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沈屿是什么意思?

    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她是这样觉得的?

    明明她问的人是他, 最后怎么成了他在问她?

    薄珂苒想了很久, 却始终想不出一个结果来, 再一看都已经快十一点了。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于是揉了两把头发, 掀开被子躺进去。

    不想了, 不能再想了, 他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啊。

    薄珂苒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她一边自我调节着, 一边在床上挺尸。

    不出几秒。

    她猛的从床上坐起来。

    睡不着!

    睡不着!!

    就这样坐了几分钟,薄珂苒这才重新躺下拉被子将自己整个人蒙住。

    *

    接下来的两天, 薄珂苒简直忙的脚不沾地。

    跑不完的通告,这个城市飞完飞那个城市。

    好不容易把通告跑完,她这才难得休息一日。

    这一天她都窝在自己的公寓里,补觉。

    这一直到下午她这才发觉肚子饿, 想找到吃的, 经过客厅的时候, 突然看到自己之前放在茶几上的剧本。

    她正准备过去, 搁在口袋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薄珂苒掏出手机, 打开微信。

    她看着这个头像竟觉得有些久违, 其实她一直都有沈屿的微信, 但是自从沈屿出国之后,两人压根就没有了任何联系,更别说还会互发微信, 微信列表人太多, 导致她都忘记还有他了。

    小叔叔:

    “现在有空吗?”

    薄珂苒赶紧回他。

    “有空。”

    “身份证户口本在身上吗?”

    身份证户口本?

    “都在。”

    前两天, 夏时春便把家里的户口本给她了。

    “我也是, 那我们今天就去把证领了吧?”

    薄珂苒看着沈屿发过来的这条微信,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领证?

    领证!!!

    她都不知道自己这样站了多久,直到门外传来一阵门铃声。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声让她这才反应过来,她条件反射的看向玄关处。

    怎么……来的这么快?

    犹豫了一会,她还是抬脚朝门口走去。

    从猫眼处看了一眼,门外的男人身材颀长,穿着一件墨蓝色的大衣,带着鸭舌帽跟口罩,但是单看他那双摄人的黑眸,她就知道,这人正是沈屿无疑。

    她慢吞吞的打开门,沈屿低头看着堵在门口的人儿。

    穿着一身浅色居家服,未施粉黛,皮肤白皙无瑕 ,一双桃花眼清澈的看着他,眼波勾人心弦。

    “怎么这么快?”她下意识的问他。

    “我正好就在这附近。”沈屿解释道。

    薄珂苒点头,“哦。”

    沈屿在门口站了半晌,发现她一直低着脑袋站在门口。

    “我不能进去吗?”他开口问。

    他的声音富有磁性,成熟稳重。

    薄珂苒一惊,这才发觉自己堵在门口,只觉得脸都快丢尽了,连忙开口,“可以可以。”

    说着,她挪到一边,给他让出入口。

    沈屿进来之后,薄珂苒将门探到外面看了几眼,在确定没有人之后这才快速将门关了起来。

    沈屿看着她屋里的摆设,勉强还算干净整洁,色调温暖。

    薄珂苒看着他一副审视的模样,没敢搭话,过了会,沈屿的眼尾扫到她的身上,她这才朝他挪了过去。

    “那个……我还没有化妆。”她干瘪的说道。

    沈屿没急着开口,而是将鸭舌帽跟口罩取下来,露出那张人神共愤且禁欲十足的脸庞。

    薄珂苒偷偷的咽了咽唾沫,这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性感迷人?

    “嗯,没关系,你先去收拾,我在这等你。”

    “哦。”

    薄珂苒转身朝卧室走去。

    直到她的卧室门再次关上,沈屿这才侧过头来,他看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接着抬脚朝一旁的沙发走去。

    他在沙发前坐了下来,刚坐下,视线立刻被茶几的本子给吸引住。

    茶几上的本子他再熟悉不过。

    这是他亲自审核过后,看着印刷出来的剧本。

    《宫妃》。

    他捡起剧本,放在掌心翻阅了几下,有勾画注解的痕迹,是她最擅长的小楷,字如其人,干净娟秀。

    看着她的标注解,看来她是真的很用心的在功课。

    正想着,卧室门传来一阵开门声。

    因为怕让沈屿等太久,所以薄珂苒便只是画了一个淡妆。

    她一边低头整理着大衣上的纽扣,一边说道:“小叔叔,我好了……”

    喊完小叔叔之后,她这才反应过来。

    她还是改不了对他的称谓,毕竟喊了这么多年,让她一下子改口着实有些困难。

    况且,不喊他小叔叔,她又喊他什么呢?

