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果不其然, 他在柳歆的跟前停下, 两人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总之,柳歆脸上的笑容没有散过。『『ge.

    薄珂苒觉得自己好像是撞见了什么不可见人的秘密,因为怕被人灭口,所以她只能安静的靠在那里等他们交谈结束。

    好在两人交谈的时间也不长, 也就几分钟的样子,柳歆跟沈屿挥了挥手, 然后转身离开。

    柳歆离开之后, 沈屿也转身准备离开。

    而就是在这几秒间。

    一阵铃声冷不丁地响起。

    从薄珂苒的口袋里——

    薄珂苒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她看着屏幕上不停跳跃的名字。

    阮俪。

    她本来是想接听的,然而手忙脚乱的一不小心按了拒接。

    而也就是在这几秒间, 原本转身的那人不知何时正瞧向了她。

    五官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 幽暗深邃的眸子深不见底,也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整个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薄珂苒咽了咽唾沫,看着他朝自己走过来。

    她的嘴角扬起淡淡地微笑, 开口喊人。

    “那啥……小叔叔,巧。”

    小叔叔?

    沈屿的眉头不由地微微皱起,他不爱笑,而这一皱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

    薄珂苒缩了缩脖子。

    她是说错了什么话, 惹他不高兴了吗?

    可是她也没有说什么话啊, 这才刚开口喊了他一声而已。

    沈屿点了点头, “吃好了吗?”

    “嗯?”薄珂苒疑惑他为啥这么问,想了想,她还是点头。

    “那走吧,送你回家。”

    “啊?”

    “怎么了,有问题?”沈屿挑了挑眉。

    薄珂苒眨了眨眼睛,“不……不是……”

    “那走吧。”

    薄珂苒不是一个怂人,但是在沈屿面前,他一个眼神过来,她的气场都会降三分。

    给阮俪发了一条短信之后,薄珂苒跟着沈屿朝酒店的地下车库走去,虽然走的是专属通道,但薄珂苒还是用毛领遮住脸庞。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这样跟着沈屿,像是做贼一样。

    “滴滴”!

    薄珂苒下意识的望过去,沈屿的车。

    一辆银灰色的帕加尼。

    她看着这辆价值千万的帕加尼,微微咋舌,这哪里是车啊,这就是人民币好吗?

    想到自己家里的那辆甲壳虫,薄珂苒突然觉得自己好心酸。

    “上车。”沈屿对她说道。

    薄珂苒上车之后,沈屿便顺手打开了空调,没几秒,车里暖气蔼蔼,前几秒还冰凉的手掌此时已经暖热起来。

    沈屿见她发呆,提醒道: “系好安全带。”

    “哦。”她赶紧抓住安全带,乖乖的系好。

    等她系好安全带之后,沈屿这才踩下油门,车飞速的开了出去。

    一路上,沈屿基本上没有说一句话,由始至终都是目光平静的看着前方,专心致志的开着车。

    薄珂苒则乖乖坐在座椅上,后背挺直,手规律的搭在膝盖上,俨然一副乖乖女的模样。

    在沈屿的面前,她可不敢像在沈思葭车上那样,肆无忌惮的想怎么坐就怎么坐。

    沈屿不说话,她自然也不敢说话,车里的气氛莫名的有些压抑,她垂着头看着自己的手背。

    沈屿专心开着车,她的目光从自己的手背上慢慢的挪到他搭在方向盘的手掌上。

    这是一双比女人还漂亮的手,白皙无暇,像是一件绝美的艺术品,十指纤细,骨节分明,毫无杂质,只是这双手衬着黑色的方向盘,微微泛着冷意,似乎没有温度一般,就像它的主人一般。

    可能是沈屿从头到尾也没有看过她一眼,薄珂苒的视线不由的就开始肆无忌惮起来。

    顺着他的手,目光逐渐上移,落在他线条优美精致的下颌骨处,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中带着几分柔和,沈屿的侧脸几近完美。

    放眼整个娱乐圈,能与沈屿媲美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看够了吗?”沈屿冷清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

    薄珂苒瞬间回过神来,“看够了看够了。”

    她尴尬地收回视线,这下连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要是以前,她可能还会调侃他几句,小叔叔,你长得真好看,你怎么会这么好看呢?

    但是现在,她一句话都憋不出来。

    沈屿没再说话,好像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薄珂苒绞着手看着窗外,眼神再也不敢往沈屿的方向瞄。

    沈屿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薄珂苒,她撇头看着窗外,乌黑的玻璃上倒映出她漂亮的脸颊,此时,正带着懊恼。

    *

    沈屿将车停进她家小区的地下车库。

    薄珂苒伸手解开安全带,“小叔叔,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

    沈屿侧头了她一眼,微微点头。

    “那什么……我就先走了……”

    说着,薄珂苒伸手准备推开车门。

    “苒苒。”

    突然,沈屿喊住了她。

    薄珂苒的动作顿时顿了下来,心脏倏然一紧。

    自从沈屿出国之后,便再也没听他这样喊过自己。

    “嗯?”

