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薄叔, 苒苒已经长大了, 她该有自己的选择不是吗, 况且你可以放心, 有我在, 不会让她受伤的。”沈屿适时开口说道。

    一阵酸意直冲薄珂苒的脑门。

    好像自从沈屿出国之后, 在薄立跟前,就很少有人这样帮着她说话了。

    夏时春虽然平时也宠她, 但是在薄立面前,她也不敢太过, 也只能在背后更宠她。

    现如今沈屿这话, 让她心里顿时涌出说不出来的温暖。

    “所以你们是决定隐婚?”

    沈屿看了一眼薄珂苒, 继而对薄立说道。

    “这只是暂时的,我父母那边我也会跟他们解释的, 不过爸你放心,我一定会给苒苒一个盛大的婚礼, 绝对不会委屈她。”

    薄立沉默了会, 后又看向薄珂苒, 沉声问:“你也是这样想的?”

    薄珂苒手掌紧了紧,忽然, 搁置在膝盖上的手掌被人握住。

    她瞥了一眼他握住自己手掌的手, 又看了他一眼。

    被他这样握着, 像是有着巨大的安抚力一般, 薄珂苒没有那么慌了。

    她看向薄立, 然后郑重其事地点头。

    “是的。”

    薄立没有马上发表他的意见, 而是停顿了好几秒。

    只是这几秒钟,薄珂苒却觉得异常的漫长。

    “既然如此,那就先这样决定吧,吃饭吧。”

    闻言,薄珂苒这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这场饭吃的有惊无险,可能是因为办不办婚礼这事闹得有些不太愉快,所以吃完饭之后,薄立并没有多挽留他们。

    只是在出门的时候说了一声“路上慢点”,这边直径上楼了。

    倒是夏时春送他们出门。

    “你爸他那人就是那脾气,你们也不要往心里去。”

    薄珂苒点头,他的那个脾气,这么多年早就领教的一清二楚了。

    “我们知道,外面凉,您也赶紧进去吧,别生病了。”沈屿温声嘱咐。

    夏时春满意的笑了笑,“那你们也早点回去吧,路上开车慢一点。”

    “好的,明白的。”

    *

    彻底出了薄宅坐上车之后,薄珂苒紧绷的心脏这才慢慢放松下来。

    沈屿见她一副忍辱负重的表情,不由打趣道。

    “还是这么怕爸?”

    薄珂苒自然知道他这是在打趣她,她讪讪地开口。

    “也不是怕,就是觉得很有压力感。”

    在薄立的面前,薄珂苒一向处于高度紧绷状态,明明他们是血浓于水的父女关,可是他们愣是处成了老鼠与猫。

    说来也真的挺可悲的。

    沈屿看着她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感伤,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以示无声的安慰。

    薄珂苒察觉到自己的情绪外泄,赶忙调整好,一边伸手去卡安全带,一边跟他说。

    “不过刚才还是要谢谢……”

    正说着话,一阵强悍的气息袭来,薄珂苒下意识的回过头来,却见原本坐在自己座椅上的沈屿此时正近在咫尺。

    腕上一暖,才惊觉,他的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抓紧了她的手腕。

    他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向她,似乎正因为她的刻意疏离而不满,继而语气微沉 : “夫妻之间不需要说谢谢。”

    薄珂苒有些错愕,一时间拉着安全带的手竟顿在半空中。

    沈屿看着她因错愕而微启的嘴唇,眸色越发的深邃,再次出声,声音蓦然比刚才又低了一个调,深邃的眸子像是星辰大海一般,只一眼便能叫人深陷其中。

    “你是真的想谢谢我?”

