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现如今沈屿这话, 让她心里顿时涌出说不出来的温暖。

    “所以你们是决定隐婚?”

    沈屿看了一眼薄珂苒,继而对薄立说道。

    “这只是暂时的,我父母那边我也会跟他们解释的, 不过爸你放心, 我一定会给苒苒一个盛大的婚礼, 绝对不会委屈她。”

    薄立沉默了会,后又看向薄珂苒,沉声问:“你也是这样想的?”

    薄珂苒手掌紧了紧,忽然,搁置在膝盖上的手掌被人握住。

    她瞥了一眼他握住自己手掌的手,又看了他一眼。

    被他这样握着,像是有着巨大的安抚力一般,薄珂苒没有那么慌了。

    她看向薄立,然后郑重其事地点头。

    “是的。”

    薄立没有马上发表他的意见,而是停顿了好几秒。

    只是这几秒钟,薄珂苒却觉得异常的漫长。

    “既然如此,那就先这样决定吧, 吃饭吧。”

    闻言,薄珂苒这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这场饭吃的有惊无险,可能是因为办不办婚礼这事闹得有些不太愉快,所以吃完饭之后,薄立并没有多挽留他们。

    只是在出门的时候说了一声“路上慢点”, 这边直径上楼了。

    倒是夏时春送他们出门。

    “你爸他那人就是那脾气, 你们也不要往心里去。”

    薄珂苒点头, 他的那个脾气,这么多年早就领教的一清二楚了。

    “我们知道,外面凉,您也赶紧进去吧,别生病了。”沈屿温声嘱咐。

    夏时春满意的笑了笑,“那你们也早点回去吧,路上开车慢一点。”

    “好的,明白的。”

    *

    彻底出了薄宅坐上车之后,薄珂苒紧绷的心脏这才慢慢放松下来。

    沈屿见她一副忍辱负重的表情,不由打趣道。

    “还是这么怕爸?”

    薄珂苒自然知道他这是在打趣她,她讪讪地开口。

    “也不是怕,就是觉得很有压力感。”

    在薄立的面前,薄珂苒一向处于高度紧绷状态,明明他们是血浓于水的父女关,可是他们愣是处成了老鼠与猫。

    说来也真的挺可悲的。

    沈屿看着她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感伤,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以示无声的安慰。

    薄珂苒察觉到自己的情绪外泄,赶忙调整好,一边伸手去卡安全带,一边跟他说。

    “不过刚才还是要谢谢……”

    正说着话,一阵强悍的气息袭来,薄珂苒下意识的回过头来,却见原本坐在自己座椅上的沈屿此时正近在咫尺。

    腕上一暖,才惊觉,他的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抓紧了她的手腕。

    他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向她,似乎正因为她的刻意疏离而不满,继而语气微沉 : “夫妻之间不需要说谢谢。”

    薄珂苒有些错愕,一时间拉着安全带的手竟顿在半空中。

    沈屿看着她因错愕而微启的嘴唇,眸色越发的深邃,再次出声,声音蓦然比刚才又低了一个调,深邃的眸子像是星辰大海一般,只一眼便能叫人深陷其中。

    “你是真的想谢谢我?”

    在这样的眸子下,她木讷地点了点头。

    他忽而弯唇,在薄珂苒压根还没有回神之际,一个温暖的吻便压了下去。

    唇与唇相贴的那一瞬间,薄珂苒的后背整个都僵直起来,一股无形的电流感一下子从脚底窜上。

    沈屿人冷,但嘴唇却是出奇的温暖,带着无法言语的羞耻感。

    她完全没有想到沈屿会这么突然的吻她,来的毫无防备,而现如今,她更是脑袋空白,他温热的呼吸以及唇角的湿润柔软皆让她溃不成军,不得不朝他缴械投降。

    沈屿感觉的出来薄珂苒的青涩,因为她与自己贴合的嘴唇在微微发抖,只是她的味道一如他想象中的一般甜美,他无法就此罢休。

    宽大的手掌掌握住她的一侧脸颊,贴合她的耳枕骨,舌尖微微用力,瞬间探入新世界的大门。

    薄珂苒身在娱乐圈,拍过的戏不少,但是吻戏却是空白。

    而如此的真枪实弹,却是第一次,她此时除了用手紧紧地抓住他结实的肩膀,再无其他选择。

    一吻之后,薄珂苒像是被抽取了所有的气力一般,被沈屿紧紧地抱在怀里。

    “如果你以后要想谢我,我不介意采用这种方式。”沈屿的声音从头顶响起,莫名地沙哑。

    薄珂苒面颊潮红,心跳都还没有平复下来,内心的躁动怎么都压制不下。

    沈屿见她装鸵鸟,也难得没有再打趣她,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这才松开她,顺便伸手帮她系好安全带。