    “晚安。”

    “啊?”薄珂苒一愣,他喊她就是为了跟她说一声晚安?

    “噢……晚安……”

    “去吧。”

    薄珂苒下车离开之后,沈屿并没有急着离开。

    他看着她纤瘦的背影,深邃的眸子蓦然比以往更加深沉了几分。

    *

    回到公寓,薄珂苒先是洗了一个澡,躺到床上之后,她满脑子里都是沈屿。

    他们四年都不曾再见,其实她也幻想过无数次,再次见面他们会怎么样呢。

    幻想的时候总是忐忑不安着,可是如今实际见面之后,似乎也就这样。

    他跟从前没有多大的变化。

    四年前的他漂亮,四年后的他依旧漂亮。

    虽然她知道用漂亮形容一个男人不好,但是沈屿的确是长的比女人还漂亮的存在。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不见的原因,她敏感的察觉到他们之间似乎还是疏离了不少,想着,心里倒生出几分失落来,或许人性就是如此吧。

    在沈屿出国的那年,她就知道,其实婚约的事情,当事人并不是她一方知晓,甚至他在她之前便已经知道。

    那他选择出国,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她很难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

    她很清楚沈屿是一个怎样的人,像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甘愿受婚约的束缚?

    所以刚在在车上的时候,她想了很多,她最想问的就是他们之间的婚约,究竟算不算数。

    但是每一次话到了嘴边,她却始终也问不出口。

    他没有主动提,两人最终都还是默契的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

    洗完澡之后,沈屿关上灯从浴室里出来。

    他一面擦拭着头发,一面朝卧室走去。

    上床之后,他习惯性的从床头柜上拿过一本杂志,靠在床头翻阅起来。

    可是,书是翻阅着,他的思绪却不在书上,手指都不知何止顿了下来。

    想到她今天小松鼠一般的模样,给他敬酒的时候,明明心里慌张的不得了却还是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想着,他不由地勾了勾唇。

    还在上学的那会。

    那时的她穿着校服,马尾高高的扎在脑袋后面,骑着自行车跟沈思葭两人并驾齐驱,每天早晨上学时都会经过他家。

    他在阳台上,而她们就从他的身边经过,她总是扬起脑袋,笑容灿烂的朝阳台上的他挥手再见。

    “小叔叔,我们去上学了,拜拜。”

    因为沈思葭的原因,她对他异常的自来熟。

    跟着沈思葭赖在他家。

    跟着沈思葭给他找事。

    而坚持了最久的便是,跟着沈思葭喊他小叔叔。

    在他二十岁时。

    在一次饭桌上,他的爷爷沈长建突然提及跟旧友薄明轩的约定。

    说是两家要结为亲家,只不过两人的儿女都是有家室的人,后来随着沈屿与薄珂苒的出生,这事便再被提起,于是,在一顿酒宴中,两人便被订下了娃娃亲。

    他二十岁的时候,薄珂苒不过十四岁的小丫头。

    整天和沈思葭院头窜到院尾,集合着院里一群差不多大的孩子成群结队,没少惹麻烦。

    他与她相差六岁,俗话说三岁一代沟,六岁便是整整两个代沟,当时的他只当这是长辈间的玩笑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

    渐渐地,事情好像并没有按照原来地轨迹行走,他的目光开始不由自主的围绕着她,在听到她的名字,会产生条件反射。

    然而那时的她不过十七岁,而他二十三岁,这样的认知让他有些心慌。

    于是,他选择了出国。

    离开的那天,她和思葭一起来机场送他,她跟他说。

    “小叔叔,你要早点回来,我会想你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圈竟有些泛红,他看着,竟隐隐生出一股想要留下的心思,但也只是伸手揉了把她的脑袋。

    本以为只要出了国,看不见她,对她便也不会有什么念想,可惜事与愿违。

    这几年他虽然在国外,但是对她的事情他多多少少还是有所了解。

    在国外的这几年,他最常梦见的人还是她。

    在梦里,她甜甜地喊他。

    “小叔叔。”

    阮俪沉默了会,最终点点头。

    “那明天早上要不要我过去接你?”

    薄珂苒摇头,“不用了。”

    “那成吧,明天早上别迟到了。”

    “好,你收拾完就先走吧。”

    “我等你小叔来再走吧。”

    “没事,我小叔可能还有一会,再说了,诺诺还在等你呢。”

    诺诺是阮俪的侄女,今年刚五岁,她姐姐忙于工作,现如今出国在外,孩子便暂时交给她带,阮俪对她这个小侄女宠爱的紧。

    阮俪本来是想陪她等到她家里人来接的,但是听她这么一说,又想到诺诺今早有点发烧,便也就没坚持了。

    薄珂苒等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沈屿这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