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重城》这部电影的取景地点不在宁厦, 而是在新川,所以她们要赶去新川。

    沈屿送她们去的机场。

    阮俪看了一眼他们,然后对miniu她们招了招手, “珂苒,我们先去前面等你。”

    薄珂苒点头, “好。”

    阮俪她们几个先过了安检。

    沈屿帮薄珂苒理了理歪掉的帽子,叮嘱她, “在那边要好好的,凡事小心,多注意一点。”

    “嗯, 我知道。”

    沈屿心中不舍,但是也无可奈何,他看着她清澈的眼眸,想了想,还是低头吻了一下她的嘴唇。

    隔着口罩。

    “安全到了给我打电话报平安。”

    “好。”

    沈屿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好了,快进去吧, 俪姐她们还等着你呢。”

    “嗯, 那我走了。”

    薄珂苒不舍地退开沈屿的怀抱, 三步一回头的朝安检处走去。

    直到薄珂苒完全进了安检, 已经看到不到位置, 沈屿这才离开。

    “来了。”

    阮俪看着进来的薄珂苒迎了上去。

    “他走了?”

    “嗯, 应该是的。”

    阮俪看着有些闷闷的薄珂苒, 她伸手拍了拍她单薄的肩膀。

    “好啦, 没事,又不是都见不着,你们还可以视频打电话,而且宁厦到新川也不远,坐飞机也不过一个多笑死了,若真的想见,就叫他过来找你,我相信他肯定是乐意的。”

    阮俪的话不假,只要她一句话,沈屿什么都会推掉的去新川找她。

    但是她心里也很清楚,沈屿最近因为《宫妃》的后期,也很忙碌,他前段时间经常都要忙到凌晨才能回家。

    她现在去了新川,他之后估计可能都不会回家了,直接跟杨竟他们住在一起,比较这样的话会比较方便一点,他之前来回跑的时候,她也挺心疼的。

    她劝他要不干脆就别大晚上的回来了。

    他不肯,说是要回来陪她。

    她现在想想,还觉得又感动又心疼。

    “嗯。”她点了点头。

    这时,大厅里的广播响了起来。

    飞往新川的飞机已经开始检票了。

    “走吧,该登机了。”

    “好。”

    上飞机之后,薄珂苒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因为当时购票的时候已经不能自己选择座位票,所以她跟阮俪她们的位置并没有挨在一起。

    她们还在她前面好几排的位置。

    她掏出手机,刚准备给沈屿发个微信,然而刚打开微信界面,便听到一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真巧。”

    她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虽然隔着口罩,但薄珂苒还是认出了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周绍之。

    “是你?”

    周绍之笑了笑,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嗯,是我。”

    薄珂苒看了一眼他捏在手里的飞机票,他们俩的位置居然是紧挨在一起了。

    “这么凑巧啊。”

    周绍之眼神微闪,说道:“是挺凑巧的。”

    薄珂苒望了望机舱,却并没有看见崔岩。

    “崔哥呢,他没跟你一起走?”

    “嗯,他这里还有一些紧急事要处理,明天他自己过来。”

    “这样啊。”

    “那俪姐她们呢?”周绍之反问她。

    “她们的座位在前面。”她指了指前面的两个座位。

    周绍之顺势望过去,果然隐隐地看到了阮俪跟阿眠两人。

    这时,机舱里的广播响了起来。

    飞机很快便要起飞,要求乘客关闭手机网络,调至飞行模式。

    薄珂苒想了想,还是决定等下了飞机之后再跟沈屿发信息,再说了,现在周绍之在身边,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太方便。

    她将手机调至飞行模式之后,便看到周绍之也正在调飞行模式。

    飞机很快便起飞,手机也没有信号,她便玩了一会消消乐,一边玩,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一旁的周绍之说话。

    直到她玩的觉得眼睛开始感觉到疲劳,她这才放下手机,她侧头看着窗外的天。

    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看看,隐隐地有一种心旷神怡地感觉。

    看着看着,便不觉的有点犯困起来。

    她干脆便歪头靠在座椅上,面对着窗口的方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周绍之侧头看着已经睡着了的薄珂苒。

    他看着她的侧脸,白皙的脸被黑色的口罩遮去了一大半,纤细地手掌交叠放在小腹处。

    看的出来,她并没有真正的睡着,大概也就只是进入了浅眠。

    “珂苒?”