    薄珂苒此时一句话都憋不出来。

    虽然他已经跟她强调过几次,他们现在已经是夫妻的事实,但是在她的意识里,却还是一直把他当做小叔叔,一个类似长辈的存在。

    而现在,好像有什么东西慢慢地坍塌崩坏。

    “我明天要提前进剧组了。”

    沈屿这话让薄珂苒迷茫的思绪像是寻到一根清晰的线,顺延而上,她问道。

    “什么剧组?”

    沈屿侧头奇怪地看了一眼,“宫妃。”

    薄珂苒这才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

    回去的途中,她不动声色地瞥过沈屿好几眼,这一路上,他面上都是波澜不惊,平静如初。

    其实说真的,她很想问他有关上次试镜的那事,他们《宫妃》的女主角到底定下来是谁没有。

    但是转念想了想,沈屿在圈内对工作一向是出了名的苛刻认真,在一切结果还没有公布出来之前,这都属于他们公司的机密,他肯定是不会外泄的。

    况且如果他想告诉她,早就告诉她了,然而他并没有,既然如此,她更加不好意思问。

    后面的几天,沈屿忙着新剧的筹备,已经进了剧组,而她则忙着广告代言的拍摄。

    而这期间,她没有收到过沈屿的一个电话,一条短信,突然想起业内人是用三个字评价的沈屿。

    “工作狂。”

    黑色鸭舌帽,黑色的口罩,几乎遮去了大半张面颊,灰白色羽绒服衬的他身量更加的挺拔。

    他只露出一双深沉锐利的明目。

    沈思葭面上堆满笑容,讨好的喊了一声。

    “小叔。”

    沈屿的眸子只在她的身上停留了三秒,但沈思葭确是愣生生的察觉到一丝凉意,酒都惊醒了大半。

    这冻人的目光她还真的是承受不起。

    沈屿没在看她,而是抬脚走向趴在一旁桌面上的薄珂苒,她整个人缩在哪里,身形单薄,小小的一只,看起来有些可怜兮兮的模样。

    他走过去站在她的跟前。

    碎发贴在她的脸颊上,脸颊细腻绯红,他微微弯下腰,伸手将她的碎发勾在她的耳后。

    “苒苒,醒醒,该回去了。”他放轻声音朝他说道。

    听到熟悉的声音,薄珂苒嘤咛了声,睁开双眼,她的双眼微微泛红,眼神中带着迷离。

    “怎么喝这么多酒?”他漆黑的眸子里盛满着温情。

    “嗯……不多不多……”薄珂苒意识模糊的摇头,嘴里还念念有词。

    沈屿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伸手握住她纤细的手臂,微微用力便将她整个人从椅子上拉起来,薄珂苒站不稳,便整个人软软地靠在他的怀里。

    他拿起一旁的外套给她她套上,并将羽绒服拉链拉高,给她戴上帽子,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

    沈思葭将沈屿的动作全部都看在眼里,不由的有些咋舌。

    她家小叔也能有如此温情的时候?

    “小叔,那个,小苒苒就交给你了,我就……”沈思葭心虚的用手指做了一个离开的手势。

    沈屿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道:“下次不许带她喝这么多酒。”

    沈思葭一愣,接着赶忙点头,现在这种情况,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明白明白,那小叔,我……”

    “你不是也喝酒了吗,在这里等着吧。”沈屿宽厚的手掌揽住薄珂苒纤细的腰身。

    “等啥?”沈思葭有些茫然看向他。

    “能接你的人。”

    “能接我的人?”沈思葭如同鹦鹉学舌一般。

    走出包间之后,沈屿突然停下步伐。

    “沈思葭。”

    沈屿很少连名带姓的喊她,沈思葭不由心肝一颤。

    “诶,小叔你说。”

    “你是不是喊我小叔?”

    沈思葭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当然喊他小叔啊,他们可是货真价实的叔侄关系。

    “小叔……”

    “既然我是你叔,那叔叔的老婆,你想想你该喊啥?”

    老——老婆?!!

    沈思葭的脑袋瞬间卡壳了。

    而正在此时,另一身影出现在包间门口。

    而在沈思葭的目光触及那人之时,却不由地红了眼眶,却倔强的侧过脑袋不去看他。