    难不成让她喊老公,那是打死她都不可能的。

    沈屿看着她一脸无措的模样,说道:“喊什么,你喜欢就好,走吧。”

    “诶?”

    她胡乱地扣好纽扣,然后戴好口罩跟帽子走过去。

    “真的随我喊什么?”

    “嗯。”

    “我继续喊你小叔叔?”

    “嗯。”

    其实说来也真的是挺别扭的。

    再过不久,她就得跟他去领证结婚,然而现在还在讨论继续喊他小叔叔。

    走近之后,薄珂苒这才看到他的手中正捏着《宫妃》的剧本。

    想到她在剧本上标注了一大堆密密麻麻的东西,她不由地觉得有些难为情。

    “那个……其实我……”

    “你解析的挺到位。”沈屿笑了笑,然后将剧本重新返回茶几上。

    “都收拾好了?”

    “嗯嗯。”薄珂苒点头。

    “那我们走吧。”沈屿站起身来。

    “好。”薄珂苒面色正常的跟在他的身后,其实内心忐忑不安。

    出门之后,她顺手将门关上转过身来。

    一转身她猛愣了下,沈屿什么时候离她这么近,她都能清晰的闻到他衣服上的清香。

    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而这一后退,便抵到了身后的门板。

    沈屿漆黑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薄珂苒的心脏“哐哐”乱跳起来,她亲眼看着他慢慢的抬起手,然后朝她靠了过来。

    那一瞬间,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沈屿看着她毫无预兆闭上的眼睛,愣了一下,手下的动作同时也慢了半拍,嘴角不由地朝上轻扬。

    下一秒,他伸手将她头顶上歪七扭八的鸭舌帽拧正。

    察觉到脑袋上的动静,薄珂苒唰的一下睁开眼睛,看见沈屿地双眸一如既往的平淡如水。

    她隐在口罩下的脸颊立马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刚才闭眼做什么?”他淡淡地发问,眼里带着一丝戏谑。

    “闭眼……因……因为眼睛里不小心进了沙子。”薄珂苒很没出息的解释,生怕他不相信,她用力地眨了眨眼睛。

    “嗯,我知道了。”

    沈屿点头,转身朝不远处的电梯走去。

    薄珂苒看着他的背影,懊恼的啧了一声,赶紧追了上去。

    “我是说真的,眼睛里面真的有沙子。”

    这次沈屿没回答她,只是继续点了点头。

    因为刚才的尴尬事件,一路上,薄珂苒都没有说一句话,虽然沈屿一直在点头,但是她分明看的很清楚,他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就是不相信!

    明晃晃的!

    .

    薄珂苒看着手中的两个鲜艳的红本本。

    按理来说,领证都应该是在周一到周五,但是架不住沈屿家有后台,况且他们本就是隐婚,所以他们的证办的很隐密。

    她侧目看向沈屿,他同时也看着她,面上依旧没有多大的表情,只是看的出来,比之前的他柔和了些许。

    她跟沈屿领证了?

    这两个简单的红本本,却将他们的后半生都联系在了一起。

    “这个……放你这还是放我这?”她问他。

    沈屿看了一眼,说道:“放我这里吧。”

    “哦,好。”薄珂苒将手里的红本本递给他。

    沈屿将两人的结婚证收好。

    “肚子饿了吗,我带你去吃饭,还吃张婶家的湘菜吗?”

    “你现在还吃湘菜?”薄珂苒有些惊讶。

    薄珂苒还记得以前还在上学的时候,沈思葭经常缠着沈屿带她们俩去张婶的湘菜馆吃饭。

    其实沈屿不太爱吃湘菜。

    但是她跟沈思葭却异常的喜欢,于是在她们的带动下,沈屿这才开始慢慢接触湘菜。

    想着,他这四年在国外,应该很少再接触湘菜了才对。

    沈屿看了看她,眸光微闪,最终沉声嗯了一声。

    张婶见到薄珂苒明显很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