    他只是喊了她一声,薄珂苒便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她蹙着清秀的眉侧头看他。

    “该下飞机了。”周绍之笑着说道。

    “到了?”薄珂苒惊讶的出声,她朝窗外看了一眼,果然看到外面的飞机场。

    “嗯。”

    她伸手摁了摁略微疲惫的眉心,她觉得自己也不过就只是稍微眯了几分钟,怎么这一睁眼就到了目的地了?

    她解开安全带,正想站起来,却被一旁的周绍之喊住。

    “等一下,让他们先走吧。”

    薄珂苒看了一眼周围都在拿行李朝前面挤的乘客们,想了想,还是不跟他们挤的好,于是她便打消了坐起来的念头,乖乖地坐在原位等其他乘客先行出去。

    等乘客走的差不多,已经不再那么拥挤的时候,他们这才下飞机。

    阮俪看着终于下来了的薄珂苒,赶紧朝她走过去。

    “怎么才下来,我还以为怎么了呢?”

    话音刚落,她的目光又落在薄珂苒身旁的这男人身上,她打量了几眼。

    “绍之?”

    周绍之笑了笑,“嗯,俪姐。”

    “绍之,你也是这班飞机?”

    “嗯,对啊,而且就跟珂苒的座位靠在一起。”

    阮俪点了点头,“行吧,我们也别再这里站着了,走吧,先回片场。”

    他们这两个多月都将住在片场,片场里有房间方便他们入住。

    “嗯,行。”

    于是几人便一起去了片场。

    因为他们这次拍摄取景的位置比较偏,周围并没有酒店,就连一般的小旅馆都没有,所以大家就不得不住在片场。

    房间也不大,不过十来平方米,每个房间都有一个小卫生间,牛劲也提前找人做过卫生,除了简陋一点,还是很干净整洁的。

    进了房间之后,阿眠跟miniu帮她将行李箱放在地面上,给她将行李给收拾出来。

    收拾好之后,阮俪对薄珂苒说道。

    “珂苒,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跟阿眠她们去收拾一下我们的行李,等收拾好之后,我们几个再一起出去吃个饭。”

    因为这里房间有限,所在在进组之前,牛劲便要求每个演员最多带三个助理。

    主演们都是一人一个小单间,而她们所带的助理们也是一个稍微大一点的三人间。

    “嗯,好的。”

    阮俪她们的三人间就在她的隔壁,也并不远。

    她们三个出去之后,薄珂苒便掏出手机准备给沈屿打个电话报平安,然而她的手机刚拿出来,还没有拨,沈屿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薄珂苒看着屏幕上的名字,嘴角不由上扬,手指飞快的划过接听键。

    “喂?”

    “到了?”沈屿的声音从那头传过来。

    “嗯,我已经到片场了。”

    “那就好。”

    薄珂苒隐隐地听到沈屿那头有点嘈杂的声音。

    “你现在已经在监后期了吗?”她问。

    “嗯,是的。”

    紧接着,薄珂苒又听到了杨竟的声音,像是在喊他,然后,那头的声音便的有些远。

    过了几秒,她才重新听到沈屿的声音。

    “你那里是不是很忙呀,要是很忙的话,那就先挂了吧,我晚上再跟你打电话。”

    沈屿这确实是有点急事要处理,所以回了她一句照顾好自己便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薄珂苒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她将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是她的婚戒。

    在昨天晚上,她便将戒指从手指上取了下来,因为她这一进剧组,带着戒指会有诸多不便。

    她将戒指从盒子里拿出来,举在面前看了几秒,后又将戒指套进了手指,她握紧手掌,侧身躺在床上。

    接触到柔软的床,她的神经都不由的开始放松起来。

    就在她都快要睡着的时候,门外的敲门声猛然将她惊醒。

    “珂苒。”

    是阮俪的声音。

    “走吧,一起去吃饭。”

    “好的,就来。”薄珂苒从床上爬起来,在拿钥匙的时候正好看到手指上的戒指,想了想,还是将戒指取下来重新放回盒子里。

    她小心的将装有戒指的盒子放进行李箱的隔层里,这才过去开门。

    “吃什么?”

    “先去看看,有什么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