杯大麦茶递给她。

    “喝点茶。”

    “好。”

    薄珂苒小口小口地抿着大麦茶,目光却落在沈屿翻阅着菜谱的手指上。

    这双漂亮的手,看起来实在是赏心悦目。

    这时,张婶敲门进来。

    “想好吃什么了吗?”

    沈屿将手中的菜谱放下来,对张婶说道。

    “来一份麻辣子鸡,剁椒鱼头,红煨鸡翅汤……”

    沈屿报出一串菜名。

    薄珂苒赫然抬头,他报的菜都是她喜欢的。

    沈屿见她表情有些奇怪,“怎么了,你已经不喜欢吃了吗?”

    在他的印象里,这些都是她最喜欢的几个菜。

    薄珂苒赶紧摇头,“不是,我喜欢吃。”

    她只是惊讶,沈屿的记忆未免也太好了点,都过去这么久了,他连她喜欢吃的菜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那就好。”

    张婶出去之后,没几分钟,他们点的菜都陆续开始上来。

    沈屿帮她拆了餐具,并用热水煨过之后给她。

    湘菜的最大的特色便是辣,辣的过瘾。

    薄珂苒吃的不多,每样菜只是简单的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

    见她将筷子放下之后,沈屿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饱了?”

    她的胃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嗯?”

    薄珂苒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碗筷,笑了笑。

    “沈大导演,你该不会忘了我是一个演员吧?”

    自从进了这个圈之后,她基本上就没有吃过饱饭。

    因为只要她的体重超标,sindy就能把她往死里折磨,被折磨过几次也就怕了,与其被她折磨,还不如管管嘴,少吃一点也不会死。

    她这一说,沈屿这才想起来,在刚才,他还真的给忘记了,他自己也是那个圈里的人,自然知道那些明星平时都是如何维持体重,保持身材的。

    可是,她就真的只吃了几筷子。

    “不会饿吗?”

    “还可以。”

    废话!

    肯定饿啊,只是饿,不会死。

    但落到sindy的手里,会死!

    “喝点汤吧,汤不长肉。”沈屿建议道。

    薄珂苒看着上面漂浮的油腥,摇头拒绝。

    “算了,我喝点大麦……”

    她的话顿住,因为她看见沈屿正捏着勺子,将鸡翅汤上那层油腥拂去,盛了底下不带油腥的汤。

    “喝吧。”

    薄珂苒看着沈屿,心里说不出来是怎样复杂的感觉。

    他对她会不会太好了一点?

    “怎么了?”沈屿疑惑的问。

    “没,没怎么。”

    “对了,吃完饭我们去搬行李。”

    “什么行李?”薄珂苒押了一口汤。

    “你的行李,搬到我的公寓。”

    “咳咳咳……”薄珂苒被鸡汤呛到。

    沈屿抽了一张餐巾纸递给她。

    薄珂苒接过,擦了擦嘴巴,“这么快?”

    沈屿看着她,眸光平静,薄唇微张。

    “我们是合法夫妻。”

    .

    因为那句合法夫妻,薄珂苒此时正站在了沈屿家。

    不。

    不能说是沈屿的家,用沈屿的话来说,这是他们家。

    薄珂苒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这样的状况其实她压根就没有想过。

    她甚至现在都觉得,她跟沈屿结婚,会不会只是一场梦?

    沈屿从卧室走出来,他看着还在那里发呆的薄珂苒。

    “苒苒?”

    沈屿的声音好听,尤其是喊她名字的时候,那尾音缠绕着的调,薄珂苒心都酥了一大半。

    但是,在她的记忆里,沈屿很少喊她的名字。

    他们连话都少的可怜。

    “诶?”薄珂苒条件反射的朝他的方向看去。

    “发什么呆呢,快进来。”

    薄珂苒愣愣的点头。

    卧室很大,欧美风格,里面有一个超级大的书架,书架上放满了书,所有的书籍摆置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很符合沈屿的风格。

    洁癖,强迫症。

    “卧室就这么大,你的东西,你想怎么放就怎么放,外面的东西,我来整理就好。”

    说完,沈屿便朝外面走去。

    薄珂苒蹲下身来,拉开行李箱拉链,掀开。

    她回头看了一眼外面客厅里的沈屿,可能是见惯了沈屿清贵的模样,如今他就这样蹲在地上拆纸盒,看起来莫名的接地气。

    起身打开衣橱,衣橱里挂着的都是沈屿的衣服。

    深色系冷色系,基本上没有暖色系。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衣服,跟他的衣服比起来,她的简直就鲜艳了不止一丁半点。

    想了一会,她还是将衣服都给挂了进去。

    在一排冷色系中赫然加入了暖色系。

    这样看起来,却又一种说不出来的——温馨。

    薄珂苒被脑海里冒出来的这两个字给惊到。

    她居然会觉得温馨?

    沈屿站起身来,发觉卧室里太多余安静,于是疑惑的进去,结果一进去便看到薄珂苒抱着枕头站在床边。

    “怎么了?”

    “我晚上睡这里?”薄珂苒转过身来,几乎脱口而出。

    沈屿看着她,“不然呢?”

    薄珂苒突然觉得自己这话问的简直是太多余了,搬过来的时候,沈屿就已经跟她说过。

    他们是合法夫妻。

    是啊,合法夫妻。

    住一起,睡一起,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但是明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只要一想,薄珂苒都觉得手掌心紧张的颤抖。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总喜欢发呆。”

    耳边突然传来沈屿的轻笑声。

    薄珂苒回过神来,面颊染上绯红。

    沈屿怎么能把这些事情都记得清楚?

    “几……几点了?”

    沈屿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九点四十八。”

    果然是强迫症,就连报时间都报的这么精准。

    要是她回答,估计不是九点多了就是快十点了。

    “那你要不要先去洗澡?”薄珂苒小声地问,像是被猫咬了舌头一般。

    “外面还有点没收拾好,你先洗吧。”

    “我帮你一起吧。”

    “不用,就一点了,去吧。”

    “好吧。”

    *

    沈屿出去之后,薄珂苒拿了睡衣然后进浴室。

    卸完妆,薄珂苒这才洗澡。

    洗完澡之后,正准备套衣服的时候,她停住了动作,因为她在犹豫。

    要不要穿bra——

    她在家晚上睡觉是不穿bra的,因为晚上睡觉穿bra对发育跟胸型都不好,而且据说穿bra睡觉的女性更容易得乳腺癌。

    可是。

    薄珂苒脑海里进行了一番激烈的争夺,最终她只是套了睡衣出来。

    她洗完出来的时候,沈屿还没有进来,应该还在整理东西吧。

    想着,她加快了擦拭头发的速度,擦的半干之后就快速将自己塞进被窝里。

    这张床上沾染着的是沈屿身上的气息。

    她现在神经高度紧张,紧张到闭上眼睛,连眼皮都是颤抖的。

    标准的瓜子脸,皮肤细腻白皙的犹如羊奶凝乳,分明有一双勾人的桃花眼,但却清澈明亮的如同一泓碧水,薄唇不点而赤。

    毕竟才二十出头,正是如花般娇嫩的年纪。

    她看着此时的薄珂苒,她呼吸舒畅悠长,浑然不觉已有人来到跟前,看来睡的正熟。

    阮俪伸手想要唤她,谁知这手刚触上她的外套,前一秒还在熟睡中的人儿一下子惊醒。

    秋水明眸。

    “俪姐,你来了?”鼻音微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