    在这样的眸子下,她木讷地点了点头。

    他忽而弯唇,在薄珂苒压根还没有回神之际,一个温暖的吻便压了下去。

    唇与唇相贴的那一瞬间,薄珂苒的后背整个都僵直起来,一股无形的电流感一下子从脚底窜上。

    沈屿人冷,但嘴唇却是出奇的温暖,带着无法言语的羞耻感。

    她完全没有想到沈屿会这么突然的吻她,来的毫无防备,而现如今,她更是脑袋空白,他温热的呼吸以及唇角的湿润柔软皆让她溃不成军,不得不朝他缴械投降。

    沈屿感觉的出来薄珂苒的青涩,因为她与自己贴合的嘴唇在微微发抖,只是她的味道一如他想象中的一般甜美,他无法就此罢休。

    宽大的手掌掌握住她的一侧脸颊,贴合她的耳枕骨,舌尖微微用力,瞬间探入新世界的大门。

    薄珂苒身在娱乐圈,拍过的戏不少,但是吻戏却是空白。

    而如此的真枪实弹,却是第一次,她此时除了用手紧紧地抓住他结实的肩膀,再无其他选择。

    一吻之后,薄珂苒像是被抽取了所有的气力一般,被沈屿紧紧地抱在怀里。

    “如果你以后要想谢我,我不介意采用这种方式。”沈屿的声音从头顶响起,莫名地沙哑。

    薄珂苒面颊潮红,心跳都还没有平复下来,内心的躁动怎么都压制不下。

    沈屿见她装鸵鸟,也难得没有再打趣她,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这才松开她,顺便伸手帮她系好安全带。

    薄珂苒此时一句话都憋不出来。

    虽然他已经跟她强调过几次,他们现在已经是夫妻的事实,但是在她的意识里,却还是一直把他当做小叔叔,一个类似长辈的存在。

    而现在,好像有什么东西慢慢地坍塌崩坏。

    “我明天要提前进剧组了。”

    沈屿这话让薄珂苒迷茫的思绪像是寻到一根清晰的线,顺延而上,她问道。

    “什么剧组?”

    沈屿侧头奇怪地看了一眼,“宫妃。”

    薄珂苒这才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

    回去的途中,她不动声色地瞥过沈屿好几眼,这一路上,他面上都是波澜不惊,平静如初。

    其实说真的,她很想问他有关上次试镜的那事,他们《宫妃》的女主角到底定下来是谁没有。

    但是转念想了想,沈屿在圈内对工作一向是出了名的苛刻认真,在一切结果还没有公布出来之前,这都属于他们公司的机密,他肯定是不会外泄的。

    况且如果他想告诉她,早就告诉她了,然而他并没有,既然如此,她更加不好意思问。

    后面的几天,沈屿忙着新剧的筹备,已经进了剧组,而她则忙着广告代言的拍摄。

    而这期间,她没有收到过沈屿的一个电话,一条短信,突然想起业内人是用三个字评价的沈屿。

    “工作狂。”

    薄珂苒进去的时候,前五号试镜演员已经进入准备室准备。

    阮俪见她脸色正常,随口问道:“调节好了?”

    薄珂苒朝她点了点头。

    “嗯,差不多了。”

    话语间,他的目光再次扫向评委席处的位置,之前空缺的位置已有人落座,整个厅里坐的都是人,她只能看到他肩膀以上的位置。

    黑色的发顶,炭灰色西装及肩处的位置。

    这可能是她将近四年,离他最近的一次。

    不过薄珂苒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这些,因为台上试镜的人已经到了四号,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柳歆应该是五号。

    那下一位应该就是她了。

    影后的亲自现场演绎,薄珂苒还是有些期待的。

    等柳歆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了衣服。

    柳歆在上台之前,嘴角带着的是从容不迫的微笑,而上了舞台之后,笑容瞬间消失,是从未见过的平淡。

    从她的第一句话出口,薄珂苒知道她此时发挥的是那一段。

    “阿珠,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为什么不会来?”

    她这两段话一出,底下人一片哗然。

    她居然一人分饰两角!

    一角玉溪,一角明珠。

    不管是玉溪还是明珠,柳歆演绎的都是游刃有余,被她一人诠释的炉火纯青。

    没有演技的人,谁敢轻易分饰两角?

    不愧是影后级别的,就是跟别人不一样!

    “珂苒,该去准备了,快去。”

    阮俪在一旁催促着,柳歆的表演她还没有看完,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时间让她继续观摩。

    “miumi姐,不用给我化妆,帮我把妆卸了,再梳一个最简单的宫女髻就好。”

    miumi的手抖了一下,“珂苒,你想干嘛?”

    “不干嘛,照我说的做就成了。”

    miumi不明白她想做什么,但也没有再问下去。

    薄珂苒就这样素面朝天,梳着简单的束着宫女髻,套着一身宫女装便这样上了台。

    坐在台下的阮俪差点没有昏厥过去。

    她让她好好准备,她就是这样准备的?

    “阿珠,下次断不可再如此莽撞?”

    “秦嬷嬷是怎样的人,能在这宫闱之中保全至今的人,岂是你我能揣测的?”

    “我明白,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只想要你好好的,在这深宫之中,我也就只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